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六、雷公神像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六、雷公神像

背书、描红练字是蒙馆学生的主课。公公把存放了不知多少年没用过的砚台、半截墨和一枝新买的毛笔交给了阿芝,阿芝非常高兴。

阿芝对描红,觉得很新鲜,很喜欢,因为他很早就喜欢画画,可从来还没有用笔在纸上画过。打从这时候起,他描完了红,总是要画一张两张画。

他画画,先是画人。他对着前面座位上的同学,看一看,描一描。先画圆圆的头,然后画耳朵、鼻子,眼睛、嘴,慢慢地加上衣服、手、脚。谁也弄不清他画的是谁,但是都看出他画的是人。

后来,阿芝画画的题材渐渐地扩大了。

六月初,太阳刚刚下山,蒙馆就放学。孩子们三三两两地钥山下走去。

原先公公天天送,天天接。过了不久,阿芝对道路熟悉了,就不再要公公接送了。

一天,放了学,阿芝约了几个同学绕道一起去杏子塘抓青蛙。走到村西头一个同学的家门口,他发现门上贴着一张崭新的雷公神像。上学前,他虽然在别处曾经见到过,但没有这张画得好,也没有这样清晰。浅黄色的纸上,用朱砂勾勒出雷公神狰狞的面孔,那两只眼睛很圆很大,大约占去面部的三分之一。咧着的大嘴,露出了几个牙齿;嘴边的胡须向四周翘起;满身披甲,赤着脚;两手提着铜铃,威风得很。

阿芝被这神像深深地吸引住了,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几乎忘了一切。

雷神爷爷,他听到这个名字比见到这神像,要早得多。

他朦胧地记得,五、六岁时的一个夏天傍晚,天际突然之间彤云密布,不一会儿,狂风裹着倾盆大雨,铺天盖地从紫云山那边压了过来。

灰暗的天际,一道耀眼的闪电,象要把天劈开两半似的。紧接着便是一阵震撼大地、使人心惊胆颤的雷声。这时,婆婆便紧紧地把他搂在怀里,悄悄告诉他,雷公发怒了。

“雷公是什么?”他等着天外的电闪,不解地问。

“雷公是天上的神,手里拿着镜、斧头,专门打人间的坏人。”婆婆说,“你别看他生得不好看,心地可好,他专门整坏人,整为富不仁的人。”

“你见过?”阿芝疑惑地看着婆婆。

“见过。”

“在哪里?能带我看看吗?”阿芝天真地问。

“行。你看见过东头王家门上贴的那画吗?”

“东头?噢,见过,见过。不过看不清楚了。那就是雷公爷爷?”

“是的。谁家生孩子,总要贴上他的像,保平安。”婆婆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庙里也有,是雕塑的,象真的一样。”

从这时开始,阿芝就对雷公爷爷产生了一种敬畏的、神秘的感情。王家门上贴的那张雷公画,他曾多次跑去看过。到了王爷庙上学后,又经常跑到大殿,看了又看。

他顾不得去杏子缩了,早把抓青蛙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他仰着头,仔细地看着,好象要把它刻到自己的脑海里。

“娟生,我们照着画几张,带回家漫漫看好不好了”阿芝问他身边一个小男孩。

“好倒是好,不过什么都没有;天也黑下来了,明天再画不好吗?”

“那也行!”阿芝表示同意。

第二天傍晚一放学,阿芝和几个同学,急急忙忙地跑到了雷公爷爷的像前。

他席地而坐。由于走路走得急,两鬓的汗珠顺着脸颊、脖子,不住地往下淌。他似乎没有觉察,一心只忙着取出纸笔,把纸铺在地上,对着那门上的雷公神像,一笔一画地、精心地画了起来。

几个同学猫着腰,两手支撑着膝盖,聚精会神地看着阿芝画。

过了好大一阵,终于画完了;但是,仔细一看,这哪里是雷神爷爷?黑糊糊一团,简直说不出是个什么名堂。他很不满意,低着头思索了一阵,又抬头看了好久,忽然对娟生说;

“这样吧,你找个凳子来,我上去画。”

娟生很快搬来了凳子,阿芝站到凳子上,接过娟生递上来的纸。紧紧地放在雷公神像上面,然后用笔轻轻地勾了起来。

站在凳子上画画,心情有些紧张,也比较吃力,又出了一身大汗。不过,画得比较成功,像的轮廓勾得很精确。阿芝快乐地从凳子上跳下来,同学们都高兴地跳着、叫着。

这一夜,阿芝做着很甜很甜的梦:他在描红纸上画出了一张张的画,上面有雷公爷爷,有关公,有牛,有马,还有各种各样颜色的花……他把这些画,贴满了公公睡觉的那间屋子,仔细地看着,看着,忽然画上的雷公爷爷、牛、马都活了,走下了地,亲切地向他招手。点头走了。

他又继续画,一直到公公轻轻地推他起床。

阿芝昨晚成功地勾画了一幅很好的雷公神像的消息,一大早就在蒙馆里传开了。阿芝今天来的比较晚。他一迈进庭院,同学们一下把他团团地围着,七嘴八舌地问:

“阿芝,带来了吗?”

“让我们看看好吧?”

阿芝环顾了一下周围的同学,不慌不忙地从一本书里,取出了昨天勾画的那幅雷公神像。同学们争相传看,啧啧称赞。

“阿芝,能给我画一张吗?”

“可以。”阿芝爽快地答道。

“给我一张。”

“给我一张。”

阿芝高兴地涨红了脸:

“好,好,每人送你们一张。先给娟生,他昨天帮了我很大的忙。”

这次画画的成功给伙伴们带来的欢乐,是阿芝始料所不及的。至于它怎样启迪了一位天才艺术家的心扉,促使他以后走上绘画道路,成为近代中国画苑的一代宗师,也同样为他的父辈始料所不及。

在这以后的几天里,阿芝悄悄地用自己的描红纸,一张又一张地为同学们勾勒雷公像。这样一次又一次不断地勾画,他对雷公像已经很熟悉了,有时就离开了原稿,敞开手画了起来,除眼睛画小了些,其他都一模一样。这实践又使他获得了新的经验。

“我不要雷公像,能不能给我画一张别的呢?阿芝。”一个同学问。

阿芝思索了一下,点点头:

“好的!好的!”他答应得很爽快,自己也正想换换口味。

他想起了杂货铺那个焦老头,瘦长的脸庞,象剑一样浓密的眉毛,两片厚厚的嘴唇,给他留下了难忘的印象。自从他学会走路的时候起,公公每次去杂货铺,几乎都带他去。他只要一闭起眼睛,焦老头的神态就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不过,真要拿起笔去画,阿芝又感到把握不大。他决心再去仔细观察观察。

上午,阿芝去了一趟,焦老头不在,他有点失望,又不好问。下午他又去了,只见焦老头坐在那儿,见阿芝远远地来到了面前,探头便问:

“阿芝,听说你书念得不错,第一名。”他伸出了大拇指。

“不好咧,你听谁说的?”阿芝有心没心的随便应付,只顾观察焦老头的眼晴和鼻子。

“村里人谁不知道?都夸你呢!”

阿芝红着脸,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跑了。他脑子里只装进了焦老头的眼睛和鼻子。拔腿便跑,没跑几步,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噢,对了,还没有看清他的耳朵。他站住,转过身,仔细地看着正在同别人讲话的焦老头;焦老头可没有发现阿芝还在那里。

第二天,一描完了红,他就开始画焦老头。可是要把脑子里的东西,变成纸上的东西,这是头一回,他深感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他并不因难而退。虽然他不可能受到郑燮的“眼中之竹、胸中之竹、手中之竹”的指点,但却是这样地实践了。

他当时是无法了解的,在他之前的吴道子、顾闳中已经根据对于形象的记忆创造了令人叹为观止的艺术珍品。唐玄宗向往嘉陵山水,叫画家吴道子去写生,吴道子游览了嘉陵山水之后,两手空空地回来了。玄宗问他,他说:“臣无粉本,并记在心。”后来在大同殿,他仅用了一天的时间,就画出了三百里壮丽的嘉陵山水壁画。至于那个顾闳中,他受南唐后主李煜的派遣,偷偷地观察了韩熙载和他的宾客们夜宴的种种神态,回来后创作了那幅千载垂名的杰作《韩熙载夜宴图》。

如果说,任何胚胎都孕育着复杂的有机体的一切因素,那么,阿芝最初的这种原始的、近乎游戏的艺术创作,却触及到了中国传统绘画的基本特点,虽然他当时不可能意识到这一点。

他按照他的记忆与理解,很细心地画。每画一笔,先仔细地想了又想,在纸上比划比划,然后才落笔。

到了将近中午时分,他终于把焦老头画了下来,不但像貌相象,而且还很有神态。这使他十分兴奋。

他想检验一下同学们的眼力,但是主要还是想请同学们检验一下他的水平。下课后,他俏悄地把一些同学叫到山门外的一棵柏树下,神秘地拿出了刚画好的这幅人物肖像,问大家:

“你们看,这画的是谁?”他的目光盯着大家。

同学们仔细看了又看,不约而同地叫了起来:

“焦老头,杂货铺的焦老头。”

阿芝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

“对,就是他,焦老头。象不象?”

“象,象,象极了。”

“象不象”是孩子们对一张画的好坏的最高评判标准。因为在他们那样的年龄,还有什么比说“画得象极了”更高的赞誉呢?

阿芝获得了成功。这成功更唤起了他画画的激情与兴趣。而且:越来越多的同学们的索画,使他应接不暇,这也成了他画画的推动力,促使他不断地去画。除了习字背书,他的全部业余时间,都被画画占去了。

画画,写字;写字,画画,他的精神多么充实、美好。

生活虽然艰苦,春荒时,家里常常揭不开锅,公公、婆婆不得不东家借一点,西家借一点,艰难度日。但是,阿芝的心里却是一片春光,充满了欢乐。因为他在自己的小天地里,创造着欢乐的生活。

他不但画人物,还画花卉、树木、飞禽、走兽、虫鱼等等。凡是所见到的一切,池都仔细地去观察,他都去画。

水牛、马、鸡、鸭、鱼、虾、虾蟹、螃蟹,他天天见到,十分熟悉,所以也画得最多、最好。蓝天上飞翔的春燕,绿荫下小憩的耕牛,杏子塘里拨着清波的鸭子,以及跳动于荷叶上的青蛙,如今都在他的笔下展现了出来。在诗意般的激情与朦胧之中,他看到了自己的创造力。他陶醉了,兴奋了,于是,他日复一日,一张一张地画了下去。

现在,阿芝怯生生地站在周雨若的面前。他看见外公变成了另一个人,往日挂在脸上的笑意,消失得无影无踪。他预感到有什么大事临头,惶恐不安地站着。

“你把你的画都拿出来。”外公终干开口了,声音不高,但威严、有力。

阿芝打开纸包,不太情愿地把这几天的新作,放在桌子上。周雨若仔细地翻了一下:

“只画着玩儿,不学正经事。你看看,你耗费了多少描红纸了?”

周雨若是意外地发现这个“秘密”的。一个学生交描红本时,里面夹着一张画着青蛙的描红纸片,青蛙仰着头,形象逼真,两只大眼很有神,只是腿画得不太好。周雨若看了几次,感到此画已有一点根基,绝非小孩随意涂抹的;但是,倒底是谁画的?他教蒙馆不是一年两年了,还没有发现过这类事。

他把那学生叫了来,盘问了好半天,那学生只是吱吱唔唔,不肯明说。

“做人要老实,谁画的就讲谁画的,有什么可怕的?”周雨若有些火了。

“是阿芝送给我的。”那学生偷偷看了先生一眼,声音很小,但听得十分清楚。“班上同学都有,一人一张,有的两张。他画得好,大家都想要。我们要还给他描红纸,他怎么也不要。”

学生的回答大大出乎周雨若的意料。他忽然想起了阿芝的描红本用得很快,不几天就一本,原先以为他在练字,没料到他竟是拿描红纸画画去了。

了是,他把阿芝找了来。

“这是耍荒废学业的,你要改。”周雨若坐在椅子上,又生气,又怜爱地看着阿芝。

虽然,周雨若自已也画得一手好画,但那是青年以后的事。象阿芝这么大的年纪时,他潜心于诗书,根本没有涉及画画,何况一个穷困家庭的孩子,连糊口都困难,哪有条件去画画。他公公当初送他上学,无非是想让他识几个字,不至于当睁眼瞎,免受人家的愚弄。

傍晚回到家里,简单地吃了几口饭,阿芝上床睡了。其实他哪里睡得着呢!白天外公那严峻的面孔又浮现在眼前。外公在同他谈话时,他很有抵触,心想,写完了字,画几张画有什么不可呢?对外公的话他听不下去,外公还说了些什么,他懒得去听了,只是象上次观察焦老头一样,细心地观察起了外公的容貌、言谈、举止、衣着……琢磨着要把外公画出来。他想着,看着,入了神。当外公叫他出去时,他都没有听见,还呆呆地站着。

躺在床上,当天经历的这一幕幕又重现在眼前,他觉得自己的想法有趣,决心把外公画出来。

他依然继续地画,只是秘密了些,不敢公开在课堂上画了。外公这几天好象特别注意他,到课堂时,总要到他的身边站一会儿,这是过去没有过的。

周雨若从上次谈话之后,十分注意检查阿芝的作业。他发现阿芝的描红本又撕去了不少。知道阿芝依然在画,十分生气。

“最近画了没有?”他又把阿芝找了来。

阿芝垂着头,轻声地回答:

“画了。不过大多是拿家里包东西的废纸画,没了,才拿描红纸。”这是实话。上次周雨若谈了那么多的话,阿芝只记住了一句:“描红纸来之不易,要珍惜。”所以,他就想了个办法,把家里包东西的纸,统统地收集了起来,一张张地理好,收藏起来。

“书都背熟了?背一段我听听。”周雨若说着,念了一句韩愈的《师说》。阿芝接上去,十分顺畅地一口气背了下来。

周雨着很满意,他暗暗称赞这孩子聪慧的天资。但是,对于他不听他的话还是很恼火。在蒙馆里,师道的尊严,常常是靠戒尺维护的。可是,即使周雨若在震怒之中,戒尺始终没有落到阿芝的手心上。他疼爱他的外孙的聪敏、好学,何况他并没有因为画画而荒废了学业。不过,今天他还是把阿芝带到了课堂,明确地向学生们宣布:

“以后你们不要找齐纯芝要画,这不好,要荒废学业的。今后谁要是不听,我知道后,要严办。”他挥舞了一下手中的戒尺。

阿芝低下了头,他理解外公的心情。

下课后,同学们见先生回到了房里,马上把阿芝围了起来,劝他:

“都是我们不好,你不要难过。以后不要画就是了。”

“不画?为什么不画!”一个穿着小马褂、白净的脸上闪动着一双小眼睛的男孩说,“我爸爸说,读书人,书、诗、琴、画,都要精通,不然,算不得真正的读书人。我爸爸天天教我画画,可就是学不会。那天,他从我书包里抄出阿芝的那幅青蛙的画,以为是我画的,高兴得不得了。我说是一个同学画的,他很是称赞,说这学生将来一定大有出息,要我也抓紧学,可我怎么也画不好。阿芝,你怎么学的,你爸爸教你画画吗?”

阿芝笑了笑,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