加书签

碧霞元君

中国古代传说中的女神。一说东岳泰山女,一说非是。

泰山有女说,见于《太平御览》所引张华《博物志》。其卷三百九十七引文曰:

“太公为灌坛令,于时文王梦见一妇人哭于道,因问其故,答曰:”吾是东岳之女,嫁为西海之妇。吾行往来,必以暴风疾雨。今灌坛令当吾道,吾不敢以暴风疾雨过也。‘梦觉,遂召太公。“①此引文与今本《博物志》有异。今本《博物志》皆作”吾是东海神女,嫁于西海神童“。

据王嘉《拾遗记》称,张华最初撰著之《博物志》为四百卷,晋武帝嫌其采言多浮妄,乃芟截为十卷。其后,此十卷本佚亡,后人乃辑成为今本。《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云;南朝及唐人所引《博物志》文,多为今本所无,唯《艺文类聚》《太平御览》所引则往往相符。不仅如此,《太平御览》除上卷引用此文外,又在其他卷次多处引用此段文,文字皆略有出入。卷一百九十五引作“我东山女,嫁为西海妇”;卷二百零九引作“吾泰山之神,嫁为西海妇”;卷三百九十七引作“吾是太岳之女,嫁为西海之妇”;卷四百八十七引作“我东太山女,嫁作西海妇”。观此众多引文,皆与卷三百九十七所引“东岳之女”很相近,而与今本之“东海神女”相去甚远,故可认定《太平御览》之引文近于张华原文,而今本则非是。纵然如此,《太平御览》引《博物志》所记的泰山女仍然只是一个泰山神女的影子,故只能是泰山神女传说的萌芽。

元马端临《文献通考》卷九十《郊社》记有一则泰山玉女故事,为泰山神女传说提供了附会的条件。云:“泰山玉女池,在太平顶。池侧有石像,泉源素壅而浊。(宋真宗)东封先营顿置,泉忽湍涌,上徙升山,其流自广,清冷可鉴,味甚甘美。经度制置使王钦若请,浚治之。象颇摧折,诏皇城使刘承珪易以玉石,既成,上与近臣临视,遣使砻石为龛,奉置旧所,令钦若致祭,上为作记。”②据此记载,宋真宗命人重雕了玉女像,并造石龛加以供奉;但并未称之为泰山之女,更未说加以封号。但因泰山有女的传说,早已流传民间,而此玉女像及祠又恰在泰山顶,所以人们很自然地将二者联系起来,指认她就是东岳泰山之女。

明代一些文人以此说不经,提出辨驳。明王之纲《玉女传》曰:“泰山玉女者,天仙神女也。黄帝时始见,汉明帝时再见焉。按《玉女考》、李谔《瑶池记》曰:”黄帝尝建岱岳观,遣女七,云冠羽衣,焚修以迓西昆真人。玉女盖七女中之一,其修而得道者。‘《玉女卷》曰:“汉明帝时,西牛国孙宁府奉符县善士石守道妻金氏,中元七年甲子四月十八日子时生女,名玉叶,貌端而性颖,三岁解人伦,七岁辄闻法,尝礼西王母。十四岁忽感(王)母教,欲入山,得曹仙长指,入天空山黄花洞修焉。天空盖泰山,洞即石屋处也。三年丹就,元精发而光显,遂依于泰山焉。泰山以此有玉女神。”③作者认为,泰山玉女,即黄帝所遣七玉女之一,亦即汉明帝时再现世之玉叶,宋真宗东封时所奉祀的玉女即指此。又说:“国朝成化(1465~1487)间拓建,改为宫,弘治(1488~1505)间更多灵应,嘉靖(1522~1566)再更碧霞,碧霞宫之名始此。”④即是说,碧霞元君的封号是赐给黄帝玉女(玉叶)的,而不是泰山女;赐封的时间不是宋代,而是明嘉靖。

清顾炎武《日知录》不同意上述说法,认为以碧霞元君为黄帝玉女是附会,碧霞元君实指泰山之女,宋真宗“当日褒封,固真以为泰山之女也。”⑤其封号亦出自宋真宗,不是明代。并说,封泰山女为碧霞元君是有根据的,“今考封号虽自宋时,而泰山女之说,则晋时已有之”,⑥并举张华《博物志》之文以证之。

清张尔岐同意顾炎武之说,并加以论证。其《蒿庵闲话》卷一引《帝京景物略》云:“按稗史,(碧霞)元君者,汉时仁圣帝(即泰山神)前,有石琢金童玉女。至五代,殿圯像仆,童泐尽,女沦于池。宋真宗东封,还次御帐,涤手池内,一石人浮出水面,出而涤之,玉女也。命有司建祠奉之,号为圣帝之女,封天仙玉女碧震元君。后祠日加广。”⑦上引《帝京景物略》文不见今本,不知何故。

以上两种分歧意见,何者为是?已难定论。不过泰山神女说出现在前,黄帝玉女说出现在后,前说在民间的影响似较大些。民间多以碧霞元君为保护妇女生产之神,其塑像侧常塑一抱婴儿之侍者,故称之为泰山娘娘或送子娘娘。

道教也崇信碧霞元君,《碧霞元君护国庇民普济保生妙经》谓其原为上界天仙,已证太一青玄之位。见众生遭遇沉沦,乃分身化气,陟降泰山,化为玉女之身。后被册封碧霞之号,统领岱岳之神兵,掌管人间之善恶,护国安民,普济群生。明清时之民间秘密宗教,又写有《泰山宝卷》备述泰山娘娘灵迹,广为传播。

注:

① 短接馈返2 册1835页,中华书局,1959年

② 段南淄ǹ肌飞喜823 页,中华书局,1986年

③④ 皆见《古今图书集成》第49册60016 页,中华书局、巴蜀书社,1987年

⑤⑥ 皆见《日知录》第1855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84年

⑦ 洞允榧沙醣唷返0347册17页,中华书局,1983年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