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十四

回到家里,腿疼得更厉害了,从篱笆下面爬进去,还得把沉重的大石移开,这真够我受的。

由于腿肿得厉害,我有五天不能出门,我没有草药治腿。我有足够吃的东西,可是第三天篓子里的水就所剩无几了。两天以后篓子空了。我不得不去峡谷到泉边打水。

太阳一出,我就动身前去。我随身带了些海贝好在路上吃,还带了镖枪和弓箭。我前进得很慢,因为我只能趴在地上往前爬,背上系着食物,手里拖着武器。

去这个泉眼的路并不很长,但要翻过许多大石头,我爬不过去,只得绕道灌木丛。太阳当顶我才到峡谷。泉水离此不远,我却不得不休息一下。口非常渴,只能割下一片仙人掌含在嘴里咀嚼。

正当我吸吮着仙人掌汁液在那里休息的时候,我看见那只大灰狗,野狗群的头领,就在我上面的树丛中。它低着头慢慢移动,在嗅我留下的痕迹。

我先发现它,不久它也看见了我,马上停了下来。它后面跟着一群野狗,一只接一只跑来,它们也停了下来。

我拿起弓,搭上箭,可是正在我瞄准的时候,大灰狗消失在灌木丛里了,别的野狗也很快藏了起来。一转眼工夫它们都不见了。我的箭没有目标可射。

这光景仿佛它们根本没有到过这里似的。

我竖起耳朵在听。它们的动作那样轻,我听不见它们的脚声,可是我肯定它们想包围我。我慢慢往前爬,不时停下来听听,回过头去看看,估计一下和泉水之间的距离。腿痛得很,继续往前爬时,我把弓箭留在后面,因为灌木丛愈来愈密,我无法使用弓箭。我用一只手拖着镖枪。

我来到泉边。泉水从一个岩石缝里流出来。泉水的三面都是高耸的岩石。野狗不可能从这三个方向向我发起进攻,所以我躺在地上喝水,同时在注视我下面的峡谷。我喝了很长时间,又把篓子装满,心里感到好受了一些,这才向山洞口爬去。

有二块黑岩石突出在山洞上面,正好盖住山洞,那里生长一些矮树丛。

就在这些矮树丛中,那只大灰狗站在那里,只露出一个头。它一动不动,可是一对黄眼睛却在跟着我转。我挨近山洞时,它才慢慢转过身来。另一个狗头在它后面露了出来,接着又是一个。它们离我太远,镖枪够不到它们。

忽然我看见峡谷对岸灌木丛在动。野狗已经分开了,正在峡谷两边等着我过去。

山洞就在我前面。我爬到山洞口,爬了进去。我能听到头上脚步跑动的声音和一阵树枝劈啪作响的声音,接下来是一片寂静。我很安全。我知道野狗会回来,天黑以后它们也确实来了, 在山洞周围灌木丛中悄悄地走来走去,一夜到天亮,就是不敢冒险向山洞靠拢。虽然山洞口很小,可是一旦到了里边,就豁然开朗,你可以站起身来。水从山洞顶上滴下来,洞里没有火很冷,我却住了六天,一直住到我的腿恢复正常,这期间,我只爬出来,去泉边打过一次水。

我住在那里的时候,就决定把山洞改成另一所房子,要是我下次再受伤或者生病,就可以往在那里。我一恢复健康,能够走动,就动起手来。

山洞远远深入小山,曲里拐弯绕上好几圈,我却只需要靠近洞口的那一段,这里白天还有阳光能够照到。

很久以前我的祖先就使用过这个山洞,不知为什么我却不知道,山洞西边石壁上都有他们刻的图案。有鹈鹕浮在水面、飞在空中的图案,也有海豚、鲸鱼、海象、海鸥、渡鸦、狗和狐狸的图案。靠近山洞口的地方,他们还在石头上挖了两个很深的盆,我决定用来储存泉水,它们比篓子盛水要多得多。

我在岩石边上做了几个架子,就象我在另一所房子里所做的一样,我搜集的海贝和野谷储存在那里。我还在泉水上面的小山上采集了一些草药,以备万一。我把头一次做的弓箭也拿到山洞里来。最后,我用海草铺了一张舒舒服服的床,拾了许多烧火的干柴,还搬来一块大石头,把洞口堵住,只在顶上留个小洞,好让我爬进爬出。

这一切无非是考虑到我万一生病缺水才去做的。这是很艰巨的工作,多半是男人的活。还没有等我完工,我又回到海象居住地去了。

我走到那里时正在退潮。斜坡上头躺着老海象的尸体。海鸥已经把骨头上的肉叼个精光,不过我还是找到了我要找的东西。

有一些海象牙有我一手长、半手宽。牙尖有点弯曲,有些已经破裂,我用沙子把它们磨去一大截,制成四个很好的镖枪尖,底部很宽,尖头非常锋利。

有了这些镖枪尖,我做了两支镖枪,终于做好了去野狗洞的准备。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