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9 章 侦探集会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九章 侦探集会

他们中有的坐在广场草坪上的两条白色长凳上,有的坐在草地周围矮矮的铁栏杆上,他们脸上的表情都很严肃。那个外号叫教授的男孩显然是早就盼着有这么一天了。教授学着他当法律顾问爸爸的样,时常用手托托眼镜框,忙着给大家详细介绍他的计划。“根据实际需要,”他开始说,“今后我们很可能要分头行动。因此需要有一个电话联络中心。你们谁家有电话?”有十二个孩子报了名。

“你们这些有电话的人当中,谁的爹妈最通情达理?”“大概是我的爹妈吧!”礼拜二大声说。

“你们家的电话号码是多少?”“巴伐利亚0579。”“这儿有铅笔和纸。克鲁姆,你准备好二十张小纸条,每张都写上礼拜二家的电话号码。字要写得清楚点!写好以后每人发一张。电话联络中心要随时知道,小侦探们在什么地方,发生了什么情况。谁要想了解的话,只要给礼拜二打个电话就一清二楚了。”“我可不在家里呆着,”礼拜二说。

“不行,你要留在家里,”教授回答说。“等我们这儿一商量好,你就回家去守住电话。”“就不,我还是愿意跟你们一块去抓小偷,干这种事小男孩也挺管用的。”“你还是回家去,守在电话机旁边。这个岗位非常重要。”“那好吧,随你们的便。”克鲁姆把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发给每个孩子;他们都小心地把它放在口袋里。几个特别仔细的孩子当时就把号码背了下来。

“我们还得设立一个象后备部那样的组织,”埃米尔说。

“当然了。逮小偷时不是非要不可的人,就留在尼科尔斯堡广场这儿。

你们可以轮换着回去,跟家里讲一声,说今天也许要很晚才能回去。当然,有些人也可以跟家里这样讲,说要在朋友家里过夜。这样,即使追捕到明天,我们也还有后补的人和增援的人。古斯塔夫,克鲁姆,阿诺尔德,米滕哥俩,还有我,我们就在半路上往家里打电话,说我们要晚点回去……另外,特劳戈特当联络员,一块儿到礼拜二家去。如果我们需要人的话,他就赶快跑到尼科尔斯堡广场来。现在,侦探,后备队,电话联络中心和联络员我们都有了。这些都是目前最最必要的。”“我们还需要点吃的东西呢,”埃米尔提醒大家。“你们是不是去几个人,回家拿点夹心面包片来。”“谁住得最近?”教授问。“走吧!米滕,格罗尔德,大弗里德里希,布鲁诺特,策尔莱特,你们快跑回家去,拿点吃的东西来!”五个男孩一下子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你们这些笨蛋,光是空谈什么吃的呀,电话呀,在外边睡觉呀,可是怎么逮住这个家伙,你们一点也没商量。你们……你们这些教书先生们!”特劳戈特抱怨着。他一时想不出用什么难听的话来骂人。

“那么你们有取揩纹的东西吗?”佩措尔德问。“要是这家伙狡猾的话,他偷东西的时候说不定还戴着橡皮手套呢。这样一来,就根本拿不出证据说明是他偷的了。”佩措尔德曾经看过二十二部侦探电影。看来这些电影对他没起什么好作用。

“我就不信这钱拿不回来!”特劳戈特气冲冲地说。“非常简单,你们抓住机会,把他偷去的钱再偷回来不就得了!”“胡说八道!”教授说。“如果我们偷了他的钱,那我们不就跟他一样成了贼了嘛!”“别寻开心了!”特劳戈特大声说。“如果有人偷了我的东西,我又从他那儿偷回来,我就不是小偷!”“不,你就是个小偷,”教授坚持说。

“你别胡说八道了,”特劳戈特嘟嘟囔囔地说。

“还是教授说的有道理,”埃米尔插进来说。“如果我偷偷地把别人的东西拿走了,那我就是一个小愉,不管这东西本来就是他的,还是他刚从我这儿偷去的,反正都一样。”“就是这么回事,”教授说。“你们要帮我的忙,就别在这儿说那些没用的漂亮话。我们现在什么都准备好了。怎么把他抓到手呢,我们还不能知道。但是,我们一定会抓住他的。有一点是肯定的,得让他自觉自愿地再把钱交出来。偷是最愚蠢的办法。”“这点我不明白,”礼拜二说。“本来就是我的东西,我怎么就不能偷回来呢!我的东西还是我的东西,不管它在谁的口袋里!”“这种区别不是一下子就能理解得了的,”教授用教训的口气说,“依我看,从道德上来说,你是对的。但是,尽管如此,法院还是要判你罪的。

这个道理甚至连许多大人也不明白。但是,就是这么回事。”“我不反对,”特劳戈特说完又耸耸肩膀。

“你们可都得要机灵点!那你们有神出鬼没的本事吗?”佩措尔德问。

“要不然,他一转身就发现你们了。那不就完蛋了。”“对,一定要有神出鬼没的本事,”礼拜二进一步证实佩措尔德的话。

“因此,我也想过,你们会用得着我的。我悄悄地走来走去的本领可高啦,我要是当个警犬什么的,那可真是呱呱叫的,我还会学狗叫呢。”“那你就别让人看见,悄悄地在柏林走一趟吧!”埃米尔激动地说。“你要是想让人家看看你的本事,你只要表演一次就行了。”“你们还得有支手枪呢!”佩措尔德建议。他的点子可真不少。

“对了,你们是得要支手枪,”另外两三个小朋友也喊了起来。

“我们不需要,”教授说。

“小偷肯定也有手枪。”特劳戈特真想跟谁打个赌。

“这不就有危险了嘛,”埃米尔说,“害怕的人最好回家睡大觉去。”“你是不是想说,我是胆小鬼呢?”特劳戈特问道,他象摔交运动员似的走到中间来了。

“好了,好了!”教授大声喝道,“明天你们再打去吧!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们这副样子真象……真象小孩子!”“我们本来也是小孩子呀,”小礼拜二的话逗得大家都笑了。“我本该给我姥姥写几行字,因为我的亲戚谁不知道我现在在哪儿。说不定他们还会到警察局去报告呢。我们正忙着逮那个家伙呢,谁能给我送封信去?我的亲戚住在舒曼大街十五号。那我就太感谢了。”“我去,”一个名叫布洛伊尔的男孩自告奋勇地说。“你快写吧!我好在他们家关门之前赶到。我乘车来到奥拉宁堡门下来,再乘地铁。谁给我点钱?”教授给了他来回的车钱,一共二十芬尼。埃尔米借了笔和纸,在信中写道:

亲爱的姥姥:

你们不知道我在哪儿,一定着急了吧。我就在柏林。可惜现在还不能到你们那儿去,因为我还有点重要的事情要办。你们先不要问是什么事。你们也不要害怕。事情一办完,我就回去。我虽然还没有到家,但我现在心里就已经很高兴了。送信来的是我的朋友,他知道我在哪儿,但是我不允许他讲出来,因为这是一件公务秘密。问姨夫、姨妈和波尼好。

你忠实的外孙埃米尔附:妈妈向你们问好。鲜花我也带来了,我一回去你就可以拿到了。

信写好后,埃米尔还在信封背面写上了地址,把信封好,对布洛伊尔说:

“你可别跟我们亲戚家任何人讲我在哪儿,也别说钱丢了。你一说,我可就惨了。”“行啦,埃米尔!”布洛伊尔说,“把你这份电报交给我吧!我一回来就给礼拜二打电话,听听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我到后备队去报到。说完他拔腿就跑了。

这时候,那五个男孩回来了,弄来了好几包夹心面包。格罗尔德甚至还带来一整根腊肠,说是从他妈妈那儿要来的。就算是这样吧。

五个人都跟家里讲过,他们还要在外面呆几个钟头。埃米尔把面包片分给大家,每个人都拿一片藏在兜里当贮备粮。那根腊肠由埃米尔保存起来。

过了一会,又有五个男孩回家去了,请家里允许他们在外面多呆一些时间。其中有两个再也没有回来,也许是爸爸妈妈不让他们出来了。

教授发出了口令。如果有人来了,或者有人打电话来,那就马上可以知道他是不是自己人。口令是:“埃米尔!”这个口令很容易记住。

礼拜二带着那个闷闷不乐的联络员——特劳戈特走了,他祝小侦探们一切顺利。教授在后面喊他,让他在家里替自己打个电话,告诉爸爸,说他还有点紧急的事要办。“这样,我爸爸就放心了,也就不会反对了。”教授又补充了一句。

“好家伙,”埃米尔说,“柏林还有这样了不起的爸爸妈妈呢!”“你别把他们都想象得心肠这么好。”克鲁姆说着,还在耳朵背后搔了一下。

“不,不!一般来说都是不错的。”教授反驳说。“我答应过我的老子,凡是不对的事,或者危险的事,我都不干。只要遵守诺言,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也是最聪明的办法。就是不要去骗他。我爸爸就是这样一个了不起的人。”“实在是了不起!”埃米尔又重复了一遍。“但是,你听着,今天的事说不定还有点危险呢。”“那爸爸就不会同意了呗!”教授耸耸肩膀说。“可他曾经说过,我每做一件事都应该想一想,要是他在场的话,我会不会也这样做呢。所以,这件事今天我还是要做。好了,那我们就走吧!”教授神气活现地站在大家面前,大声说:“小侦探们正等着你们去干呢。

电话联络中心已经建立好了。我的钱给你们留下,还有一个马克五十芬尼。

格罗尔德,钱在这儿,你拿去数数!口粮在这儿呢。钱我们有了,电话号码每个人也都知道了。还有一件事,谁要回家就赶紧回去!但是至少要有五个人留在这儿。格罗尔德,你来替我们负责这一摊事。让人家看看,你们是好样的!我们也尽我们最大的努力来干。如果我们需要补充人的话,礼拜二就会派特劳戈特到你们这儿来要。谁还有什么问题?全都清楚了吗?口令埃米尔!”“口令埃米尔!”孩子们大声喊着,喊声震撼了尼科尔斯堡广场,使过路的人都瞪大了眼睛好奇地看着他们。

埃米尔因为他的钱被偷而感到说不出的荣幸。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