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章 求学之路 5 辍学回国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辍学回国

经过三年的系统学习,孙中山在意奥兰尼学校毕业了。这个刚入校连英文字母都不识的中国学生,不仅毕业了,而且成绩优异,获得了英语文法第二名。

1882 年7 月27 日,意奥兰尼学校举行了一个隆重而盛大的毕业典礼。

所有毕业生,像过节一样兴奋、激动。他们穿着新衣服,排着整齐的队伍,进入了学校的操场。操场上已临时搭起了一个主席台,装饰得隆重而华丽。

突然,会场骚动起来,接着爆发了一阵长时间的热烈掌声,原来是夏威夷国王和王后来了。国王和王后不仅要参加他们的毕业典礼,而且要亲自为学习成绩优异的毕业生授奖。

孙中山的心情激动得无以夏加,他的勤奋终于有了回报。他没有辜负自己,也没有辜负他大哥,更为中国人争了一口气。

毕业典礼开始了。首先由韦礼士校长作了个简短的讲话,他祝福所有的学生顺利毕业,祝福他们今后继续深造,获得更多的知识。

然后,就由国王和王后向获奖者颁奖。孙中山迈着自豪的步伐,在人们惊羡和赞叹的目光中,健步走向主席台,来到国王和王后的身前。国王拿起准备好的奖品——一本精致的讲述中国故事的书,放在孙中山伸出的手上。

孙中山恭恭敬敬地行了礼,接过奖品,又在所有人的惊叹声中,喜气洋洋地回到原来的位子。左右前后的同学,都争先恐后地要看那本由国王奖给的书。孙中山任由他们把书传来传去。因为让大家都来分享自己的欢乐,是最为高兴和惬意的事。

毕业典礼结束了。孙中山准备回宿舍,突然,他听到韦礼士校长在喊他。

孙中山连忙跑过去。“请把那本书给我。”孙中山吃了一惊,不解地看着校长。

校长接着说:“我要把你获得的奖品,亲自送到你大哥的手里。”是这么回事,孙中山尚未平静的心,又激动和兴奋起来。

第二天,毕业离校的孙中山,与韦礼土校长一同来到了大哥的牧场。

孙眉听说校长亲临牧场,连忙迎了出来。他们一同走进办公室。刚一坐定,韦礼士校长就向孙眉介绍了孙中山这几年的学习情况,称赞他是个勤奋好学、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以优异成绩毕业,并受到夏威夷国王的亲自颁奖。

他一边说,一边从提包里掏出那本作为奖品的书,然后站起身郑重其事地交到孙眉手上,说:

“我为你有这样出色的弟弟而感到自豪。”孙眉亦连忙站起,双手接过那本书,高兴得眉飞色舞。

这时,一些侨工在办公室的窗口探头朝里面张望,见是孙中山获奖,都一起欢呼起来。

孙眉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与兴奋,紧紧握住韦礼士校长的手,连声说:

“感谢校长,感谢学校的老师”。

然后,他喊来管事,吩咐道:为庆祝阿弟毕业,祝贺阿弟获奖,牧场休假一天,并设宴招待韦礼士校长和牧场里所有的工人。

孙眉向韦礼士校长提出邀请,校长欣然同意了。

整个牧场顿时像过年一样忙碌起来。工人们一个个喜笑颜开,扬眉吐气。

孙中山获奖,就是他们自己获奖。孙中山的荣誉,就是他们的荣誉,也就是夏威夷整个华人社会的荣誉。

工人们兴奋不已,啧啧赞叹孙中山为他们带来荣光,许多人都主动为宴会忙碌,宴会自始至终充满了融洽、热烈的气氛。这在人们的心目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至多年之后都不能忘怀。

而最高兴的人,是孙中山的大哥。他向韦礼士校长连连敬酒,喝得满脸泛红。乘着酒兴,喜气洋洋的孙眉当众宣布,他要把自己的部分财产划归到他阿弟的名下,作为对阿弟学业优异的奖励。

韦礼士校长听了,带头鼓起掌来,孙眉和牧场的工人也跟着一起鼓掌。

作为主角的孙中山,那一整天都沉浸在兴奋之中。他的兴奋,只是出自对成功本身的喜悦,只是对大哥以及所有华工给予他的友好支持及鼓励的一种对等的反应。至于财产什么的,他根本无所谓。他甚至有些奇怪,大哥何必要这样做呢?

可是孙眉却郑重其事。他学着西方人在财产问题上的处理方法,到律师所办理了相应的手续。

毕业后的孙中山,自然还想继续求学。但所有的学校都放了假,再入学,那也是秋天的事。这期间,有近两个月的空闲。自小做惯活儿的孙中山,可不是个能闲得住的人。他向大哥主动提出,要去茄荷蕾店铺帮忙。

孙眉看了阿弟,以为是他的财产分割促使弟弟改变了主张,使他对从商有了兴趣,自然十分高兴。

孙中山来到茄荷蕾店铺。这时的他已不是三年前的那个小伙计了,他不仅长高长大了,更有了丰富的知识和不凡的辨别、鉴赏能力。

他以一种审慎的眼光,打量着店铺。还是过去的老样子,店铺里的货架,只是简单的一字排开,显得单调、呆板。各种货物码砖似地堆放在架上,架前是一排篓子,给人以零乱、拥挤的感觉。“应该变一变”,他想。于是,他与管事的一商量,就发动店员们一起动手,重新布置店铺。

首先是把店铺的主要构件货架,进行了不同的组合搭配。正面是四个大货架,几个小货架则对称地放在左右两边。里边的货物,根据不同的形状、色彩,重新堆放,摆成不同的姿势,既醒目又美观。装满水果的各种篓子,集中放在店堂的中央,形成一个长方形,四面留出走道,便于客人挑选购买。

然后买了一些花瓶、鲜花和小小的装饰品,安放在柜台上,或挂在空余的墙壁上。

孙中山一面指挥,一面亲自动手,弄得一身汗,一身灰。不一会儿,全部整理好了。

重新布置后的店堂焕然一新,整洁而美观,店员们都夸孙中山有眼力、会安排。孙中山擦擦头上的汗,看着自己创造的劳动成果,也满意地笑了。

干了一段时间,孙中山向大哥提出了继续求学的要求。对此,孙眉感到意外。在他看来,孙中山的学识,已足够在商业上应用了,何必再花费那许多功夫。可孙中山的志趣并不在商业上,他要继续深造,要求得人生更多更深的科学文化知识。

孙眉只好同意。但他提出一个要求,那就是,孙中山必须断绝与基督徒的来往。

孙中山自然不肯答应。但为了求学,他没有公开顶撞大哥,仍然以沉默来表示他的服从。孙眉这才为孙中山联系安排了一所中学。

到了秋季开学时,孙中山又来到了火奴鲁鲁,重新跨入了学校大门。这次所进的是一所由美国基督教公理会创设的高级中学,名叫奥阿厚书院。

孙中山更勤奋了。他已经打开了知识宝库的大门,但他还须深入到宝库中去,去获得更多更好的宝藏。他已经尝过勤奋带来的喜悦和甘甜,他还须用勤奋来创造更大的喜悦和甜蜜的成果。他的生活,就只是上课,看书,看书,上课。从宿舍到教室,从教室到宿舍,两点一线,十分明确。节假日,他也不想回到大哥的牧场去,只是埋头于书本之中。

在苦读的同时,孙中山仍然对基督教一往情深。他坚持参加早晚的祈祷,按时去教堂做礼拜,而且与韦礼士校长保持紧密的联系,常常去意奥兰尼学校,向韦礼士牧师请教经文中的一些问题。

孙中山好久没回牧场,引起了孙眉的不满。一个星期天,见孙中山又没回去,孙眉便赶到奥阿厚书院,想看看他的弟弟究竟在干些什么。

孙眉来到奥阿厚,宿舍的门上挂着锁,教室里静悄悄的,不见一个人影,人上哪去了呢?问同学,都说不知道。最后有个同学告诉他,说孙中山可能去了意奥兰尼。

去那干嘛?孙眉立即明白过来。阿弟一定是与那牧师打得火热。他不觉怒火上冲,干脆走向校大门,在那里等孙中山。孙中山终于回来了。孙眉迎上前去,劈头就说:“是从韦礼士牧师那儿来吧。我告诉你的话,都忘了?”“信基督有什么不好?大哥不要干涉我的信仰自由嘛!”向来敬重大哥的孙中山还从没顶过嘴,这是第一次。因为他不想再沉默了。

孙眉本已憋了一肚子气,如今阿弟竟敢项嘴,还说什么“信仰自由”,满腔的怒火便如夏威夷岛上的火山一样喷发出来,他大吼道:

“你竟敢顶嘴,竟敢不听我的劝告,还说是什么自由。那好,我不会再拿钱供你念书了。我要立即送你回老家!”他说着,把孙中山丢在那儿,径直进了学校,直奔校长家中,要立即办理孙中山退学的手续。

孙中山没想到会弄成这样一种结果,不觉有些后悔。他连忙追上前去,喊道:“大哥,大哥。”大哥并不睬他,只管往里走。

校长是美国人,高高的个子,年纪约在五十岁上下,一头银丝,给人以睿智明理、和蔼可亲的感觉。孙中山希望校长能劝住大哥。

孙眉二话不说,就说要让孙中山退学,并要求校长将学费退还给他。

校长微笑着听孙眉说完了话,果真像孙中山预料的那样来劝孙眉。但终于未能得到预想的结果。

孙眉火气丝毫未消,也根本听不进校长的劝告。最后,竟气冲冲地,掉头走了。

孙中山无法可想,怔怔地站了一会。只好回宿舍收拾行李。

“我错在哪里呢?”孙中山想不通。他曾劝说过华工不要相信关帝,也曾偷偷地把大哥的关帝像撕了。但是年轻的他,还不知道信奉基督教与祭奉关帝并无本质的区别。

孙中山在一阵懊悔之后,见事情已无可挽回,倒也坦然了:“回家就回家,这并不能改变我的信仰。”过了几天,孙眉打听到了一艘去中国的轮船,给孙中山买好了船票。

就这样,孙中山中断学业,启程回国了。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