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酱萝卜之夜

作者:安房直子

冬天快要来临了。

黄昏来得早了。傍晚时,稍微走远一点,回来时天就已经相当黑了。

就是这样一个黄昏,山顶茶店的茂平正在急匆匆地往山上爬。

茂平提着一个大篮子,里面装着三根从山脚下田里拔来的大萝卜。东西 重,风又冷,加上肚子饿得咕咕叫,茂平就走得特别急。他喘着粗气,转过 一条山路时,突然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我去到那儿买点豆酱。我去到那儿买点豆酱。”

从边上的林子里,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茂平吃了一惊,站住了。

然后,他在昏暗中睁大了眼睛往前瞅去,只见一个扎着布头巾也提着篮 子的大动物,正慢吞吞地朝这边走过来。

“嗨!”

茂平突然冲它打招呼道。

“你到什么地方去啊?”

黑色的动物用小眼睛望着茂平,说:“买东西。到那边去买点豆酱。”

它长得胖乎乎的,嘴巴是尖尖的,茂平一眼就认出它来了。

哈哈,是野猪!

可是茂平觉得好奇怪。他强忍住笑问道:“是野猪呀!你买豆酱干什么呢?”

野猪胸一挺回答说:“这还用问吗?蘸豆酱吃萝卜啊。因为今天晚上是 萝卜之夜啊。”

“ 萝卜之夜?”

“是的。今晚是山上的野猪们集中到一起,吃 萝卜的日子。你们人不 是也常常这么做吗,像‘莫扎特之夜’、‘勃拉姆斯之夜’什么的,还有什 么‘集体歌舞之夜’。就是那么一回事,烧一大锅酱萝卜,呼呼地吹着热气, 边吃边聊。”

“是这么一回事。”

茂平点点头。

这时,野猪朝茂平的篮子里看了一眼,说:“这萝卜真不错。”

“啊,这是我从田里拔出来的。我那家店正准备做点 懿方础!

茂平这样回答道。

那头野猪不好意思地说:“唔……能不能让给我们一根萝卜?”

它又说:“是这么一回事。我们才发现,萝卜准备少了。算上我,一共来了五位 伙伴,个个都是能吃的主。”

茂平笑着点点头。

他想,就让一根给它们吧。

野猪说:“要是给我们一根萝卜,就请你参加今晚的晚会。”

“是吗?”

茂平来劲了。

他问:“会场在什么地方?”

野猪一下子跳到了茂平的身边,悄悄地对他说:“今年的‘ 萝卜之夜’轮到在我家举行了。我家就在眺望台的边上。 从这里往上爬,不就是眺望台吗,边上不是有一片竹林吗,里面有条铺满落 叶的小道,一直走,就是我的家。是一座小草屋,不大好找。这样吧,今天 晚上我在门口挂一个牌子。”

哈哈哈,茂平又笑着点了点头。

然后,他从自己的篮子里挑出一根最大最大的萝卜,放到了野猪的篮子 里。

“晚上我一定去。再带点豆酱。是黄豆酱好,还是芝麻豆酱好,要不带 点核桃豆酱?”

听茂平这么一说,野猪跳了起来:“ 叶菇春茫说完,野猪就急急忙忙地爬上山去了,消失到了黑暗中。

回到家里,茂平对妻子说:“我马上要出去一次。野猪邀请我参加它们的晚会,叫‘ 酱萝卜之夜’。”

妻子稍稍一惊,羡慕地说:“多好啊……”

茂平和妻子在山顶上开茶店,已经五六年了,与山上的动物亲密无间。 狗獾就曾经邀请他们到饭店,品尝过山菜料理。茂平也曾请黄鼠狼吃过他熏 制的腊肉。

“路上小心点,带点礼物回来啊。”

妻子帮他系上了头巾。

茂平从厨房里拿来装核桃豆酱的小坛子,捧在怀里,兴奋地出了门。

凭着手电筒的一点光亮,茂平在漆黑的山路上走着。

爬上山,登上眺望台,果然就找到了刚才野猪说的那条竹林中的小道。 这不是一条人走的小路,而是动物们走的路,是一条勉强才能分辨出来的小 路。沿着它没爬多久,就看到了一间孤零零的房子。

茂平拿手电筒照了一下,确实是一座草屋。

门口挂着一个牌子。

茜草山野猪

“就是这里了,就是这里了。”

茂平松了一口气,高声说。

“晚上好!”

他喊道。

“来了来了!”

响起了野猪那欢快的声音。

门被打开了,野猪那张黑脸探了出来。

“欢迎欢迎,快请进来吧。”

野猪的家里挂着一盏小小的煤油灯。它照亮了屋子。

正中央,是一个大地炉,上面吊着一口大铁锅。火苗熊熊燃烧,黑色的 大锅里冒着热气。

野猪请茂平坐到了大铁锅边上。

它兴奋地搓着手,一遍又一遍地说着:“谢谢你来做客。萝卜已经煮好了,就差豆酱了。你说的核桃豆酱,就 是这个吧?”

野猪恭恭敬敬地伸出手,指着茂平捧着的坛子问。

茂平打开了盖子:“是呀,这就是我们家引以为荣的核桃豆酱。”

茂平正想解释一下 豆酱的方法,野猪已经迫不及待地把坛子抱了过去。

它搂着坛子舞了起来:“这下我就放心了,这下我就放心了。”

一边跳舞,一边把窗户一扇接一扇地打开了。

茂平这才注意到,这屋子里一共有三扇窗户。野猪连门也打开了。屋子 的四面全部打开了,冷风“嗖嗖”地刮了进来。屋子里立刻变得和外面一样 冷了。

“哎呀哎呀,你不冷吗?”

茂平叫了起来。

野猪却一本正经地说:“请你忍受一下。我是为了邀请客人,才把窗户打开的。”

说完,它就走到了南面的大门前面,把双手拢成一个喇叭形,大声吼了 起来:“新月山的 爸磬。 已经准备好了!”

然后,它“啪”地关上了南面的大门,站到西面的窗户跟前,大声喊道:“日暮山的 爸磬。 已经准备好了!”

接着,它关上了西面的窗户,转移到了北侧。

“北森山的 爸磬。 已经准备好了!”

随后,它把脑袋探出了东面的窗口,喊道:“日出山的 爸磬。 已经准备好了!”

最后,东面的窗户被关上了。

野猪凑到地炉边上,搓着手连声叫道:“好冷,好冷,好冷,叫朋友来也不容易啊!”

看到这个情景,茂平的眼睛都瞪圆了,他呆住了:“从这么远的地方招 呼朋友?”

野猪得意地点点头说:“一座山只邀请一位代表。”

“可是那也太远啦。新月山也好,日暮山也好,就是现在出发,今天晚 上也赶不到呀。”

“这就是野猪惊人的地方啦。告诉你吧,茂平,天愈是黑,黑乎乎的野 猪愈是跑得快。要是再扎上布头巾,从那座山到这座山,也就是一眨眼的工 夫。瞧,有谁已经到了!”

野猪往门口看去。

真的,门一下子就被推开了,一头扎着白色布头巾的野猪站在那里。

“晚上好,我是新月山的野猪。”

来客闷声闷气地说。

茜草山的野猪连声说道,请请请,把它让进了屋里。

不一会儿,又响起了敲门声,又一位客人到了。

“晚上好,我是日出山的野猪。”

一边说着,一头野猪慢吞吞地走了进来。它也扎着白头巾。算上茂平, 已经是三个啦。但其余的却左等右等也不见影子。

“怎么还不来?北森山、日暮山出了什么事?”

日出山的野猪一边说,一边伸出双手烤火。

茜草山的野猪摆上盘子、筷子,说:“是不是感冒了?”

新月山的野猪取下布头巾,弄平皱纹,说:“天一冷就不行。去年、前 年不都是没来成嘛!”

北森山和日暮山的野猪大概不会来了。

“ 萝卜之夜”终于开始了。

他们围坐在四方形的地炉边上,正面是茂平,他右边是新月山的野猪, 左边是日出山的野猪,茜草山的野猪坐在离门口最近的位置上。

茜草山的野猪因为是主人,所以就格外的忙碌。一会儿递盘子筷子,一 会儿往地炉里加柴,还要不停地用筷子翻看萝卜。

“请请,今晚有好吃的 叶菇窗 !

这时,茂平故意咳嗽了一声,茜草山的野猪这才想起了什么,连忙把茂 平介绍给其他的野猪:“这位是山顶茶店的茂平。今天特地为我们的晚会带来了一根大萝卜和叶菇础!

茂平冲大伙微微致意,野猪们齐声说:“谢谢,谢谢。”

白色的水蒸气从地炉上的大锅里冒了出来。

“别客气,快吃吧。”

茜草山的野猪话音未落,新月山和日出山的野猪就迫不及待地操起了 筷子。茂平也拿起了筷子,从锅里夹起了一块萝卜。他吃了一惊,这萝卜块 也太厚了,像个树墩子一样。

“这也太大了,没法子吃!”

茂平说。

他边上的新月山的野猪,却露出一副不以为然的神色,说:“不大不大, 不切这么大,就不会冒这么多的热气啦。”

“热气?”

“是的,热气。‘ 萝卜之夜’最重要的,就是这热气。”

“是吗?”

茂平朝大锅里看去。这么一说,锅里的确是在不停地冒着热气。该不是 火苗太旺的原故吧,还是这口锅特别大。热气不停地冒着,又白又浓,连坐 在对面的野猪的脸都看不清楚了。

新月山的野猪得意地说:“你知道吗,茂平,野猪的酱萝卜可不一般的呦!热气特别足。你盯着 这热气看,心会变得热呼呼的。伤心的事和烦恼的事都会忘得一干二净。就 因为这个,我们才做 萝卜的啊。”

“是呀是呀。”

热气对面的茜草山野猪说。

“前年,我老伴死了,我悲伤得连觉都睡不着,每天躲在家里伤心不出 去。后来,伙伴们来了,烧了一大锅酱萝卜。在那热腾腾的热气中,我看到 有一只大鸟飞了起来。那鸟又白又大,那是我死去的老伴的魂啊!白鸟张开 翅膀,飘呀飘呀,对我说,别再悲伤了,多吃点饭,晚上好好睡觉。知道了 ,知道了,我对白鸟说。就这样,白鸟‘嗖’的一下,飞上了天,不,飞上 天花板不见了。从那以后,我就又振作起来,饭也能吃,觉也能睡了。”

茜草山野猪把萝卜涂满了核桃豆酱,大口地吃了起来。

“啊……”

茂平感动了,呆呆地望着滚滚的热气。

莫非说自己也看到了什么。

正在这时,旁边日出山的野猪低声说道:“看到白色的花了吗?”

茂平眯缝起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热气……呀,真的呀,热气中真地绽 开了一朵巨大的百合花。

百合花晃动着,这是一朵温馨而清新、梦一般的花。

一直盯着它看,还会听到山谷的流水声,听到山鸠的叫声,甚至还会闻 到百合花的花香。

“真好,心情好极了。”

茂平嘟哝着。

“是吗?我一看到它,心中就充满了幻想。”

日出山的野猪说。

“我一看到百合花,就想起了百合的根。”

“我也是。”

对面的茜草山野猪说。

“我也想起了百合的根。”

新月山的野猪说。

然后,三头野猪异口同声地说:“那真好吃啊!”

说完,三头野猪出神地望着热气中的百合花。

日出山的野猪先开了口:“不过,它是开在悬崖上的花。太危险了,绝对不能去吃。只好想像一 下,真谗啊!”

日出山野猪脸上露出遗憾的神色,吃着萝卜。

新月山野猪净吃核桃豆酱,舌头不停地在嘴边舔着。

它又说:“不过,百合花的上面能不能看见云彩呢?”

“云彩?”

日出山野猪探过身子,盯住热气看去。

茜草山野猪也探出身子:“云彩……”

茂平也跟着望着热气。

呀……真的看到云彩了!

那是夏天飘在悬崖上面的白云啊。

“多好啊……”

茂平与三头野猪异口同声地说。

“要是能像云彩一样,轻轻地飘在空中,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呢?”

“绝顶了!”

“在天上飘好,还是在山上跑好?”

“飘也好,跑也好!傍晚时满山遍野洒满月光,跑起来也开心极了。”

“对啦,上次我在山里跑时,后面还跟了一大群白蝴蝶哪。”

说着,新月山野猪把手伸进了热气里,抓起了一块大萝卜。这时,热气 中出现了一群白蝴蝶。百合花和云彩都看不见了,锅上的白蝴蝶像花一样飘 飘扬扬。其他的野猪“啧啧”地叫着,新月山 爸 眯着眼,继续说了下去:“那是春天的事情。我愈是跑,后面的蝴蝶愈四多,我简直被它们包围 了。眼睛也睁不开了,嘴也张不开了,最后连跑都跑不动了,一屁股坐到了 地上。这时蝴蝶们笑了。”

“什么?蝴蝶们笑了?”

“是,蝴蝶笑了。”

“什么样的声音呢?”

“像小铃铛发出的声音。许许多多的小铃铛一起发出的叮铃铃的声音。 那声音太美了,我就这样闭上了眼睛。”

茂平和另外两头野猪,也学着它的样子闭上了眼睛。

怎么回事,热气中真的听到了蝴蝶的笑声。

叮铃、叮铃、叮铃、叮铃……

有点像小玻璃球相撞发出的声音。

有点像星星的碎片掉落的声音。

“真好听。”

茂平说。

三头野猪也齐声说:“真好听。”

接着日出山野猪讲了起来:“不久前,我正在山上跑时,背后来了一股风。下雪了,雪花在风中漫 舞,就像白色的蝴蝶一样。”

大伙连连点头。睁开眼睛一看,这会儿热气中是漫天大雪。

“在落满大雪的山中奔跑,别提有多好了。风刮着,雪飘着,跑呀跑呀 ,从日出山跑到北森山,连身体都变白了。到了北森山,简直就变成了另外 一头野猪了!”

是呀是呀,大伙一起说。

这时,有点冷了,风也刮了过来。

“下雪了吧!”

茜草山野猪站了起来,打开东面的窗户一看,窗外一片银白。

“这是第一场雪啊!”

野猪说。

而茂平这时已看得彻底入迷了。黑暗中的雪山,看上去是那样的静寂那 样的优美……

“酱萝卜就吃到这里吧,再吃点点心吧。”

茜草山野猪说。

茂平这才注意到,锅里已经空了。

核桃豆酱也吃得一点不剩了。

茜草山野猪收拾好大锅,从屋角的一个橱子里拿出四块年糕。它们大得 惊人,足有明信片那么大。用火一烤,再加上点紫菜、黄豆粉和芝麻,好吃 极了。一块年糕下肚,肚子就饱了。

“茂平,今晚你就睡在这里吧。”

茜草山野猪说。

“睡在这吧,睡在这吧。”

新月山野猪也在边上说。

“外面又冷又下着雪。”

日出山野猪也说。

好像大伙今晚都准备在这过夜。

但是茂平还是想回家,就说:“谢谢你们了,我还是回家吧。”

他一站起来,茜草山野猪就把自己的头巾递给了他:“那你就系上它吧。”

茂平一惊:“这么重要的头巾……”

茜草山野猪说:“请明天还给我。系上它,你就不冷了。”

“谢谢,那就借给我吧。”

茂平系上了野猪的布头巾,又在下巴上打了一个结,走出屋外。风刮着, 雪还在漫天飘飞。他打开了手电筒,在电筒那圆形的光束中,雪花真像是一 群白色的蝴蝶。

茂平在铺满白雪的小道上试着跑了几步,他只听到矮竹的响声,觉得自 己在黑暗中变成了一头黑色的野兽。脚步格外地轻,跑得也格外快。

是因为系了这块布头巾,还是因为吃了那块大年糕?

这样想着,一眨眼的工夫,茂平已经到了家门口。

--

童心世界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