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二十九

又过了两个春天,在一个蓝天白云。风平浪静的早晨,船又回来了。拂晓时我在高地上看见它在遥远的地平线上。太阳当顶,它已经在珊瑚湾抛锚了。

那些男人在岸上扎营生火,我从高地上观察他们,直到太阳下山。然后我回到家里,一整夜都没有合眼,想着那个曾经叫唤过我的男人。

上次船开走以后,那天晚上刮了一场暴风雨,我久久地想着他的呼叫声。

在这两年里,无论春天还是夏天,我天天都到高地上去守望,往往拂晓一次,黄昏一次。

早晨我闻着他们生火的烟味,我下到峡谷去,在泉水那里洗了个澡,戴上我的海獭披肩,穿上我的鸬鹚裙,戴上黑石头项圈和黑耳环。用蓝色的泥土在鼻子上抹上我们部落的标志。

接着我做了一件使我自己都感到好笑的事情。我做了我姐姐乌拉帕离开蓝色的海豚岛时曾经做过的事情。在我们的部落标志下面,我小心翼翼地做上一个表明我还没有结过婚的记号。我已经不是一个姑娘了,不过我还是做了这种记号,在蓝色的泥土上点上几点白色的泥土。

然后我回到家里,生人为我和朗图一阿鲁做饭。我不觉得饿,它吃了我的一份,也吃了它的一份。

“我们要离开了,”我对它说,“离开我们的海岛了。”可是它只把头摆到一边,就象它父亲经常做的那样,当我不再说话时,它慢慢腾腾地走到太阳地里,躺下睡着了。

既然白人已经回来,我就不必去考虑穿洋过海还要做些什么,也不必在脑子里想象白人的样子,想象他们在那里干什么,也不必去想如何重逢久别的亲人,更不必去想过去。多少个春夏秋冬过去了,这一切都历历在目。它们都是一样,想起来除了心酸,没有别的。

那天早晨到处充满阳光。吹来的凤带着大海和海生物的腥味。远处南边的沙丘上来了几个男人,我早就看到了他们,过了很久他们才发现高地上的房子。他们一共三个人,两高一矮,矮的穿一件灰色的长袍。他们离开了沙丘,沿着峭壁走来,接着又看见了我的炊烟,以此作为方向,终于来到了我的家。

我从篱笆下面爬出来,面对攸们站在那儿。穿灰袍子的男人脖子上挂着一串珠子,珠子下面还有一件用磨光木头做成的装饰品。他抬起手向我做了一个手势,那手势的样子就跟他戴的装饰品一个模样。站在他背后有两个男人,其中一个对我说起话来,他的说话声音非常古怪,是我从来没有听到过的,起初我想笑,不过我还是咬住了舌头。

我摇了摇头,向他笑了一笑。他又说了些什么,这次说得比较慢。虽然这几句话和刚才他说的几句话我都不懂是什么意思,可是这时听起来似乎格外悦耳,这是人类说话的声音。世界上没有一种声音能跟它相比。

那人抬起手,向海湾方向指了指,并在空中比画一个形状,大概是指一艘船。

对此我点点头,我指指放在火边的三个篮子,做了一个我要把它们带到船上去的手势。又指指里边有两只小鸟的笼子。

在我们离开以前,又做了很多手势。那个男人在他们自己人中间说了不少话。他们喜欢我的项圈、披肩和在太阳下闪闪发光的鸬鹚裙子。可是我们到了海滩,一进他们的宿营地,那个说话最多的人头一件事就是吩咐另外一个男人给我马上做一件衣服。

我知道他说的意思,因为其中有一个人站在我前面,拿起一根绳子替我从头量到脚,又量了量我的肩膀。

衣服是蓝色的,是用两条白人穿在身上的那种裤子做成的。裤子给剪成小片,然后其中一个男人在一块岩石上坐下来,再用白线把它们缝在一起。

他的鼻子很长,就象他使用的针一样长。他在岩石上坐了整整一个下午,他的针前前后后、里里外外穿个不停,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他不时提起衣服,点点头,好象他很满意似的。我也点点头,做出我也很满意的样子,其实我并不满意。我想穿我的鸬鹚裙、我的海獭披肩,这些衣服要比他正在做的美丽得多。

新衣服从我的喉咙口一直拖到脚下,我不喜欢它,不是因为颜色不好看,就是因为穿着毛毛糙糙。而且穿起来热得很。不过我还是笑了笑,把我的鸬鹚裙放进了篮子。等我过了大海再穿吧,等白人不在我身边的时候再穿吧。

这艘船在珊瑚湾停了九天。它是来捕海獭的,可是海獭已经跑了。毕竟还有一些老海獭活着,它们还记得阿留申人,因此那天早上一只也看不见。

我知道它们到哪里去了。它们到高礁石那里去了。可是当他们把带来捕杀海獭的武器给我看时,我摇了摇头,假作不懂。他们指指我的海獭披肩,我还是把头摇摇。

后来我问他们多年以前我我们的人走的那艘船,用手比划了一个船的样子,井指指东方,可是他们不明白。直到我来到山塔·巴巴拉传教团,碰到冈热勒斯神父,我才从他那里知道,这艘船抵达他们国土后不久,就在一次暴风雨中沉没了。还知道,在附近大洋一带再也没有别的船到过海豚岛。就因为这个缘故,白人才没有回来接我。

第十天,我们的船起航了。这是一个晴空万里,风平浪静的早晨。我们朝着太阳出来的方向笔直驶去。

我站在甲板上,回头朝着蓝色的海豚岛看了很久很久。最后一眼我看见的是岛上的高地。我想着朗图躺在那里各色石头之下,想着不知在什么地方的“王—阿—勒”,想着小红狐狸,它一定会徒劳地去抓我的篱笆,我还想着我藏在山洞里的独木舟,想着所有那些愉快的日子。

海豚从海里浮起来,在般前面游来游去,它们在早晨总要穿过清澈的海水远游很多里格,一路编织水泡的图案。小乌在笼子里吱吱地叫,朗闺—阿鲁坐在我的身边。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