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章 缔创伟业 12 再度讨贼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再度讨贼

在上海的日子里,孙中山一面深刻反思自己建立民国十几年来所走过的道路,一面有计划有步骤地部署着讨伐陈炯明的行动。

首先,孙中山命令驻扎在江西的北伐军许崇智、黄大伟、李福林等人率领自己的部队进入福建,与福建的皖系北伐军王永泉部会合,进攻福州。孙中山在给黄大伟的信中说:“记得你在梧州时说过,陈炯明他敢打我孙中山一枪,你黄大伟要打他陈炯明十枪、一百枪,现在,陈炯明已经不是打了我一枪,也不是十枪,而是成千上万枪,看你黄大伟怎么给我向陈炯明讨回这个公道来!”接到孙中山的命令后,许崇智立即通电声讨投靠了北洋军阀的福建总督李厚基,挥兵进入福建境内;王永泉也在福建境内宣布独立,与许崇智相互应和。李厚基大为惊慌,火速向陈炯明求援,陈炯明也立刻派出他的心腹将领洪兆麟为援闽总司令,带领三千人马奔向福建。

可是,这时候的北伐军已经不是上次从北伐前线匆匆撤回、疲劳不堪的队伍了,这是一支带着消灭叛军的坚强信念的勇猛无比的军队。李厚基和洪兆麟率领的军队刚刚跟北伐军一接触,立即溃不成军。入闽的北伐军长驱直入,到1922 年的10月6 日,就迅速地攻占了古田;12 日,又攻占了福州。

捷报传来,孙中山为之欢欣鼓舞,立即发去电报,对英勇的北伐军将士表示热情的鼓励和赞赏。这时候,福州各界又纷纷来函来电,邀请孙中山早日赴闽主持福建的政局。孙中山这时正在考虑下一步如何改组国民党的问题,命令廖仲恺代表自己赴闽慰劳北伐军,同时又让廖仲恺带去自己的命令,将北伐军改编为东路讨贼军,任命许崇智为讨贼军的总司令兼第二军军长,任命蒋介石为许崇智的参谋长,任命黄大伟为第一军军长,任命李福林为第三军军长,让他们分别带着自己的部队从福建南部取道进攻潮汕,直捣陈炯明的老巢。又成立了香港办事处,任命邹鲁为驻香港特派员,联络在广西的滇、桂各军,组织滇、桂、粤军四路联合起来讨贼。孙中山还给了邹鲁一个特殊的任务,就是在适当的时候策反驻扎在广州的粤军,孙中山对邹鲁说:

“陈炯明以为他现在占领了广州就取得了一切,他自认为最靠得住的粤军都是向着他的,我看不见得,粤军是一支革命性很强的队伍,粤军中的大部分将士是我党的好同志,他陈炯明欺骗得了一时,欺骗不了永远,给你邹鲁这一特殊的任务,你要认识到这个任务的重要性,并努力去实施它。”福州克复以后,一时间成了革命的军事政治中心,各方面都对讨贼军寄予厚望,国民党的党政军的要人不断前往视察和指挥。为了支援讨贼军的行动,海外的华侨还捐资购置了几架飞机,送给讨贼军,作为在福州建立空军基地的基础。

东路讨贼军一路势如破竹,洪兆麟在福建境内惨遭失败的军情很快便传到了广州,陈炯明一颗本来就悬着的心这时更是提到了嗓子眼上。不久,又传来了滇军和桂军占领了梧州,熊略抵挡不住,已经退到肇庆的消息。陈炯明这回真好比是热锅上的蚂蚁,他火速给叶举发出命令,要他速来总司令部接受命令,开赴福州前线去支援洪兆麟和李厚基,挡住北伐军东进的迅猛势头。陈炯明还给叶举打气说:“你赶快领着全部精锐部队去福建,我立即通知云南的唐继尧和赵恒惕,让他们从云南攻打北伐军的屁股,前后接应,粉碎北伐军的进攻。”叶举接受了陈炯明的命令,带领着他所属的三个师出发了。叶举走了以后,陈炯明想来想去还觉得放心不下,便又叫来秘书陈鹤年,让陈鹤年秘密地到北京去一趟,向吴佩孚报告广东的局势,请求吴佩孚在北方同时对北伐军发动进攻,以牵制北伐军的军事行动。

在云南,北伐军同样开始了声势浩大的讨贼行动,受孙中山任命的中央直辖军总司令杨希闵、中央直辖桂军第一路军总司令沈鸿英、中央直辖桂军第二路军总司令刘震寰和驻扎在梧州、肇庆的的粤军,接到孙中山策应福州讨贼军的行动命令后,各自派出军事代表在广西藤县的白马庙会商,通过了讨伐陈炯明的军事计划,这就是民国革命史上有名的“白马会盟”。这是一次重要的事件,这次会盟,划定了各军的进军路线,分配了各军的战斗任务,各路军分头行动,很快便打退了陈炯明叛军的抵抗,取得了讨伐陈炯明战斗的关键性的胜利。

送走了叶举,布置好了向北京方面的求援计划,陈炯明决定自己第二天亲自到前线去看看,给士兵们打打气,只要打败了孙中山的这一次进攻,孙中山就不可能再有能力来组织力量和自己较量了。还没等陈炯明动身,忽然接到了叶举从前线发来的电报,电报说:叶举自己率领的前往西江前线增援的三个师主力部队中,第一师发生了内讧,军士已经倒戈进攻自己的军队,第三师在遇到北伐军时不战自溃,北伐军的滇、桂联军来势汹汹,我军士气不振,眼看就要一败涂地了,请总司令速来前线指挥,以安定人心,等等。

看了这份电报,陈炯明当时就出了一身冷汗,好一会儿,头脑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事。等他回过神来后想到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完了,我彻底地完了!”话是这样说,事实也确实是这么个事实,可是陈炯明不愿意承认它,他还要作最后的一次挣扎。他决定自己亲自到三水前线去,亲自去督战,他就是不相信或者说他不愿意相信。自己这么快就被孙中山打败了,自己惨淡经营了多少年的精锐部队,怎么会这么快就在刚刚还是自己的手下败将面前输得一蹋糊涂?陈炯明在想:

只要自己到了前线,给弟兄们一打气,士气马上就会再度旺盛起来。带着这么点幻想,陈炯明匆匆地收拾了一下就踏上了奔赴前线之路。

就在陈炯明匆匆地踏上督战之路时,他万万没有料到的是,自己的后院又恰恰在这时候起了火!受孙中山任命为驻香港特派员的邹鲁早就在粤军中暗暗地做策反工作,粤军中的谭启秀师长,原来本是为陈炯明的口号所迷惑了的,通过陈炯明占领广州之后的一系列倒行逆施,看透了陈炯明的野心,对陈炯明极为不满,很容易地被邹鲁争取了过来,他和邹鲁约好,只要时讥一成熟,就在广州举事,邹鲁在香港等地为外援,共同讨伐陈炯明。陈炯明一离开广州,邹鲁就得到了这一情报,立即和谭启秀联系,约定了举事的时间和方法。当陈炯明头一天离开广州,谭启秀就率部起事,连同驻观音山的粤军炮队也参与了起事,很快便控制了整个广州城。

对自己后院发生的变化,陈炯明还是一无所知,他只是在一个劲地想怎么去挡往北伐军的进攻,好保住自己现有的这一块广州的地盘,至少还可以当一个广东的“王”。可是当陈炯明行到三水时,却碰到了令他不想看到的事情,只见刚刚派出去不久的叶举的三个师的精锐部队正在溃不成军地从前线败退下来,陈炯明连声查问叶总指挥在哪里,士兵们替他找到了叶举,这时候的叶举已没有了往日那不可一世的骄横气了,一副疲惫不堪的模样,使陈炯明大失所望。叶举对陈炯明说:“总司令,北伐军的势力不可阻挡,我们的弟兄都顶不住,退了下来,请总司令赶快回去,镇往广州要紧!”陈炯明看着叶举的狼狈相,再看看粤军混乱溃败的样了,只好作退一步的打算,下令退回广州,先守住广州再说。

可是,还没等到陈炯明退到广州,一封加急电报又送到了陈炯明的手中,这是秘书陈鹤年打来的,告诉陈炯明,谭启秀已被邹鲁策反,连驻扎在观音山上的炮队都已经哗变了,广州已经被北代军所控制……

读完了这份电报,陈炯朋像个斗败了的公鸡,耷拉着脑袋,半天都没缓过神来,他这时候才真正感觉到了一种输光了的绝望和悲哀,仰起头来望着苍天,真想放声痛哭一场。叶举在边上看到陈炯明如此伤心,便从旁劝慰道:

“总司令,请您不要太难过,我们虽然现在将得到的广州又丢失了,但是我们还有我们自己的老根据地,我们可以暂时先回到东江去,在东江重新站稳脚跟以后,再回来和孙中山较一个短长!”听了叶举的话,陈炯明想想也无可奈何,现在也只有回东江这一条路了。

不得已,陈炯明哀叹数声,带领残余部队逃往惠州。第二天,陈炯明还假模假样地发了一道通电,声明自己离开总司令的岗位,再次回到惠州。

1923 年的1 月16 日,各路讨贼军陆续进入广州,一度被陈炯明占领的广州再次回到了革命政府的控制之中。孙中山在上海得知讨贼军取得了全局性胜利之后,立即发布了一道命令,他任命胡汉民为广东省长,许崇智为粤军总司令,魏邦平为广州卫戍司令,管理广州以及广东省的军事政治事务。

同时,孙中山还决定,在自己没到广州之前,由胡汉民、李烈钧、许崇智、魏邦平、邹鲁五人为全权委员,在广州管理政府事务,代行总统职权。到此时为止,讨伐陈炯明的战斗,算是告一段落。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