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3 章 列队“欢送”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三章 列队“欢送”

六十一号房间的窗口正对着诺伦多夫广场,第二天早晨,当格龙德一边梳头一边往楼下看的时候,他发现好多孩子在街上转来转去。起码有二十多个孩子在对面广场的草坪上踢足球。还有一些孩子在克莱斯特大街上闲逛。

在地铁入口处也站着不少孩子。

“大概是放假了吧?”他一边系着领带,一边生气地自言自语。

这时教授正在电影院的院子里召开一次工作人员会议。会上他破口大骂:“我们白天黑夜绞尽脑汁地想方设法抓住那个家伙,可你们这些笨蛋却把整个柏林都动员起来了!是我们需要观众吗?还是我们要拍什么电影?如果这个家伙从我们这儿逃掉了的话,那你们得负责,你们这些爱多嘴的家伙!”那些人虽然耐心地站在他周围听着他骂,但是看得出来,他们绝对不能忍受这种过分激烈的责备。只忍了一会儿,格罗尔德便开口说:“教授,你别激动。反正我们把小偷抓住就行了。’;,‘你们这帮死顽固,都给我出去!你们出去的时候至少要做到不能太引人注意。而旅馆的事根本用不着你们去管。明白了吗,开步——一走!”孩子们都退了出去。院子里只剩下侦探了。

“我从门房那儿借了十个马克,”埃米尔说。“一旦那个家伙逃跑的话,我们就有足够的钱来追捕他。”“干脆把外边那些孩子打发回家吧,”克鲁姆建议。

“你真以为他们会走吗?即使诺伦多夫广场裂成两半,他们也不会走的,”教授说。

“只有一个办法,”埃米尔说。“我们得改变一下计划。我们不能再用侦探来包围格龙德的办法,而必须使劲追他。而且要让他发现我们在追他。

从四面八方,让所有的孩子都来追。”“这个办法我也想过,”教授说。“我们最好是改变一下战术,把他紧紧包围,逼得他不得不投降。”“太妙了!”格罗尔德喊道。

“对他来讲,还是把钱交出来的好,要不然,差不多上百个孩子老是跟在他屁股后面转来转去,大喊大叫的,最后弄得全城人都跑出来,警察把他抓去,这多难看啊,”埃米尔这样认为。

其他人明白了他的意思,全都点点头,正在这时,大门口车铃响了!波尼容光焕发地骑着车到院子里来了。早上好,各位侦探,’抛一边大声说着,一边从车上跳下来,向埃米尔表哥、教授和其他人间好,然后取下一个捆在车把上的小篮子。“我给你们带咖啡来了,还有几个黄油小面包!”她尖声尖气他说,“嘿,我还拿来一个干净的杯子呢。哎呀,杯子把掉了!这下该倒霉了!”孩子们虽然全都吃过早点了,埃米尔也在克赖德旅馆:里吃了,但谁也不想让波尼扫兴。于是他们就用这个掉了把的杯予喝牛奶咖啡,吃面包,那副样子就象是四个星期没吃过东西似的。

“真是大好吃了!”克鲁姆大声说。

“小面包多松脆呀,”教授:一边吃着一边嘟嚷着。“真的?波尼问。

“是啊,是啊,家里有个女人,情况就不一样了!”“不是家里,而是院子里,”格罗尔德纠正了波尼的话。

“舒曼大街家里怎么样啊?”埃米尔问。

“挺好,谢谢。姥姥特别要我向你问好。你快回去吧,要不然就罚你每天吃鱼。”“呸,见鬼,”埃米尔自言自语地说,还做了个鬼脸。

“你为什么说‘呸,见鬼’呢?”小米滕问。“鱼可是好吃的东西呀。”大家都惊奇地瞧瞧他,因为他从来不爱说话。他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赶紧藏在他哥哥背后。

“埃米尔一口鱼也不能吃。他只要尝一口马上就吐出来,”波尼说。

他们就这样聊着天,情绪可好啦。男孩子们表现得特别殷勤。教授推着波尼的自行车。克鲁姆去冲洗暖水瓶和杯子。大米滕把小面包纸整整齐齐地折起来。埃米尔又把篮子捆在车把上。格罗尔德检查车胎里还有没有气。波尼在院子里跳来跳去,唱着歌,还讲着各种各样的事。

“停止!”她突然大声说,一条腿站在地上。“我倒还想问点事!外边诺伦多夫广场上那么多孩子想干什么呀?就象是假期露营似的。”“他们听说我们追捕罪犯,很好奇,都想来参加,”教授说。

这时,古斯塔夫从大门外跑进来,大声按着喇叭。喊着:“快走!他来了!”大家都想冲出去。

“注意!听着!”教授喊道。“我们要把他包围起来。让他的后边是孩子,前边是孩子,左边是孩子,右边也是孩子!明白了吗?其他的命令我们半路上再发。开步——走!”他们奔着,跑着,跌跌撞撞地出了大门,就剩下波尼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原地,好象受了侮辱似的。不一会儿,她也跳上她镀镍的小自行车,象她姥姥一样地嘟嘟囔囔:“我不喜欢这样的事。我不喜欢这样的事!”说完她就骑上车跟在男孩子们的后边走了。

这时,戴礼帽的人刚走到旅馆门口,慢慢地下了台阶,转身朝右边克莱斯特大街方向走去。教授,埃米尔和古斯塔夫很快地把紧急命令在一群群的孩子们中间传开来。三分钟以后格龙德就被包围了。

他十分惊奇地朝周围看看,只见孩子们聊着天,笑着,打打闹闹的,步子走得跟他一样快。有的人还使劲盯着他,弄得他很尴尬,他的眼睛只好朝前看。

咝——!一个球紧擦着他的脑袋飞过去。他吓了一跳,赶紧加快了脚步。

这时,孩子们也同样加快了脚步。他想赶快拐到一条横街上去。可那儿正好也有一群孩子朝他涌了过来。

“伙计,你看他那张脸,好象老是要打喷嚏似的,”古斯塔夫大声说。

“你走到我前面来一点,”埃米尔说,“现在还是不要让他认出我来。

现在就让他认出来还大早。”古斯塔夫象个力大无比的拳击手似的,挺着肩膀走到埃米尔前面。波尼高高兴兴地按着车铃跟在队伍的旁边。

戴礼帽的人显然是心慌了。他想不出将会遇到什么事,于是便大步往前走。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呢。他终究逃不脱他的敌人的包围。

突然,他象钉住了似的站在那儿,猛一转身又朝他来的那条街跑回去。

于是,所有的孩子也跟着转回去了现在;队伍的头尾调了一个个儿,继续往前走。

这时一个男孩——克鲁姆——跑过来挡住了这个家伙的路,弄得他差点摔一跤。

“你要干吗,小流氓?”他大声喊起来。“我马上叫警察去!”“好啊,请您叫去吧!”克鲁姆大声说。“我们早就等着呢。喂,您叫警察去呀!”恰恰相反,格龙德根本不想去叫警察。他越来越感到莫名其妙。他显然是害怕了,不知道该往哪儿跑才好。这情景所有窗户里的人都看见了。商店的女售货员和她们的顾客也跑到店门口,打听出了什么事。要是这会儿来个警察的话,这出戏就可以收场了。

这时,他看见路旁有一家商业私人银行分理处,便突然计上心来。他冲破孩子们的包围圈,向分理处大门跑去,一下子就不见了。

教授冲到门前,大声喊道:“古斯塔夫和我跟进去!埃米尔暂时留在这儿,等我们的信号。古斯塔夫的喇叭一响,就可以进军啦!埃米尔就带十个人进来。埃米尔,趁这时候,你挑出合适的人来。这将是一件很难办的事!”随后,古斯塔夫和教授也进了大门。

埃米尔激动得耳朵里嗡嗡直响。现在就要决定胜负了!他把几个人叫到身边,有克鲁姆、格罗尔德、米腾哥俩,还有其他几个人,并命令剩下的大部分人散开。

但是,孩子们只是离开了银行几步路,再也不肯往远走了。他们决不会放过眼前就要发生的事。

波尼请一个男孩给她扶着自行车,自己走到埃米尔跟前。

“我来了,”她说。”鼓起勇气来,现在情况严重了。噢,天哪,我真紧张,紧张透了。”“你以为我不紧张吗?埃米尔问。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