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1 章 苦撑桂局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一章 苦撑桂局

蒋桂战争、蒋冯战争,反映了蒋介石急于消灭异己的思想。为防止被蒋各个击破,1930年初,阎冯决定联合起来,共同对付蒋介石。4月,阎锡山宣布就任“中华民国陆海空军总司令”,李宗仁积极响应,并与冯玉祥、张学良一起,就任副总司令。5月1日,蒋介石命部队做好一切作战准备。11日下达攻击令。李宗仁召集白崇禧、张发奎在南宁举行紧急会议,讨论作战方案。李考虑兵寡不能相顾,决定放弃广西,倾巢而出,攻取武汉,与阎、冯部会师中原。计划既定,5月中旬,李领部出发。为了迷惑蒋介石军队,出发前,李故意派小部兵力骚扰平南。蒋部果然中计,陈济棠、朱绍良出动主力向桂平大举进攻,李宗仁速将集中在桂东主力分三路入湘,出衡阳,攻长沙,何键军望风而逃,遁入湘西境内。6月8日,李宗仁的一、二路军占领岳州,前锋进入湖北境内。此时黄绍弘的后续部队和辎重已向衡阳跟进,李宗仁很振奋,感到重新夺回武汉,实现与冯,阎会师指日可待,于是他本人进驻岳州,指挥北进。孰知6月10日,衡阳竟为粤军蒋光鼐夺占,顿时李宗仁部处于被腰斩、首尾不能相顾之势。情势危急,李当即挥师南归,打算攻克衡阳后再北进。然而部队给养中断,军心不稳,加以缺乏重武器,衡阳久攻不克,而蒋军援兵云集,李宗仁见有全军覆没的危险,遂率军撤回广西,狼狈不堪。

李宗仁退回广西后,蒋介石企图一锅端掉李宗仁的势力,命湘、粤诸部不断入侵桂境;令云南的龙云部东下包围南宁。桂军已无甚战斗力,又处此危险境地,人心涣散,连黄绍弘也开始心灰意冷。李宗仁意识到,南宁不稳,今后将没有东山再起的基础,于是与白崇禧积极开展军事活动,对来自湘、粤蒋军采取守势,而以全力将滇军逐出桂境,至10月中旬,解脱了南宁之危。西线平定之后,李宗仁正待回师迸击入桂境的粤军,广东与南京的蒋介石之间又出现了新的矛盾,固此与桂军通款言和,不但从广西撇兵,而且还派代表到南宁与李宗仁商议合作反蒋。

原来,7个月中原之战,蒋介石以为异己力量已不能东山再起,遂主张召开国会,制订训政时期约法,企图从法律上将党、政、军大权集于一身。他的行为遭到了国民党内元老派的反对,其中胡汉民最为激烈。蒋为了达到目的,竟把胡汉民囚禁于汤山脚下,企图镇一儆百。蒋的行为在国民党内掀起了巨大的反蒋波澜,中央要员纷纷南下,以示抗议,并要蒋下野。至此广西形势峰回路转,变得平静了。5月28日,广州政府成立,两广军队恢复国民革命军编制,李宗仁归任第四集团军总司令。

广州组府后,宁粤对峙的局面相持约四五个月。1931年秋,日本发动了侵略中国的“九一八”事变。这一震惊世界的侵略行为,激发了全国人民的爱国之情,各界纷纷电宁、粤双方息争对外,一些社会知名人士还不辞辛劳地奔走于南北之间。粤方坚持以释放胡汉民和蒋介石下野作为和平谈判的条件。迫于形势,蒋于12月下野,由孙科组阁。蒋下野后,仍操纵着政府军政大权,因此广州国民政府虽宣布取消,却又成立了西南政务委员会和国民党西南执行部,与南京政府对峙。由于孙科上台后,政府财政无比困难,不到1个月便辞职了。孙辞职后,蒋介石在汪精卫势力的支持下,于1932年1月重新执政。蒋上台后,对日本采取忍辱的态度,对内继续搞独裁统治。5月13日,蒋介石对陈济棠表示,将对桂用兵,广东维持现状。陈济棠知道这是蒋对他暗示,要他不要站在李宗仁一边,但陈更清楚,粤、桂相依为命,一旦广西被征服,广东则唇亡齿寒,危在旦夕了。与其坐以待毙,不如铤而走险,先发制人,与桂联合,以北上抗日为名,举兵反蒋。对陈济棠的打算,李宗仁开始有些疑虑,劝陈慎重些,但经不起陈的鼓动,最后表示同意。经商量,6月11日,李宗仁、白崇禧、陈济棠联合致电蒋介石,公开了自己的态度。两广联合行动,蒋介石不敢贸然下令讨伐,便用收买分化的手段,使陈济棠在广东处于众叛亲离的境地。7月13日,南京军委会明令免去陈济棠本兼各职。

为了稳住李宗仁,在对陈的明令之后,附一电令,声明广西维持现状,李宗仁和白崇禧分任广西正副绥靖主任。李宗仁接到电令后,感到诧异,知蒋在玩弄花招,遂复电表示:前令“墨迹未干,自毁信誉”,“殊难遵令”。7月25日,南京政府又明令李宗仁为军事委员会常委,白崇禧为浙江省主席。李宗仁仍不服从。通电责诉蒋介石“遇事不以国脉民命力重,只为一己私利,纵横掸阎,予取予求”的独裁统治,表示绝不服从蒋介石,断不让“蒋家势力开入广西”。

李宗仁的强硬态度,使蒋介石大为恼怒。7月底蒋命顾祝同指挥汤恩伯、薛岳等军自贵州向桂北窥伺;陈诚的第十八军循西江而上;余汉谋军自高州一带逼进桂南,何键则取道湖南向桂林一带压迫,一时四五十万大军从四面遥逼广西,大有扫尽荡平之势。对李宗仁来说,此时只有一条路,就是全力抵抗。于是李宗仁与白崇禧商定,一方面约请息影梧州的李济深来邕,研究抵御之法,一方面动员全省力量,扩建部队,由原来的14个团增加到44个团,号称10万大军,拟与蒋介石军决一雌雄。另外,在李宗仁的动员下,全省军民情绪异常激动,作好了决一死战的准备,几乎人人勒缰以待号令。

士可杀不可欺,广西的高昂士气,南京方面了解得一清二楚,感到广西不可轻取,遂放弃武力解决的途径。适此时,冯玉样由南京上庐山,乘机向蒋介石迸言,劝毋斫丧国家之气。蒋介石也感到,在这种情况下,双方交锋,将不可收拾,决定取和平解决方针。8月28日,蒋介石派军事委员会代表赴南宁申明谋和诚意。李惟恐蒋介石反复无常,说了不算,仍积极备战反蒋。24日,李宗仁和白崇禧邀请李济深、刘芦隐、彭泽湘等十多人举行会议,商讨成立抗日政府,并以“中华民国国民救国委员会”和“中华民国临时政府”两案电询张学良,以便了解蒋介石的真实意图,8月30日,居正、程潜、朱培德由广州致电李宗仁和白崇禧,表示将赴一行。李宗仁与白崇禧当即复电表示欢迎。此时,李济深提醒李宗仁:“蒋介石言而无信,不要上他的当。”但李宗仁表示,“如果他能用事实来表示其谋和诚意,那我就不好拒绝。”9月2日,居、程、朱由广州飞邕,他们带来蒋给李、白的亲笔信,渴望和议成功。程潜还说,如果和议能成,要表磕18个头我也愿意。经过双方交谈,达成8项和议。

9月5日,蒋介石在程潜寓所会见赴邕三代表后,指示陈诚撤兵,重新任命李宗仁为广西绥靖主任、白崇禧为军事委员会常务委员的职务。6日南京政府发出任命令。当天李即电蒋,定于16日就新职。

9月中旬,蒋介石由南京飞抵广州,电召白崇禧飞穗一晤。白接电后,疑虑重重,踟躇不决,且白夫人坚持不让白去。李决定自己亲赴穗一趟。9月17日,李只身飞赴广州,当晚下榻东山陈维周的“继园”。李原定于18日去黄埔见蒋,那知蒋一破惯例,于18日上午9时到“继园”拜访李宗仁。这是1929年蒋桂战争以来,李第一次与蒋会面。双方寒暄一番后,未及其他。这次会晤,标志着李与蒋7年来的敌对消失,李宗仁的政治生活步人了一个稳定时期。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