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4 章 受制于陈炯明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四章 受制于陈炯明

大势所趋,桂军无法抵御粤军,黄业兴领部开始向横县退却,李宗仁率部殿后,保护大军。在撤退中,李宗仁得知黄业兴要把部队开往广东钦州、廉州、防城一带,受粤军收编。李宗仁考虑,黄本人系钦县人,所部官兵亦多为钦、廉州人,他投靠粤军不失为一条出路,而自己所领均是广西兵,与其受粤军收编,还不如留在广西。他与手下官兵商量,大家主张把部队拉到粤挂交界处的六万大山之中,暂作躲避,待机再说。李宗仁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于是悄悄脱离黄业兴,独自领着广西兵匿入六万大山中。后来有几支小部队也陆续上山躲避,均被李宗仁收容。李宗仁就是靠了这些部队作为基础,不断扩大,在广西立住了脚。

上山不久,陈炯明的弟弟陈炯光和钟景棠先后上山与李宗仁接洽收编本事。自于李深知他们的收编用意在于扩充自己的实力,所以都被李一一拒绝。可是,李却向粤军当局提出了以下收编条件:1、部队直属粤军总部领导,2.本人要一职兼两省,不直属于任何一省。李宗仁的这些条件,明确地要对方让自己保持独立性。李处境落魄,提这些条件显然是苛刻的,很难想象收编的人会接受。但出人意外的是,陈炯明爽快地答应了。收编后、李宗仁带领的那部分躲在山中的大兵成了“粤桂边防军第三路”,李宗仁本人成了司令。陈之所以这样爽快答应李的条件,那是因为,陈虽是胜利者,但也有自己的困境:桂军败北,除少数接受粤军收编外,大多潜匿各县农村,开展游击战,对抗粤军:而李宗仁向以能战著称,陈恐其将散布的桂军集合起来,对他不利,与其逼他反抗,还不如暂时恩施于他,然后设法消灭他。

陈炯明的假意很快暴露。李宗仁被收编后,陈炯明不发粮饷,仅命李带部往横县,听候点名。陈的命令,苦了李的部队,许多士兵衣履不遮,光脚行军更不足为奇。好生不易到了横县,此时陈在武鸣一役中惨遭失败,陈深恐李与武鸣桂军联合,里外夹击,于是又令李领部开往北流镇驻扎。到了北流,陈仍不解决李宗仁部的军费,只是敷衍地发放些微伙食钱。此时,李宗仁醒悟,强烈地意识到,这是陈炯明耍计谋,企图拖垮这支部队,于是决定自己设法解决,用枪换取军费。他命令在司令部内所存伤病员交回的枪中,拨出100枝,每枝配以200发子弹,折价以每枝150元卖给当地防匪的团队,获洋1.5万元,终于度过了难关。

陈炯明看此计不成,又生一计。他令李宗仁将部队中4门山炮交出。这分明是要削弱李宗仁的实力,因此被李顶了回去。陈见李态度坚决,未持己见。但他又召李宗仁去南宁报告部队情况,李的部下为李担心,恐其遭不测,劝他取消此行;但李宗仁考虑,如若不去,反授柄于陈,被其指责·不听命令”,显得理亏,决定铤而走险。临行前,他告诉手下军官:“我去南宁若有不测,那时诸君可自作决策”,“见机行事”,千万不要“为我投鼠局器”。李宗仁话中有话,交待完毕,便自北流到贵县,乘船溯江而上赴南宁。

其实,陈炯明此时还不敢加害于李宗仁,他让李赴南宁,一是要显示一下自己的威风,二是试探李宗仁的动静。因此李宗仁到南宁后,仅三言两语,遂无下文,连缴炮的事也未提及。李宗仁在南宁,除拜访时任广西省长的马君武外,无所事事,住了10多天,便折回北流。

陈炯明如此对待李宗仁,不但李不满,李的部下也怀恨在心,伺机报复。1921年12月10日,驻防玉林的胡汉卿撤至高州,李奉命率部接防玉林。翌年4月,粤军自广西仓促撤退,而玉林地处粤、桂交通中枢,陈炯明恐有事端,电令李宗仁驻防贵县,将玉林移交陈炯光接防。为表示欢迎陈炯光的接防,李宗仁率部赴郊外迎接。陈炯光对他只是应酬了三两语,说罗统领即将到玉林驻扎,嘱他稍候,以便接洽,而自己则随大队人马自北流而去。陈炯光的举动引起了李宗仁的怀疑,恐粤军设圈套,围缴所部枪械,故特令部队避开大道,从小路先行开拔。他自己则带了特务营一连,等候罗统领的到来。然而,李宗仁又想,命令中是陈炯光接防,而既已和陈见了面,何必再等候罗统领呢?想到这里,他决定立即上道。不料走了10余里路,忽有粤军军官两人率士兵10余人气喘吁吁地奔跑而来,说罗统领有事要和他商量,请他返回玉林。李宗仁有些为难,感到既已开拔这些路程,就算了,但也有些犹豫,何事急急匆匆,若有要事,陈炯光早就会说了,于是对那两位军官说:“我已和陈司令接头过了,现须赶路,无暇与罗统领见面了。”谁知那两名军官苦苦哀求,李宗仁看到他们这般情状,越发怀疑,更加坚定地表示不回玉林。那两位军官无奈,只得转身口去了。途中,李宗仁对刚才发生的事百思不得其解:如若要加害于他,用刚才那样的办法不是太简单了吗?如真有要事,那又会有什么事情呢?正在思疑中,忽得当地百姓报告,才真相大白:原来是他的部下为报复粤军而惹出的是非。这次换防,大部队先行,一营长俞作柏估计李宗仁不会在玉林逗留长久,便在离兴业县城30余里某隘口两侧设伏,袭击粤军。时罗统领亲率官佐数人殿后,坐了轿子,杂于队伍行列中,缓缓向东行进,毫无防备,骤遭袭击,心慌意乱,手足无情,遗弃轿子,落荒而逃,粤军后尾乱作一团。俞营长不但出了气,还缴获许多械弹辎重。罗统领初被袭击时,以为是土匪或民团企图劫取财物,但很快从枪声中辨出,这是一支受过严格训练的部队,于是怀疑是李宗仁一次有计划的行动,所以派人让他回玉林说个明白。俞营长忽出此举,使李宗仁被动异常,也几乎险遭不测,幸好没有回玉林,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