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6 章 保和平立新功 人民颂将星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六章 保和平立新功 人民颂将星

1949 年秋,粟裕奉命迸京,参加全国政协会议。1950 年,粟裕将军由于二十二年驰骋沙场,未下征鞍,终于积劳成疾,不得不住院治疗。

当毛泽东得知粟裕患病时,专门致信安慰:

粟裕同志:

罗瑞卿同志带来的信收到了,病情仍重,甚为系念。目前新任务不甚迫切,你可以安心休养,直到病愈。休养地点,如青岛合适则在青岛,如青岛不甚合适,可来北京,望酌定之。

问好

毛泽东

八月八日

粟裕接信感激万分。心想:毛主席那么忙,还惦念我的病情,我当尽快治疗,早日康复,再赴疆场,扫清东南沿海顽匪,报效新中国。

1951 年,粟裕病愈返回部队,指挥浙闽地区的剿匪战斗。

正当粟裕挥兵横扫千里,马未停,战犹酣之时,朱德和周恩来专程来到南京召见粟裕。

“粟裕同志,我和朱老总代表毛主席专程来看你的。怎么样,一切都好吧?中央和毛主席想请你回去,到总参谋部工作。”周恩来首先对粟裕讲明了来意。

“你交代一下这里的工作,准备近期回去,总参谋部需要你。有什么困难吗?”朱德也对粟裕说。

粟裕根本没有思想准备,一时难以作答。心想:这是中央对我的器重。

但是,在这种由新民主主义革命到社会主义革命,由战争到和平建设的重大转折时刻,最好还是能有机会加强一下学习,系统地整理一下二十多年战争的经验体会,研究一下未来战争。

想到这里,他恳切地对朱德和周恩来说:“感谢中央和毛主席对我的信任。不过,总部的工作我恐怕难以胜任,最好让我到一个学校去工作!”周恩来说:“我和朱老总把你的意见带给毛主席。但是,你还是做好回的准备!”尽管战争年代毛泽东经常采纳粟裕的意见,但是,这次没有采纳。他认为,总参谋部更需要粟裕这样善于思考问题又善于统兵作战的将才。

1951 年10 月,毛泽东签署了中央军委任命粟裕为副总参谋长的命令。

之后,毛泽东一再催促粟裕到任。

不几天,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给粟裕打来电话:“粟裕同志,毛主席让我给你打电话,命令已下达,你就上任吧!”“既然组织决定了,我只有服从!”粟裕回答杨尚昆道。

11 月初。南京。

粟裕住所。

时令虽至初冬,但院子里的花草树木依然是一派葱绿。清晨,粟裕按习惯在院子里散步了几圈后,回到室内,对夫人楚青说:“我们就要搬家了,把大家叫到一起安排一下吧。”在楚青的通知下,工作人员、服务人员、子女都凑到了大客厅。

粟裕对大家说:“我们又要搬家了,大家跟着我总是马不停蹄地跑,辛苦大家了。搬家前我要求大家做好三点:一是,在一两天内大家在南京还有什么事都办好。二是,搬家时,只带我们自己的东西,公家的东西一律不准带,弹子球台和其他一些生活用具一律留下不动。三是,这一次要搬到北京,在毛主席身边,大家都要继续保持好的纪律,更加认真学习,工作!”两天后,粟裕便带着简单的行装,告别了南京,乘火车前往北京上任。

列车驶到半路,粟裕的右臂忽然发出钻心的疼痛。他竭力咬紧牙关,坚持忍住,但汗水一会儿就湿透了衣服。

粟裕擦了一下脑门子上沁出的汗珠,对随行人员说:“你们不要着急,这是一处老伤发作了。1934 年,我参加北上抗日先遣队,在闽东被敌人打了伏击。”列车到北京后,随行人员立即把粟裕突然发病报告了中央和毛泽东主席。

毛泽东说:“粟裕同志半生征战阿!去北京医院,一定要取出弹头!”稍后又补充说,“必要时,可去莫斯科疗养。”粟裕住进了北京医院。著名医学教授沈克非亲自为粟裕动手术,一颗埋藏十七年之久的弹头终于取了出来。

病愈后,粟裕立刻向聂荣臻代总长报到。毛泽东指示总参:“让粟裕负责海、空军及多兵种作战事务。”1952 年,当朝鲜战场硝烟弥漫之际,美国飞机肆无忌惮地在鸭绿江两侧上空,狂轰滥炸,给志愿军后方造成了重大伤亡和严重破坏。后来,我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部队加入战斗序列,轻捷的“银鹰”战斗机首次遏制了美军一直垄断的制空权。当年7 月,毛泽东向粟裕索要志愿军空军参战情况的材料,要了解空军的作战能力和存在的问题,证询粟裕的意见。

这是毛泽东第二次和粟裕谈空军工作了。

早在1950 年4 月,当人民解放军接管国民党的民航机构,开始利用缴获的飞机组建空军时,毛泽东由北京给正在上海的粟裕打电报:

华野负责组建华东军区空军。

粟裕仔细研究,部署了华东军区空军的工作。不久,一支崭新的人民空军第一次出现在中国的东南领空。

在一江山岛战役中。人民解放军第一次实行海陆空联合作战,大显神威。

7 月20 日,粟裕应邀进中南海,向毛泽东汇报空军工作。

粟裕向毛泽东提出了加强空军建设的重要建议。他说:“主席,今后,必须大力加强我国航空工业建设,首先要多办几所航校,然后在各大城市建立航空俱乐部……”毛泽东听后说:“好,照你的意见办。你们要拿出具体方案来。”1954 年12 月。中南海丰泽园。

由于粟裕在总参工作期间兢兢业业,克尽职守,贡献卓越。他的才能得到了毛泽东的进一步赏识。

总参谋长聂荣臻又适逢另有重任。

毛泽东派人找粟裕到中南海议事。粟裕一见毛泽东就说:“主席好,我来了!”毛泽东握着粟裕的手说:“你好啊!”然后指指面前的沙发,“坐,请坐!”“今天找你来,是想告诉你,中央已经决定,任命你为总参谋长!”毛泽东一字一句他说道。

粟裕虽然知道聂老总要调走,但怎么也想不到这位于就由自己来接替。

忙说:“主席,我恐怕不能胜任!”毛泽东慢慢地挥挥手,说:“你可以胜任。不过牡丹虽好,还需绿叶来扶,你努力干吧!”粟裕知道这是命令,只有服从。

粟裕任总参谋长后,与陈赓、黄克诚等副总长团结一致,倾心工作,深受毛泽东的好评。

1955 年9 月刀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值得纪念的日子。

金秋的北京,天高气爽,风和日丽。这一天,毛泽东和中央军委给元帅和将军们授勋。

毛泽东给十大元帅授勋后,周恩来手捧命令状,第一个走到粟裕面前,粟裕眼含热泪,给总理行了个军礼,轻轻地接过命令状。这是毛泽东签发的命令,粟裕被授予中国第一位大将,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全军上下有口皆碑:粟裕将军当之无愧。

粟裕回到总参谋部,对着镜子,手摸肩章,感慨万千。二十二年的枪林弹雨,一幕一幕都呈现在眼前:八一南昌起义,井冈山斗争,抗日选遣队,血战孟良崮,淮海大战,渡江占南京、攻上海……

粟裕从追忆中回过神来,语重心长地对办公室的同志说:“我们这些人都是经历了两个时代的人,亲眼目睹了旧中国的贫穷和新中国的变迁。胜利是无数先烈用生命换来的。这勋章,绝不是我一个人的,是属于成千上万革命烈士的、来之不易啊!”一次,毛泽东对总参人员说:“你们总长工作认真,值得学习!”在总参工作期间,粟裕多次向毛泽东汇报军队现代化建设问题。

毛泽东多次嘱咐粟裕:“一定要抓好国防防御工程建设。”粟裕为完成毛泽东主席交给的任务,跋山涉水,到各地勘查,从渤海湾到舟山群岛,从东北到西南,都亲自部署工作。

毛泽东有一次听说一件有关粟裕的趣事:

有个苏联顾问团对福建海岸炮没有构筑暴露阵地很不满,井用命令的口气要求粟裕改变防御计划,要让海岸炮打三百六十度。粟裕毫不相让,硬硬地回答:“我们的飞机没有你们多,海岸炮没有隐蔽阵地,如果被敌人打掉了,三百六十度连一度都不度。”毛泽东听后说:“粟裕顶得好!不能搞教条主义!”1958 年5 月至7 月,中央军委在北京召开扩大会议。

会上,粟裕因所谓“教条主义倾向”受到了严厉的批评。

毛泽东在会议期间曾问肖劲光:“粟裕此人怎么样?你怎么看?”肖劲光答道:“粟裕同志为人正派,没有二心,是好人。”毛泽东听后,点点头,表示赞同。

这年十月,刚刚调任军事科学院副院长的粟裕在给中层以上干部讲话时说:“同志们,……对现代战争来说,我也是个小学生,和大家一样,要努力学习!我向大家建议,今后要多到边防、海防等战略要地,进行调查研究,了解部队情况;同时,要加强对外国现代作战经验和外军动向的研究。一是学人之长,补己之短。二是做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要把国防建设、军队建设和现代化建设这三大课题,当作我们院的主要任务来完成。”“粟大将军真谦虚,他自己也是小学生,那我们这些人连小学生的格都不够了。看来,我们今后主要是搞国防、军队和现代战争的研究了,要紧扣这三个课题来工作。”会场下,人们在窃窃私语。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在1958 年3 月才经党中央和毛泽东批准创立。由叶剑英元帅任院长兼政委。

粟裕在会上要求大家做的,也就是他自己要努力做的。多年来,他不辞辛苦,对国防建设、军队建设和现代战争等重大问题进行了许多创造性的富有成果的研究,写出了不少具有重大价值的报告、建议、学术文章和战争回忆录。

“粟裕院长是我们的好领导,也是一名最有成果的研究员。”军科院的干部们常常这样称赞道。

1967 年3 月。中南海西花厅。

初春的北京,乍暖还寒。

一天,周恩来派人把粟裕找去,神色严峻他说:“现在的情况很困难,国防工业系统已处于半瘫痪状态。你过去有战功,一下子还打不倒,你去支撑这个局面吧!”粟裕此时心情沉重,但他理解总理的处境。因为,“无产阶级文化革命”正进入颠狂时期。

几天后,中央正式任命粟裕为国防工业军管小组组长。

事实上,粟裕的处境也不怎么好过。

林彪及其党羽正挑唆军科院一小撮人,搞打倒粟裕的活动。而国防工业系统,又是林彪妄图夺取的重点。

在不断恶化的形势下,军管小组很快宣告解散。

这是一个1969 年冬夜,还是在中南海西花厅。

周恩来忧虑地对粟裕说:“部队你已回不去了,就留在我身边,在国务院做点工作吧!”周恩来总理又一次把粟裕召去,进行个别谈话。

粟裕非常感动。他心里明白,林彪、江青己把他赶出军队了,这是总理在保护他。

粟裕对周恩来说:“我打了一辈子仗,不会做地方工作。”周恩来为他鼓劲,安慰说:“不会做,可以学嘛!”粟裕迟疑了一下后,对周恩来说:“请总理替我向毛主席报告,一旦打起仗来,我还要上前线!”周恩来当即回答:“那当然,要打仗,少不了你粟司令!”从此,粟裕在周恩来的直接领导下,分管交通、邮电和港口建设。

粟裕到国务院工作不久,就接到了交通部副部长彭德清夫人关璇的求救信:

彭德清身陷囹圄四年多,下落不明,生死不明;彭母贫病交加,合愤死去;子女流离失所、家破人亡。粟裕终于打听到了彭德清副部长的下落。他告诉夫人楚青给吴璇复一信,请她放心,问题慢慢解决。

楚青当即给吴璇写了信:

人还在,请放心。虽然问题还未清楚,但要相信党,最后总能搞清楚。吴璇接信,自是高兴不已。一是丈夫还活着,二是将军在过问他的事。

粟裕一面斥责造反派:“陶勇己被整死了,难道还要把彭德清也整死吗?”一面又安慰吴璇:“一定要坚定不移地相信党,决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一定会把问题搞清楚。现在的问题是人有病,一定要想办法治疗。可以直接写信给周总理,请求让彭德清出来治病,信由我负责转送!”周恩来总理看着粟裕转来的吴璇的求救信,眉头紧锁,提笔在来信上批了八个大字:

“解除监护,住院治疗。”彭德清在粟裕的奔走下,在周恩来的关怀下,终于得救了。

彭德清病愈后,粟裕又多次向周恩来和其他中央领导反映了彭德清的情况,使彭德清又回到了交通部工作岗位上。

1969 年冬夜。粟裕住所。

这是一栋淹没在京城万家灯火中的旧式平房。

夜里,两个年轻人突然来到,楚青认出了这两个青年人:“孩子,你们受苦了!”“我们想报名参军,其他条件都合格,只是最后政审时,由于爸爸正被‘审查’,没有结论,基层征兵机构不敢批准我们入伍。我和哥哥爬上货车,顶着寒风,饿着肚子,悄悄来到北京,来找粟伯伯。”原来,这是与粟裕共同战斗多年的老战友钟期光的两个儿子。钟期光的二儿子钟德东向粟裕和楚青一五一十介绍了情况,并说:“我们怕连累粟伯伯,所以在晚上才来。”粟裕安慰他们说:“我了解你们的爸爸,我们一起抗日,打国民党反动派,风风雨雨几十年,不能说他没有错误。但他是革命者。现在审查他,尚未结论,我认为他的问题是人民内部矛盾。你们不要急,要相信党。总有一天会搞清楚的。当兵政审问题我给你们作证。”粟裕一席话,感动得钟家两兄弟热泪盈眶。

不久,粟裕给安徽省军区的负责同志打了电话,钟家两兄弟都加入了人民海军的行列。

1972 年1 月10 日。北京,八宝山。

京城,寒凝大地,泪洒黄土。

一排排小轿车有序地停着,黑压压的人群佩带着白花和黑纱,人们除了泪水便是抽泣。这天,中央在八宝山为戎马半生的陈毅元帅举行追悼会。

粟裕更是悲痛不已。“陈粟”这个在战争年代连在一起的称呼,即使进入了和平年代,人们也还是不愿将他们分开。今天陈老总走了,粟裕顿觉独木难支。

八宝山公墓礼堂,人们默默地沉浸在悲痛之中。突然,毛泽东、周恩来走来了。

毛泽东苍白的面容,无力的步伐,迟缓的语调,顿时使礼堂的气氛更加悲凄。人们看到了毛泽东、周恩来,看着毛泽东的神态,霎时间,己泣不成声。

粟裕赶到毛泽东面前,和毛泽东紧紧握手。这是“文革”以来,他们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见面。

毛泽东握着粟裕的手,凝视着将军的苍苍白发,不无感触他说:“井冈山时期的老战友不多了!”“主席也要多加保重!”粟裕向毛泽东祝愿道。

毛泽东的一句话,使身处逆境的粟裕由衷地感到了莫大的欣慰。

同时,粟裕心里在说:“陈军长,您安息吧!毛主席来了,周总理来了,人民没有忘记您!”陈毅夫人张茜满脸泪痕,走进毛泽东就坐的大厅。粟裕站了起来,毛泽东也想起身,张茜快步上前,拦住毛泽东,哽咽着说:“主席,您怎么来了?”毛泽东凄然泪下,慢慢地一字一字他说道:“陈毅同志是个好同志!”接着,毛泽东如数家珍般地诉说了陈毅的革命功勋。

追悼会上,周恩来缓慢、悲痛地念着悼词。毛泽东站在队伍的最前列,听着悼词,勾起了一幕幕往事,悲痛万分。毛泽东身后的粟裕,早已以泪洗面了。空气凝固了,呜咽之声在八宝山上空回荡。

毛泽东、周恩来要离开会场了,粟裕走上前去再次与他们握手道别。

毛泽东上车几次都没上去,警卫人员扶了他一下,才上了车。他坐在车里隔着玻璃向送行的人们挥手。

这一瞬间,粟裕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仿佛有一种大厦将倾的感觉。但他心里还是在祝愿主席身体健康,多活几年。

1972 年春节前。天津港。

春节前的数日,大雪纷飞,天寒地冻。

由于“四人帮”的破坏,天津港发生了压船压货的严重问题。粟裕受周恩来指派,立即赶到天津,冒着严寒,视察码头,看望船员。之后,他马上组织召开了干部、工人座谈会,对大家说:“同志们,我代表总理看望大家来了。快过年了,我们这里出现了压船压货的问题,我们应该共同商讨一个解决的办法,尽快加以解决。抓革命,也要促生产嘛!”天津港干部、工人在粟裕的引导和鼓舞下,不几天,解决了天津港的压船压货问题。后来当周总理提出三年改变港口面貌时,粟裕深有感触他说:

“我国除了有一万八千多公里的大陆海岸线之外,还有五千多条自然河流,总长度达四十三万公里,以及九百多个大大小小的湖泊,这些江、河、湖、泊过去是打击敌人的有利战场,今天则是发展水运事业的有利条件。”粟裕指出:“空运、陆运、水运要全盘规划,统筹安排,互相补充;要战时与平时相结合,近期打算和远景规划相结合。”并从战略高度提出修建通辽铁路、南疆铁路、黄河大桥的许多重要建议。

粟裕还勇敢地指出了交通战线上存在的问题:“当前主要问题是一乱、二差。乱就是:规章制度乱,生产秩序乱,思想上也乱,不知该把生产放在一个什么位置为好;差就是港口设备陈旧,建设落后。因此必须立即抓好调度指挥,健全岗位责任制,搞好安全生产;同时量力而行,有计划有步骤地搞好港口建设。”粟裕远见卓识和雄才大略,得到了交通战线上新老同志的钦佩。

1973 年夏,粟裕冒着酷署,又一次深入沿海各主要港口,作全面的实地调查,系统地反复研究,最后写成报告:《关于加强港口航道建设和疏运问题的建议》。

粟裕连夜将此报告当面呈送周恩来:“总理,这是关于改变我国港口落后面貌的报告,请审阅!”“好,我看看,有问题再叫你来讨论。”周恩来显然很高兴粟裕如此雷厉风行地抓工作。

周恩来找粟裕谈话了:“报告我看了,基本可行,你们抓紧落实就是了。

决定由你担任建港领导小组组长。你还有什要求?”“没有要求,一定完成任务!”粟裕不辜负周恩来的期望,坚定地回答道。

为研究码头选地和建设规划,粟裕又一次从南到北,跑遍了沿海主要港口:湛江、黄埔、镇海、上海、江阴、连云港、烟台、大连、天津。由此进入了轰轰烈烈的三年大建港时期。

到年底,港口规划共完成五十二个深水泊位扩充设计。这些港口在今天的改革开放中,发挥出了巨大的作用。

当时,交通部的水运工作,反复摇摆于修船还是造船之间,方针不定,以致发展缓慢。

针对问题和矛盾,粟裕指出:“我们修、造船能力只能达到需要的百分之六十,远洋船百分之八十要到香港或国外去维修,而水运工业是发展水路运输的物质基础。”并提出:“修造并举,以修为主;造船则大中小结合,以中为主,同时狠抓配套件生产”的方针。

周恩来总理、李先念副总理,对这一方针十分重视和赞赏。

由于方针正确,领导得力,完成基本建设投资十亿多元,新建了十个三千吨级以上的船坞,扩建,新建了修造船厂、船舶配套厂十四个。水运部门的同志称此时期为:“黄金时代!”当时,交通部水运规划设计院的工程技术人员,大部分被下放到湖北阳新干校劳动改造。粟裕得知情况后,想方设法,分期分批把他们调回北京。

粟裕对他们说:“知识是没有罪的,干革命没有知识不行。我是个士兵出身的人,尽管几十年来,学习还算努力,但仍常常感到知识不足,跟不上工作的需要,跟不上形势的发展。我相信,你们回到北京后,是能够把你们所掌握的知识,献给国家,献给革命的!”工程技术人员们,纷纷表示对粟裕的感谢,表示一定要为国家、为革命做贡献。

1975 年4 月。粟裕肩负特殊使命南下。

粟裕受邓小平之命,南下部队调查研究,了解情况。

这是粟裕将军的一次特别行动,是针对当时的政治形势,向军队打招呼,警惕“四人邦”搞乱军队。

1975 年,是中国历史上一个特殊的政治年份。毛泽东虽病体难支,但仍主政;周恩来病魔缠身,仍忧国忧民,却力不从心;邓小平受命于危难时刻,却又奈何不了“四人帮”的淫威,不久,又被“反击”下去。中国,将怎么办?国人在焦虑,世界在关注。

粟裕决定要到华东去,这倒不是因为他曾在华东战斗过,要回大本营,而是别有一番心事在心头:

眼下,王洪文、张春桥之流已分别窃取了军内要职,正在插手军队,上海又是他们的巢穴。此番必须先到华东,给一些老同志打打招呼。

4 月,粟裕在合肥召开军队座谈会。

座谈会上,有的军队同志向粟裕发问。“粟司令,‘城市民兵指挥部’是怎么回事?和我们解放军是什么关系?”“五十年代我当总长时,亲耳听到毛主席说:‘鉴于苏联贝利亚事件的教训,一个国家不能有两个军队系统。’现在,既有人民武装,又搞民兵指挥部,值得研究。”粟裕说这番话,一方面是向出席会议的一些同志打了招呼,另一方面也暗示了“四人帮”妄图篡夺军权的阴谋。

5 月,粟裕赶到江苏和军政负责同志座谈。

粟裕先听取一些地、市委书记对国家目前形势的看法以及地方突出矛盾的汇报。会后,粟裕根据大家意见,遣词造句,把小平的意图,把“四人帮”的问题,都暗示给这些地方官,好让他们在大是大非面前,不要迷失方向。

粟裕还特别就“民兵指挥部”问题,借毛泽东评贝利亚事件之谈话,讲了自己的观点,好让地方干部澄清是非,把握好工作方向。

在一次军分区的讨论会上,发生了争议。大部分同志对“民兵指挥部”非常反感,指出今后的民兵建设究竟是一个指挥系统,还是两个指挥系统,实质上已接触到“四人帮”阴谋搞第二武装的严重问题。但是,有一位老同志却在会上批评了这些正确意见,说这是“对无产阶级司令部的态度问题”。

粟裕因身体欠佳未参加会,当他听了讨论情况后,笑笑说:“找这个老干部来,我和他谈一谈。”粟裕恳切地和这位老干部谈了很久,使这位老同志明辨了是非,端正了认识。

粟裕每走一处,都特别提醒各部队负责同志:“要加强部队的政治工作,保证部队百分之百地置于党的领导之下。”粟裕还特别叮嘱一些久经考验的部队老同志:“要十分警惕‘四人帮’插手部队,要及时发现部队的动向,谨防‘四人帮’瓜牙在部队的活动,有情况随时向军委反映。”6 月,粟裕返回北京,适值军委扩大会议前夕。

粟裕将南行考察情况从两个渠道进行了报告。

明的渠道。粟裕字斟句酌地写成书面材料向军委报告,因为当时王洪文、张春桥已居军队要职。

暗的渠道。粟裕将涉及“四人帮”的重大问题,只拟了个提纲,向叶剑英、邓小平两位军委副主席进行了口头汇报。汇报的主要问题和内容是:

一、“四人帮”插手部队,搞“第二武装”,在安徽、江苏、山东等省搞“飞地”,要警惕他们搞“东南武装割据”。

二、“四人帮”虽然力图插手部队,但团以下的战斗部队是稳定的,他们手插不进去。但,部队也有少数投机分子跟“四人帮”很紧,还有一些糊涂人,以为“四人帮”代表正确路线,盲目信从。

三、有些领导干部,脑子不清醒,热衷拉山头,搞派性,压一派,亲一派,这样搞得不好会把一些人压到“四人帮”方面去,不自觉地成为他们的“间接同盟军”。

1976 年10 月,中共中央采取果断措施,粉碎了“四人帮”及其亲信的篡党夺权的阴谋。

人们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粟裕的心情也一天比一天舒畅起来。

1978 年1 月。广西南宁疗养地。

粟裕在疗养之余,给身边的工作人员讲军事战略战术,他说:

“毛主席曾讲过:‘集中兵力看来容易,实行颇难’,的确是这样。集中兵力的目的,是要改变敌我的形势,消灭敌人有生力量,争取主动。”粟裕边讲边用白色围棋子摆了一圈,作为敌方,中间放了几个黑子,作为我方。他接着说:

“敌人分成一个团一个团地向我们围攻,这个仗怎打呢?从总体上讲,敌强我弱,我们就要下决心,集中兵力造成局部优势,先对付他其中的一路,吃掉敌人一个团。这样迫使敌人改变队形,不敢一个团一个团地来围攻,改成两个团一路。”粟裕说着,将两个白子放在一起后,继续道:“你们看,如果他们这样来攻,这中间的空隙就增大了,我们就好活动了。指挥员就要灵活机动,审时度势,转入敌人外线作战。敌人一般不敢轻易追击,他们很怕我们的‘诱敌深入’。”粟裕把烟盒挪动一下,当作城市,说:“这时候,我们派一个团去攻敌城,因为敌人是城市中心论者,必然要救城。”他把白棋子向烟盒移动,“同时,我们就集中兵力,打击走在最后的、掉队的敌人,再在运动中消灭他两个团。这样就进一步迫使敌人改为三个团一路来攻,让他兵少不敢行动。这样,敌人之间空隙就更大了,我们就更便于纵横捭阖,发挥集中兵力歼敌的优势,夺取战争的主动权了。如果不下决心首先歼敌一团,迫使敌人就范,我们就要处处挨打、处处被动。”工作人员一个个都聚精会神地听着。

一年以后,粟裕为军事学院高级班作报告,题目是《对未来反侵略战争初期作战方法几个问题的探讨》。

粟裕在讲话中,全面讲述了发展战略战术的前提和必要性,提出了未来反侵略战争初期作战的指导原则,对运动战、阵地战、游击战三种作战形式的运用以及许多重大作战原则,提出了一系列的观点和具体设想。

他的讲话发表后,在全军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对战略、训练和军事学术研究都起了极大的推动作用。

军事学院整理的材料《部分学员对粟裕同志报告的反映》中说:粟裕讲话“对活跃军事理论研究树立了典范”。当粟裕看到后,立即给军事学院肖院长打电话说:

“这句活是不对的,请告有关方面删去。”1980 年春节。北京,粟裕住所。

一份反映问题的材料,由秘书递到粟裕手里。

粟裕越看越紧锁起了眉头。这时一位部队退休干部因住房等没有解决好,出现了一些问题。

粟裕放下材料,陷入了深恩。楚青在催他吃午饭,孙子们要找爷爷玩。

他全然顾不得,拿起笔,在这一份材料上批道:

看了这份材料,觉得很值得重视。建议总政和民政部责成原部队和通县共同做好善后工作。当前部队干部在离休、退休、转业等方面确有许多问题,影响军心很大,也是关系安定团结的一个重要因素。似应从国家对军队干部和士兵的政策和制度方面做些研究,以求妥善解决。请将我的意见向上反映。

秘书将这份材料送到军委办公厅。办公厅按粟裕批示转给总政治部。总政治部派出工作组,妥善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后来,总政在制定军队干部离休、退休的制度中,体现了粟裕同志这一批示的精神。

1980 年,粟裕当选为五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他因病退出第一线,仍继续整理过去的战争经验,要把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宝贵财富,亲笔撰写出来,留给后人。

粟裕逝世前,还在春节茶话会上作了语重心长的书面发言,对实现四个现代化充满信心。他和老同志们互相勉励,要为党为人民发出最后的光和热。

粟裕金戈铁马半生,对部队有着特殊的感情,对烈士有着深深的怀念。

他在1980 年5 月为旧部编写的《江海风云》一书题词时,挥毫写下了《题》的诗句:

武装斗争甘余年,转战频繁儿万千。

英雄业绩烈士血,可歌可泣壮诗篇。

吾辈不能忘过去,创业艰辛忆先贤。

江海风云汇青史,激励人民永向前。

1984 年2 月5 日。解放军总医院。

寒风飕飕,枯枝哀哀。

这一天,北京时间16 时33 分,粟裕大将在解放军总院被病魔夺去了生命。

粟裕的家属子女及身边工作人员,都沉浸在万分悲痛之中。夫人楚青红肿的眼睛紧紧盯着病床上丈夫的遗体,泪如雨下,大儿子粟戎生、二儿子粟寒生伏在爸爸的床头泣不成声,悲痛欲绝。工作人员们在悲痛中劝她们母子节哀。

粟裕到晚年患有心包炎、胸膜炎、心肌梗塞、脑血栓等疾病。1984 年1 月,粟裕的病情急剧恶化。寒生和鲁鲁守在他的病床前,望着父亲在病痛袭击下的面孔,听着父亲急促艰难的呼吸,心里难过极了。楚青忍痛俯身对老伴说:“孩子们在你床前呢!”粟裕睁开了眼睛,久久地注视着孩子们,目光里饱含着亲情、怀恋和期望。

2 月2 日上午,粟裕病房的电话铃响了。电话是当时的军委副主席杨尚昆从广州打来的。

楚青接完电话,凑近老伴耳边说:“杨尚昆副主席从广州打来电话,代表邓小平一家、王震一家和他家,问你的病情,祝你早日康复。”粟裕己不能说话,只是眨了一下眼睛,表示他听见了。

同一日,党中央总书记胡耀邦也从广西边防前线打来电话,代表中央,问候粟裕病情,并指示总医院及时抢救。

紧接着,叶剑英副主席、聂荣致副主席先后派亲属前来医院看望粟裕同志。

许多高级将领及国家领导人也都前往医院,看望生命垂危中的粟裕将军。

2 月5 日16 时33 分,虽经专家们千方百计地抢救,但粟裕的心脏还是停止了跳动。

中国上空一颗闪亮的将星陨落了!

桌上的电话又一次响起来了。工作人员接完电话对楚青说:“中央和中央军委的首长来了。”习仲勋、宋任穷、乔石、张爱萍、洪学智等中央和中央军委领导同志赶到医院,向粟裕的遗体告别。

楚青向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召集的治丧委员会转述了粟裕生前的意愿:

我在革命战争年代,在党的领导下,身经数百战,在和我共同参加战役、战斗的同志中,牺牲了烈士有十数万,而我还活着,见到了革命的胜利。在我身后,不要举行遗体告别,不要举行追悼会,希望把我的骨灰撒在曾经频繁转战的江西、福建、浙江、安徽、江苏、上海、山东、河南几省市的土地上,与长眠在那里的战友们在一起。

治丧委员会听了这个意愿后,对这位身经百战,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立下丰功伟绩的将军更加崇敬。

此时此刻,楚青的悲痛是无法形容的。几十年的相濡以沫,同舟共济:

几十年的酸甜苦乐,两心相知。她挥笔写下悼亡诗二首:

(一)

长相忆,兄长与伴侣。

甜酸苦辛共品尝,崎岖坎坷相扶携,能不忆心里。

(二)

长相思,思念在东南,心御长风逐逝水,情寄馨香越重山,神会碧空间。

2 月15 日下午。八宝山革命公墓礼堂。

没有低婉的哀乐,没有浩大的葬礼。

人们向躺在松柏鲜花中的粟裕将军作最后的告别。党和国家领导人胡耀邦、李先念等走来了,生前好友走来了,老百姓也走来了。一队队人们走着,鞠躬、再鞠躬!……

粟裕将军的遗体火化后,骨灰由指定的领导同志送回家中。

楚青抱着骨灰盒,连声对孩子们说:“你们的爸爸又回家来了!”楚青总觉得丈夫没有死,仿佛还在桌子旁边写他的战争回忆录。

然而,清明节即将到了。楚青知道丈夫的骨灰快要离开这住了三十二年的房间了,不由得又陷入了悲痛,洒泪挥笔又写下了悼诗《送君》诗一首,其中几句是:

……

东南山水胜,赖有碧血染。

君去随战友,相会定开颜。

……

4 月1 日12 时许。北京。

楚青怀抱着粟裕将军的骨灰盒,缓步走上第一辆小汽车,然后由七八辆汽车组成的一列灵车队,从地安门大街雨儿胡同开出,缓缓驶向北京火车站。

由于粟裕有遗愿,没有安排组织送灵仪式。很多人提前打电话联系,要到火车站送行,楚青再三劝阻。

当灵车行驶到火车站时,出现了令人激动的场面。在车站的广场上,已经停满了各式各样的大小车辆。

一片低婉哀泣声。

楚青,寒生等与送灵的人们握别后,抱着骨灰盒走上十三次特别快车。

12 时50 分,十二次特别快车鸣笛启动了。霎时,八十余名身穿崭新草绿色军装的官兵跑步而来,排成一字队,向粟大将军的骨灰行礼道别。

火车缓缓地向前移动着,送别的人们高举双手向列车挥动,更有一些人追着、哭着、喊着……

十三次特别快车到达济南车站时,济南军区和山东省人民政府组织了接灵车队。

灵车在沂蒙山区奔驰了许久,才到达松柏环绕的孟良崮烈士陵园。

楚青一行八人下车排成一行,向山东省军民们三鞠躬致谢。

老区军民利用各种不同的方式悼念粟裕将军之后,寒生启开父亲的骨灰盒,楚青左手托着红绸骨灰袋,颤抖的右手从袋里抓了一把骨灰,在孟良岗烈士陵园的平地上,撤成了一个五角形。紧接着,在这五角上,栽了五颗千年柏,象征着光芒四射的红五星。

之后,楚青一行乘坐灵车,前往临沂烈士陵园撒放骨灰。

5 月中旬,灵车来到浙西南三年游击战争时期粟裕将军曾战斗过的遂县王村口,在一面向阳的山坡上撒放骨灰,让将军与为国殉难的烈士作伴。

一代名将粟裕,就这样走完了他伟大而平凡的一生。

他从大地中来,又回归大地……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