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章 

毛泽东一生最怕什么?

别怪我想的时间长。毛泽东英雄一世,论及一个“怕”。谈何容易?你又加个“最”字,毛泽东是讨厌“最”的,他说一“最”就脱离群众,变成孤家寡人了。

我想,从某种意义上讲,可以说毛泽东有三怕。

一怕泪。

毛泽东曾对贺子珍说:“我就怕听穷苦老百姓的哭声,看到他们流泪,我也忍不住要掉泪。”确实如此。

东渡黄河后,毛泽东乘吉普车,由城南庄去西柏坡。吉普车翻山越岭,在山路上艰难爬行。经过一道两面峭壁的大山沟时,路边草丛中隐伏着人影。我们立刻手摸盒子枪睁大着警惕的眼睛。

渐渐接近了,我看清是个八九岁的女孩子躺在路边茅草上,身边坐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农村妇女。车从她们身边驶过,我看清那女孩子双眼紧闭,脸色蜡黄;坐她身边的女人正在流泪。我的手离开了枪,这孤儿寡母的绝不会构成威胁。我的责任只是保卫主席安全,其它事情不去多想。我甚至轻松地吁了口气。

可是,在我松气之际,毛泽东却身体一阵震颤,叫道:“停车!”

司机周西林把车煞住,毛泽东第一个跳下车。过去他可不是这样,过去都是我们卫士去开门扶他下车。毛泽东大步走到那女人和孩子身边,摸摸孩子的手和额部:“孩子怎么了?”

安±玻 迸死崃髀妗

笆裁床。俊

扒胍桓鱿壬垂凳巧朔缱帕梗鹕仙?沙粤艘┎还苁露盏盟岛埃饣嶙又皇A艘豢谄迸宋匚氐乜蕹錾

我看到毛泽东眼圈泛红,猛地扭回头,朝车上看。

拔以谡饫铩!敝煲缴诿蠖肀咚怠

翱旄夂⒆涌床 !

朱医生用听诊器听,又量体温,然后问那妇女孩子发病的过程……

坝芯嚷穑俊泵蠖舨叮嶙乓豢判摹

坝芯取!

昂茫欢ㄒ阉然睿 泵蠖偈狈趴簟

翱烧庖

懊灰┝耍俊泵蠖窒猿鼋粽诺P摹

坝惺怯小皇R恢Я恕!

笆裁匆俊

芭棠嵛髁帧!

澳蔷涂煊谩!薄罢馐墙谝虿坏剑悴〉氖焙蛭叶济簧岬糜茫坏酵虿坏靡选

跋衷谝丫搅送虿坏靡眩肽懵砩细⒆幼⑸洌 

朱医生将那支珍藏很久没舍得用的盘尼西林用给了生病的孩子。那时,抗生素不像现在这么泛滥,所以很显特效。朱医生打过针,用水壶喂那孩子水。工夫不大,孩子忽然掀起眼皮,轻悠悠叫了一声:“娘……”

那妇女呆呆地睁着大眼,泪水小河一样哗哗往下流。忽然扑通一声跪倒,哭叫着:“菩萨啊,救命的菩萨啊!”

毛泽东面眼泪花迷离,转身吩咐朱医生:“你用后面那辆车送这母女回家吧。再观察一下,孩子没事了你再回来。”

后来,每当谈到那个孩子和流泪的母亲,毛泽东眼圈总要泛红:“也不知那孩子现在怎么样了?把她带来治疗一段就好了……”他多次感慨:“农民缺医少药,闹个病跑几十里看不上医生,要想个法子让医生到农村去。吃了农民种的粮就该为农民治病么!”

二怕血。

你会说:“瞎扯!”毛泽东身经百战,指挥战役大大小小何止千百次?战场上哪次不是尸积如山,血流成河?毛泽东的亲人和朋友牺牲有多少?那长长的名单证明毛泽东从未在敌人的凶残面前有丝毫恐惧和退缩。

可是你别忘了,我是从某种意义上讲的。

进城后,毛泽东开始住在香山双清别墅。住在山上的还有不少中央首长,其中不乏儒将武将。这些将军们听惯了枪炮声,都是子弹堆儿里钻出来的人,一下子没仗打了,耳边只剩下鸳歌燕舞,那是很不习惯,很不适应的。何况还有我们这些警卫人员,个个都是操枪射杀的惯手,几天不打枪真是手痒心痒全身痒。

不知是谁挑头开了第一枪,于是大家都找到了解痒的法子。香山有的是乌雀、打吧!砰砰叭叭的枪声便打破了香山的宁静。说实话,那时还没有什么野生动物保护法,世界上也没有那个什么绿色和平组织,世界大战结束不久,中国的解放战争还在南方猛烈进行,死几千人都不算啥,何况打几只鸟?

那天,毛泽东开会回来,我随他回到双清别墅。才下车,正有几名警卫干部打了麻雀回来。他们枪法好,打了很多,拴成一串,兴高采烈地走过来。

毛泽东听到喧笑声,朝那边望了一眼,只是随便望了一眼,突然停住了脚。那几名警卫干部见到毛泽东,礼貌地停止喧哗,放慢脚步。

毛泽东眉梢抖动一下,渐渐皱拢,习惯地吮吮下唇,问:“你们拿的什么?”

按蛄思钢患胰浮!币桓鐾窘谴槿妇傧蛎蠖N仪迩宄吹搅苏绰裼鸬南恃踔劣幸坏窝凰Τ隼吹温涞矫蠖畔隆

毛泽东面孔一抽,显出大不忍的悲戚神色,退了半步,突然以手遮脸,喊起来:“拿走,拿开!我不要看。”

那同志吓得赶紧将滴血的麻雀藏到身后。

八心忝谴虻模俊泵蠖褰裘济鹞剩骸八且彩巧础B槿敢彩怯猩拿矗∷腔畹酶吒咝诵四忝蔷腿绦陌阉嵌即蛩懒耍空心忝橇巳悄忝橇耍俊

几名同志无言以对。

耙院蟛恍泶颍魏稳瞬恍泶颍 

笆鞘壮っ窍却虻摹!蔽仪那慕馐停昂罄创蠹也鸥糯颉

敖窈笕魏稳瞬恍泶颍裁词壮げ皇壮ぃ嫠咚牵宜档模魏稳瞬恍泶颍 

此后,那些疲于奔命的鸟雀又有了安定宁静的生活环境,得以自由歌唱翱翔,热热闹闹地繁衍子孙。

到了1958年,毛泽东视察农村,老农诉苦说麻雀一起一落,粮食丢万担。有专家也说麻雀是害鸟,不但偷粮,还糟遢更多粮食。毛泽东听后,紧锁双眉,说:“害虫,害虫!”他一向主张“要扫除一切害人虫”。于是,麻雀与老鼠之类为伍,被列入“四害”之列,变成人人得以诛之的倒楣家伙。

后来,又有专家说,麻雀也吃毛毛虫,功过各半。于是,全国才停止了那场为丛驱雀的运动。

还有件事给人印象深。

大约是1964年,毛泽东在中南海的春藕斋参加跳舞活动。休息时,他坐在沙发里吸烟。一名参加舞会的空军政治部文工团女团员走过来,坐到毛泽东身边,同毛泽东聊天。谈到文工团员的学习训练时,毛泽东关切地问:

澳忝橇饭鄄焕郏俊

袄郏嗟摹!迸旁闭UQ郏炙担骸坝惺被够岢鍪鹿誓亍!保

盎够岢鍪鹿剩俊泵蠖炔唤狻

翱刹皇锹穑堤旖蛞患揖缤爬铮荨断烊返难菰绷犯罚恍⌒乃は吕矗巡弊哟两チ耍恢贝两

鞍パ剑泵蠖晨壮樗踝怕冻霾也蝗潭玫难樱放は蛞槐撸谑郑骸安灰盗耍悴灰盗恕彼⒁豢冢ǘㄉ瘢孟褚谕涯潜缢频模鹕泶掖易叩揭槐摺

乐曲再起时,他皱着眉头坐在那里,没有下场跳舞。

三怕喊饶命。

毛泽东是农民的儿子,但他从不曾像寓言中的祖先那样将冻僵的毒蛇暖人心口窝。无论蒋介石或者其他政治军事上的敌人怎样喊饶命,毛泽东的回答总是“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然而,从某种意义上讲;他又确实怕听人喊饶命。

在陕北时,斗争生活最艰苦的年代,有名警卫战士受不住苦逃跑了,警卫战士逃跑不同于一般作战部队的逃兵,那是知道不少秘密的呀,泄露出去还得了?

警卫部队立即调动人马追捕,终于将那名逃兵捉住,捆了回来。同志们本来就憎恨逃跑行为,何况为了追逃兵大家受了不少劳累担了不少的心,一肚子的火要发泄便不足为奇了。

白崮歉龉甓樱 

氨辛斯啡盏模 

愤怒的吵叫惊动了毛泽东。他走出窑洞,看到押过来的逃兵。那逃兵年纪不大,长了一张娃娃脸,脸色熬白,满是鼻涕眼泪。身上灰上下少,吓得抖个不住。听到喊枪毙,他哇哇地哭叫起来:“饶命,饶命,饶命啊!我不是投敌呀,我是想家啊,求求你们饶我一命啊!”

毛泽东本是愤恨叛变,憎恶逃跑的,可是,一旦目睹逃兵被抓回来的惨样,他竟悲怜地皱起眉头,眼圈都湿了。他扬起一只手喊:“放了放了,快放了他!”

八翘颖

罢庑∽踊底拍亍薄

澳母龌担俊泵蠖廊恢褰裘纪罚八故歉鐾尥廾矗旆帕耍鸢淹尥尴呕盗恕!

一名干部不服气:“这么严重问题,不判不关还放了?不执行纪律就带不了兵。”

爸挥心慊岽俊泵蠖簧衔潞退捣挠锲骸昂⒆有。詹渭痈锩怀怨啵懿涣耍爰遥阍俟厮皇歉爰伊耍克植皇桥驯渫兜校褪切∶础?旆帕耍嘧龅愫贸缘木蜕傧氲慵遥挥校俊

于是,这名逃兵被放了。不但没受任何处罚,反而连吃几天小灶,当然,这名警卫战士再也不曾逃跑。

我以为,毛泽东是一位充满斗争性的伟大革命家,又是一位多情善感的质朴的常人;他的意志坚硬如钢同他的心地善良柔和都是一样鲜明,一样强烈。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