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22 章 入土难安 风波起扑朔迷离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十二章 入士难安 风波起扑朔迷离

他究竟是怎么死的?邹文怀初说在自己家里,后证实却是在他情人丁佩的香闺中!一时风生水起,满城风雨。对他的死因,官方之裁定是“死于非命”,而民间却有多种说法:说他练功过度,其法不当;说他死于马上风,证据是他死于丁佩的床上;说他服食大麻,中毒而亡;说他住于凶宅,人名犯忌,为煞气所害;说他遭人谋害,点要穴,放毒药……孰是孰非?

李小龙生前说过:“我很喜欢《当我死去》这首歌,尤其是那句‘若死时能得平静,啊!那么就让那一刻早来临。’也许我只有在死时才能得到平静。”

那么,李小龙死后,是否印证了这句可作为遗言的话呢?

1973年7月21日的香港报纸,头条新闻皆是李小龙的猝亡,口径几乎一样:“当红功夫巨星,年仅32岁的李小龙,昨日深夜ll时30分,在伊莉莎白医院暴毙。李小龙昨晚在家中(注意‘在家中’三字)突然晕倒,李妻莲达急送伊莉莎白医院急救,不幸不治而亡。医院方面未能确定死因,其尸已暂安放硷房,待医官开剖验尸结果……”

一早醒来,港民皆被“李小龙暴毙”、“一代巨星陨落”、“猛龙归天”的报道震惊了!

李小龙的死讯很快传遍香港、台湾、东南亚以及整个世界,影迷们无不为之扼腕、悲伤。但有许多影迷们认为是为李小龙拍摄《死亡游戏》制造的宣传噱头。李小龙怎么会死呢?他坚如铁,壮如牛,跃如虎,行如龙……李小龙在银幕上的形象太英雄化了,他的暴毙,人们难以置信!

然而,越来越多的信息证实,李小龙确已死了。

“李小龙是怎样死的?”这一疑问,最后闹得满城风雨,新闻界深挖李小龙的死因,报纸连篇累牍报道。那时候,数百万港民都在谈论李小龙之死,或悲,或奇,或怨,或恨,众说纷坛,莫衷一是。一个人的死,造成如此大的轰动,这在香港开埠以来,空前绝后。

这一方面说明李小龙名气之大,另一方面却说明他死因之奇。

最初一天,震惊悲伤之中的人们只有静待验尸官的死因报告。

但第二天,也就是7月22日,《新星日报》赫然出现这样的大字标题:“本报独有可靠消息,李小龙死前昏迷地点,是在姓丁明星香闺内!”

文称:“前晚7时左右,李小龙在丁某明星家中‘闲谈’,末几,李小龙以头痛不舒服,而在该明星睡房里休息。及至9时20分,丁某入到睡房,有意叫醒李小龙,赴邹文怀之约……丁某推李小龙,只见全无反应,赫然发现李小龙竟昏迷在床上,丁某大惊,手足无措,终于拨电话找得一位私家医生替李小龙急救,但末见效,遂将李小龙送往伊莉莎白医院……李小龙入院后,其妻莲达与邹文怀才接得消息,于是匆匆赶至,可惜他们来迟一步,李小龙告返魂无术……”

毋庸置疑,丁某即是丁佩,李小龙的情人。俩人皆港埠名人,之间绯闻,已是家喻户晓,并演绎出颇多“肉弹”与“武士”的艳情故事,为港民茶余饭后谈资。

《新星日报》此举,在李小龙死因的帐幕上捅了个大洞,石破天惊,全港哗然。李小龙之死疑窦百出,最大的两点:一、最初宣布李小龙噩耗的邹文怀为何隐瞒事实?二、李小龙死前,他正在跟丁佩干什么?

7月24日,香港的《中国邮报》向最初发言人发难,头条大标题是:“李小龙死亡事件中,是谁在撒谎?”

文中写明李小龙确确实实死于丁佩家。而邹文怀在李小龙暴毙次晨,在李小龙家门口接受记者群访时,却说李小龙是在自己家出事的。

《英文星报》从救护车的来龙去脉打破一个缺口,文道:“根据我们的调查:九龙十字军总部于当日10时30分接到电话,要求派出救护车,地址是毕架山道67号三楼A二座,也就是丁佩的家中。总部立即通知马头涌消防局派出的是43号十字军(救护车)……政府发言人证实:一名32岁的男子李振藩(李小龙原名),于该日晚间11时被送入伊莉莎白医院。急症室里驻守的5106号女警,也证实了李小龙的入院时间是11时24分……”

这样,李小龙在自己家中,即金巴仑道寓所中昏倒之说,不攻自破!那么,最初发言人邹文怀为什么要掩盖事实?他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毕架山道67号,成了新闻界追踪的热点,记者纷纷而至,在报上炒得热闹非凡。

据称,一看更员,在7月20日下午3时亲眼所见:李小龙与邹文怀步入丁佩所居大厦内。邹文怀4时离开,李小龙却末下来,不见踪影。

据称,一白衫黑裤女工,在20日傍晚,听见李小龙在丁佩寓所里大叫大闹,状若疯狂,而其间还有大力击门之声。

其时,公众舆论还流传着李小龙遭仇敌暗算陷害之新闻,但证据不确凿,不足为信。众多疑点,最后集中在邹文怀与丁佩二人身上。

他们成为众矢之的!

邹文怀确确实实在撒谎。

邹文怀是最早向外界透露李小龙的消息的。在李小龙被送进伊莉莎白医院时,莲达急切地用英语向急症室的登记员叙述:李小龙在家昏倒,症状如何。登记员不懂英语,由邹文怀充当翻译。

凌晨,邹文怀向新闻媒介发布李小龙死讯前,邹文怀问莲达有什么声明要发表。莲达正处悲痛之中,由邹文怀作主,说李小龙死于家中就行。于是邹文怀向报界发表声明中称:李小龙死于家中,其妻莲达在他身旁。

其后,邹文怀接受记者采访(在李宅门前),又将李小龙死亡经过复述一遍。

另外,李小龙哥哥忠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亦是说李小龙在自己私寓出事的。

“假的就是假的”,“纸包不住火”。莲达、邹文怀、李忠琛三人虽都口径一致说李小龙在自己家里出事,但具体地点、时间却不同。也难怪,当时一切都在悲痛慌乱之中,来不及将“谎言”编造得天衣无缝。有“小诸葛”之称的邹文怀,好几次李小龙“肇事”都给他封锁或掩饰得严严实实,这次却末然。

他们之间的漏洞是:一说李小龙饭后在院中散步,突感不支;另一说是李小龙未吃晚饭就躺在卧室床上昏迷不醒。其中最大的疑点是,为什么李小龙晚饭前后出的事,到深夜才将已是尸体的李小龙送医院急救呢?

正因为有这么多疑点,才促使记者盘根究底深入采访,最后挖出救护车的“出车记录”,证实:“急症”中的李小龙,不是从自家中运往医院,而是从其情人丁佩家!从而掀起轩然大波。

邹文怀代表嘉禾公司,代表协和公司的合伙人,亦代表李小龙家属,向报界发布李小龙的死讯。舆论的矛头皆戟指邹文怀。

平心而论,不论邹文怀,还是莲达与李忠琛,撒谎是出于善意的目的。试想:一个有妇之夫,却死在一个待字闺中的少女香闺,任凭长了一万张嘴,也是说不清的。再者,李小龙与丁佩早已绯闻迭出,被好事者所利用,现在终于“乐极生悲,亢奋而卒”,李小龙已经落有污点的形象算是彻底毁了!

邹文怀当时被弄得十分尴尬。

当时被弄得最狼狈、最惨的要算是丁佩。

丁佩爱李小龙刻骨铭心,现在她亲眼所见她心爱的人弃她而去,已是悲痛欲绝。据知情人道,丁佩爱李小龙之深之痴之狂,胜于莲达。不管邹文怀、莲达是否曾为丁佩着想过,他们掩盖李小龙是在丁佩家出事的做法,对丁佩是有利的。

那么,丁佩尽可去一心哀悼她心爱的人,而不必去应付种种责难。

李小龙在丁佩家出事的新闻爆出,丁佩立即被卷入舆论的旋涡中。当时颇为流行的说法:李小龙死于“马上风”。不管此事虚无还是确有,李小龙死已死矣,活着的人无论如何评议他丑化他,他皆不知。中国人素有宽容死者而苛求生者的旧习。于是,一切污水统统泼于丁佩身上,似乎丁佩应该对李小龙之死负一切责任!

丁佩大呼“冤枉”。丁佩也确实有些冤枉。李小龙并非每天都去丁佩构筑的“爱巢”。李小龙早死一天,晚死一天,都不会牵扯上丁佩,而正是去丁佩家的这一天死最麻烦。当时演艺圈还风传著名笑星李昆的一句谐语:“李小龙死在任何地方都不要紧,但偏偏死在那个最不适当的地方,这可真是老天爷的安排了!”

丁佩痛失心上人,又面临强大的舆论压力,她原先视“人言可畏”于无物,这次才算真正领略其滋味了。丁佩一时方寸大乱,神经近乎失常,举止言论颇为失态。当记者向她证实,李小龙是否从她家中送往医院的,她竟答非所问,声嘶力竭疾呼:“我与李小龙是清白的:相信不久就会水落石出!”

丁佩向《星报》记者否认一切,她说:“关于李小龙在我家昏迷的报道是完全不正确的!星期五晚上,当他去世的时候,我不在家中,我同我的母亲一起出去了。我最后一次看见李小龙,是几个月前,是在马路上无意中遇到的。”

但是,就在丁佩说此话之前,政府新闻处已证实了李小龙的出事地点,而邹文怀此时也修正了他最初的“谎言”,说他这天与李小龙在丁佩家“讨论剧本”。丁佩矢口否认这一切,反给人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人们愈是疑心丁佩心怀鬼胎,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还有一次,丁佩不待记者提问,就泣泪叫喊“冤枉”。

丁佩不是那种老于心计的女人。就后来公布的事实,她不该为李小龙之死负有责任。但她却是因李小龙之死,受损害最大的一位。就这点来说,丁佩是值得同情的。

鉴于李小龙名气之大,而他的死疑点颇多,当局特组成死因研讯法庭。出庭作供的证人一共十位,他们依次是:李忠琛、邹文怀、丁佩,第一个替李小龙诊治的医生朱博怀、高级救护员彭德生、伊莉莎白医院急症室医生曾广照、伊莉莎白医院紧急救治单位医生郑宝志、警察法医官叶志鹏、探员刘树、军装警员柏文利。

证人供词摘要如下,并略加分析:

李小龙哥哥李忠琛说,他不知道他弟弟有吸大麻的习惯,他上月见到李小龙时,他的神态正常。

邹文怀说,他在李小龙暴毙前,几乎每天都和李小龙会面,并末发觉他的神态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并且,未听说他有过家庭纠纷。

邹文怀的供词,排斥了李小龙自杀的可能性。

丁佩在作供时,着重回答莲达律师罗德丞关于“7月20日,李小龙在丁佩家所发生一切”的提问,另据邹文怀的证词,以及记者从其他渠道了解的材料,可将李小龙在这一天的活动及死后的情形勾勒出一个大致的轮廓:

7月20日下午l时许,莲达因要外出购物而与李小龙吻别,李小龙说:他与邹文怀有一个约会,他们要一起讨论《死亡游戏》,也许不能回家吃晚饭了。

李小龙所说基本是事实,只是未向妻子提到丁佩。

约2时,邹文怀来到李小龙家,二人谈了一会《死亡游戏》的剧本大纲。然后一道离开,约4点钟,来到丁佩家。他们是与丁佩预约好的,丁佩在《死亡游戏》中担任一个角色,同时还约定晚上去一酒家,同一名澳洲演员佐治拉辛比见面,商议他在片中担任哪个角色。

三人就《死亡游戏》谈了约两个多钟头,7时左右,李小龙说他“不舒服”,“有点头痛”。丁佩就让李小龙服了一片丁佩常服的止痛药,并让李小龙去她卧房休息。李小龙跟邹文怀说他会去凯悦酒楼见邹文怀,就进丁佩卧房的床上睡下。

约8时,邹文怀去接佐治拉辛比。

半小时后,丁佩进卧房看李小龙,李小龙已睡沉,她不忍叫醒他,就打电话给邹文怀,说:“李小龙睡得很熟。”9时,李小龙仍末醒,她又打了一次电话给邹文怀。

9时45分,邹文怀来到丁佩家。李小龙还未醒。邹文怀就试着叫醒李小龙,李小龙没反应。邹文怀就去推他,还掴他的脸,但还是“不得其法”。

邹文怀无法弄醒李小龙,丁佩就打电话把她的私人医生朱博怀叫来。约10点过一点点,朱博怀赶到丁佩家。

朱博怀在法庭上说:他10点左右赶到丁佩家检验李小龙时,李小龙已经昏迷。无法叫醒他。这时,李小龙已没有了心跳、脉搏和呼吸,瞳孔虽末完全开启,却已没有了“有生命征象”。

实际上,李小龙这时已经死亡。

朱博怀说:李小龙神态安祥,看来没有被骚扰过……我至少用了10分钟尝试使他恢复知觉,但无效,我建议立即转送伊莉莎白医院。

朱博怀还谈到他开给丁佩常服的止痛药(EQUAGESIC),这种药比阿司匹灵还强烈,普通人服一片并无害处(李小龙也是服一片),但对有敏感反应的人来说却是有害的。

高级救护员彭德生作供时说,他同救护车是当晚10时37分到达丁佩寓所的,检验时,发觉李小龙已没有了呼吸和脉搏。他曾为李小龙做了人工呼吸和给氧急救,均无效。在送医院途中,仍做急救工作,仍无效。

伊莉莎白医院急症室的曾广照医生说,当晚11时,他检验了李小龙,发觉他无心跳,无呼吸,瞳孔扩大,对光不产生反应,理论上说,那是已经死亡了的征象。

紧急救治单位的郑宝志医生说:当晚11时他检验李小龙时,李小龙已经没有了脉搏和呼吸,因此认为李小龙已死亡,但仍用肾上腺素替他做了一次“心脏内注射急救”,注射后无反应。

当晚11时半,一位米高·麦医生才正式签署了李小龙的死亡证明书。

警察法医官叶志鹏作证,说在检验李小龙尸体时,他发觉李的左脚趾处有一处切开过输血痕迹,左胸处有一个针孔(是做心脏内注射急救时留下的针孔),身躯外表并无新的伤痕,嘴唇和指甲呈青色。

叶志鹏又说,他在检查丁佩寓所时,并未发现打斗和发生纠缠所遗留下的痕迹,也没有发现任何有毒的物品。李小龙的尸体上并未有任何受到过暴力的迹象。因此他认定李小龙是“没有遭受谋杀而致死的证据”。

叶志鹏医生事后同另几位医生交谈过,另几位医生的意见都认为“李小龙可能是死于自然的病因”。因为李小龙生前,曾有过突然昏迷的病史。叶志鹏医生因此认为李小龙的“大脑血管可能不正常”,而死因便是由此而造成的。

而法庭对李小龙死因的最初裁定是“死因不明”。

李小龙的验尸工作,是在他死后36小时后开始的。其后,法庭进行调查取证。李小龙的尸体被剖验后,他的胃残存物、血、肝、肾、小肠和结肠的样本马上被送到化验室,由港府法医部的林医生检验。而另外的样本,送往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化验室。第一批验尸报告出来,李小龙已下葬。

验尸报告最引人注目的,是李小龙体内发现大麻,但份量极微。林医生在法庭作证时说,大麻不致于致人于死。

负责剖验尸体的伊莉莎白医院病理学家黎史特医生在法庭供称:李小龙之死不可能由大麻中毒引致,比较有可能是他对镇痛药中的某些成份极敏感。他说:李小龙头部没有发现伤痕,但脑部有中度肿胀。但他又说:完全没看脑出血的可能,因为脑血管并无梗塞之处。

黎史特医生说,李小龙的其他器官均正常。至于他的脑肿,可能在暴卒前半分钟发生,也可能在半天前发生,就李小龙的情形而言,他的脑肿来得非常之快。

但脑肿并非一定致人于死亡。

此案还邀请了伦敦大学法医学教授迪雅来研究,他的意见是:死因是急性脑水肿,原因是对镇痛药(EQUACESIC)中的某些成份的过敏反应。

但这只是推测,并非结论。

李小龙死因的检验及论证经历了两个多月,1973年9月24日上午,法庭作终审裁定。

董梓光法官引导陪审员判案,解释判案之7种可能性时指出:

一、谋杀:

即恶意及不合法杀人。对此案来说,可无须考虑此点,因无证据证明李小龙受谋杀。

二、误杀:

意思是不合法杀人而无恶意。此点亦无须考虑。

三、合法杀人:

此案亦无须考虑此一种可能性。

四、自杀:

根据证供,李小龙在死前,精神无受困扰现象,同时,亦无厌世情绪,故无须考虑死者是出于自杀。

五、自然死亡:

伊莉莎白医院验尸官黎史特医生在剖验死者之尸体时,试图找出自然死亡因素,但没有找到,英国伦敦大学迪雅教授亦同意黎史特医生的意见,故对此案来说,自然死亡亦难成立。

六、意外死亡或死于非命:

情形是差不多,只是死于非命比意外死亡更不幸,此种可能性,对本案来说,最为可能。

七、死因不明:

即所有证供都无法指出死者之死因,而陪审员未能从上述六种可能性中选一种作为本案的判决,最后的选择就是死因不明。

董榨光法官复述案情及引导陪审员如何判案后,于上午11时退庭。11时10分,陪审团即把一致的裁定回报法官。

法庭对李小龙死因的最后裁定是:

“死于非命”。

这就是人们翘首以盼李小龙确切死因的最后结果——不痛不痒,模棱两可。香港响起一片失望扫兴之声。保险公司的代表律师陈子忠当场就表示不满,他说:此一裁定,过于含糊,仍旧无法确定李小龙的死因。

李小龙的死因最终是不明不白,但从当局如此兴师动众、港民如此关注、耗时如此之长这几点来说,九泉之下的李小龙似乎该知足了。

李小龙的葬礼共举行过两次,一次是7月25日,香港的亲戚朋友影迷为他举行的,一次是7月28日,在西雅图的墓地举行的私人葬礼。

在香港举行葬礼时,摈仪馆外面挤满了成千上万的影迷,人们一脸哀容,更有人痛苦泣泪。三百多名警察把守在殡仪馆外,以防影迷冲进来发生意外。一位目睹万人空巷观其葬礼的美国游客深有感触说,在他一生所遇,只有肯尼迪总统的葬礼能引起人们这么大的悲哀。

殡仪馆灵堂上方写有“艺海星沉”四个大字。祭奠的花圈堆积如山,其中李妻莲达的花圈上写有“小龙爱夫缘续来生”的挽辞。棺中的李小龙穿着《精武门》中的那件深蓝色的唐服,这情景,使人联想起影片中霍元甲的灵堂。

灵堂里有数百李小龙的亲戚朋友、同事及电影界人士。李小龙死前愈来愈孤独,他们中间,有的疏远,有的跟李小龙结过仇。在这一时刻,一切恩恩怨怨都会在这悲哀肃穆的气氛中淡化。他们向李小龙哀悼致祭,很多人潸然泣泪或放声大哭。

灵柩之侧,坐着李小龙的遗孀莲达、哥嫂李忠琛与林燕妮、挚友小麒麟等人。莲达依照中国的礼俗披麻戴孝,满脸哀容,泣不成声。儿子国豪、女儿香凝亦披麻戴孝坐于地板,他们神色茫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香港所有的报纸均在头版报道了此事。

李小龙的遗体由生前好友、嘉禾的摄影师陆正等护送往西雅图。前来机场接柩的只有李小龙妻子莲达与母亲何金棠。20年后陆正回想此事仍脸有戚色:“只有两个寡母婆,真可怜!”

葬礼在西雅图东松街毕达活斯殡仪馆举行。有数十个影迷自发赶来,约100多亲人朋友同事向李小龙致哀。他们中的大部份是从数千公里外的洛杉矾得讯赶来的,使悲哀中的莲达感到慰藉。他们中有的人因李小龙之故而关系疏远或破裂,想到这一点,莲达不禁泪水盈眶。

与香港葬礼热闹壮观的场面比,这里要显得宁静得多。静,是李小龙性格的另一方面。他曾无比渴望恬静的禅居生活,以避尘世的纷扰;他在死前的几天跟同事说,他要回西雅图定居,以割断越来越残酷的现实。现在他终于回到西雅图,终于能彻底静下来——他所希望的大概不会是这种形式,但毕竟已经发生。

李小龙的坟墓在公墓的绿色的山坡上,墓碑可俯瞰风景优美的华盛顿湖,环境十分安静。

落葬之时,莲达向丈夫致了最后的挽辞:“小龙他活着的时候,每天都有所创造,他32岁的一生是充实的。”

李小龙的挚友依鲁桑杜唏嘘道:“世间再难找到这样伟大的武术家。”

《龙争虎斗》的导演高洛斯赞叹道:“我从未见过有人工作态度如此认真,每一小节,他都力求尽善尽美。”

《功夫》电视剧制片尹韬略感叹道:“他教的不只是拳术的要旨,更教我们人生的真义。”

华纳公司总裁泰德艾斯利惋惜道:“这是很令人遗憾的,李小龙刚刚意识到自己将要获得最大成功时,却飘然仙逝了。我在悲哀之余想到,他虽然没有来得及登上天梯,但至少是把脚踏上去了……”

曾因“印度之行”与李小龙产生过隔阂的詹姆斯·高宾激动地道:“永别了,我的兄弟,曾与你友好相处是我的荣幸。作为朋友和老师,你使我的肉体、精神和心灵贯通为一。谢谢你,愿你得到安息。”

俗称“入土为安”,那么,李小龙是否真应照詹姆斯·高宾的愿望,“得到安息”了呢?

李小龙的死因调查直拖至9月24日,官方才作出最的裁定:“死于非命”。

那么,李小龙又是死于怎样的“非命”的呢?人们多不信服官方的裁定,同时对官方确定的证据颇表怀疑。在官方作出裁定之前和之后,新闻界和民众对李小龙的死因有多种说法,众说纷坛,莫衷一是。并且,不因李小龙逝世渐远而日趋冷清。

1993年,李小龙的儿子李国豪又是死于“非命”。为此,李小龙死因之纷争再掀高潮。

现将李小龙死因的几种非官方说法述评如下:

练功说

李小龙暴毙,这是无数影迷难以置信的:李小龙结实如钢,怎么会彻底垮下来而猝亡呢?李小龙勤练不辍,在人们的意识中,身体是越练越健壮的。

来自本港武术界的说法是:练功过度,或练功不得法,同样会损害身体甚至导致暴毙。

雄胜蔡李佛门杜深师傅说:练功者须学会调息运气,否则,就会百病丛生,直至晕厥发生意外。

罗汉门邵汉生师傅说:李小龙练功过度,死前过犹不及,苦苦支撑。他指出,李小龙晕倒,并非在录音中的那一次,拍片时也曾因头晕而停机。

自然门谢新师傅说:不可把练功完全取代医生的治疗,若这样,只会误事。

李小龙师兄、咏春派黄淳梁师傅说:若强迫自己把体力过份透支,容易引起内伤。李小龙每天都超负荷练功。

龙形国术总会主席林焕光、东莞国术总会主席陈年柏均指出,练功须走正常的路子,若不得法,或走岔,身体自然会走岔。

展拳主席黎师傅道:有病须求医,切勿讳疾忌医,不可过份自信体力。

实用太极门郑天熊师傅说:练功如有名师指点,绝少会致命,只有一种人因为自以为是,不肯求名师指点及改正,某些地方本不应勉强练下去的了,反而增加,有如俗语所说的“积劳成疾”。

因为众多师傅是接受记者为李小龙之死因的专访发表言论的,大多数人虽末点李小龙之名,却是暗指李小龙。又因为是公开言论,他们均避免使用刺激性的字眼。

根据他们谈话的隐义,大概可作这样的臆断:李小龙练功过度,透支过大;没有名师指点,而自以为高明走歪了路子;练功不法,并且以练功代治疗;不懂气功而蛮练,犯了练功人的大忌。

这至少是导致李小龙暴毙的间接原因。

马上风说

这是一个极敏感的话题,直接关系到当事人的形象与名誉。别说是非婚关系,就是夫妻在同房时发生这样的意外,也是极不光彩的,并会使亲友及后代感到羞辱。

因此,这一说法,在民间盛极一时,但却未有人敢向报界公开下结论。报界关于这一说法的报道,多是以局外人的身份作一些不痛不痒的中庸性的评介。

李小龙在丁佩香闺昏迷而送医院不治而卒的新闻爆出,李小龙死于“马上风”之说风生水起,不胫而走。不少从未有过性体验的少男少女,顷刻间也知道了马上风是怎么回事。

也难怪,丁佩是有“肉弹”之称的艳星,而李小龙是阳刚气十足的猛男。他们在公开场合,均有开放的性观念方面的言论。他们的暖昧关系路人皆知。那么,李小龙睡在丁佩的香闺,并且是她的香床上,不为此事,为的又是何?

据邹文怀、丁佩在法庭上的供词,邹文怀是20日晚9时45分发现李小龙濒死的。这一说法为官方所确认。

而李小龙的好友、《龙争虎斗》一片摄影师陆正却说他差不多早3个小时就知道李小龙出事。7月20日,陆正一早就约了李小龙晚饭,但在餐厅等了半个多小时,都未见李的踪影。陆正打电话到李小龙家,接电话的人只说“出咗事”(出了事),又表示“唔好系电话讲”(不好在电话里讲)。此时大约7点。

陆正以为李小龙受了伤,匆匆赶到李家。当赶到李小龙的金巴伦道私寓时,陆正见7岁的李国豪正在自由自在玩耍,不见大人在其左右。陆正问李国豪你爸爸去哪了,李国豪道:“Movie!”(电影)。此时,李小龙的一名徒弟趋前在陆正耳旁说“呒咗啦”

(没有了,意为人已死去)。

据法庭记录,李小龙是10时半左右从丁佩家送往医院的,再证实已死亡。那么,当中相差的3个小时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出事”这么久才送医院?

这一疑问,是建立在陆正记忆准确无误基点上的。时至20年后的今天,陆正仍坚持这一说法。

作为李小龙的挚友,陆正绝无把死因往男女私情上引导之意。但他的说法,却成了马上风说的一个佐证。

法庭记录称,急救员进丁佩卧房,所见李小龙衣衫完整。在法庭调查中,代表莲达的律师罗德丞末就男女私情方面的问题向丁佩发问。各方人士也都未涉及男女私情方面的问题。

而不少人认为其中疑点颇多:为什么不传陆正作证?为什么回避男女之间的私情?衣衫完整,是否能说明一切问题?李小龙出事到送医院的3个小时空档中,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一天下午,李小龙在干什么?难道就不可出事后弥补?

李小龙逝世的10年后,丁佩首次在电视上露面,她否认李小龙出事那天,与李小龙有过性行为。

有人认为:当事人仅剩一人,她不承认,谁也不敢下结论。

另外,西医否认中医的“马上风”之说。西医认为:发生性行为时暴毙,必有确切的病因,或心肌梗塞,或脑溢血,或其他的致人于死的暴症。这可能是性亢奋引发的,

可能又不是。西医认为中医的“中风说”概念含糊(如脑中风、产后中风、躯体中风等),不足作为诊断的明确概念。

大麻说

据港府法医部林医生的检验报告显示:李小龙体内有大麻留下的物质,份量微乎其微,在胃内有0.5毫克,小肠内有0.4毫克。林医生说,无法判断他是嚼下的,还是吸入的。

莲达作证时说:她直到李小龙在5月10日晕倒送医院抢救后,方知丈夫偶尔服用大麻。参与治疗的脑外科专家邬医生曾告诫李小龙,服食大麻很可能有危险。她补充说,洛杉矶的大卫·赖斯博医生则告诉他,如适量地服食大麻,是没有害的。

李小龙服食大麻,是否属“偶尔”和“适量”呢?

据有关专家调查分析,李小龙经常吸食大麻及其他兴奋剂。

李小龙染上“毒瘾”的原因,首先是他精神渐渐陷于失常状态,他暴躁焦灼,陷于极度孤独。他无法通过心理调节解脱自己,只好依赖大麻,吸服大麻之后,人会堕入奇妙快慰的幻觉中,这种神奇感觉在现实中是寻找不到的——他那时把现实看得很灰、很冷。

其次,李小龙成名太速,过份受影迷崇拜,是影迷心目中的大英雄。而他由于练功、操劳过度,体力精力常有不支之感。他为了保持偶像地位,不得不依赖兴奋剂(如苹丙胺、呱苹甲醇等),以恢复自信,精神保持亢奋状态。

大麻属毒品,而兴奋剂在某种意义上,可列为广义上的毒品。吸毒成瘾,必会从生理和心理上摧残一个人;而人受其摧残后,又更依赖毒品,从而形成恶性循环。在毒品中,大麻不及可卡因、海洛因那么厉害,但仍有慢性杀手之称。

李小龙的吸毒史不长,情形也不像某些文章所描绘得那么严重。但毒品对他已经构成的危害是不可否认的。

据李小龙死后披露的材料,受“盛名之累”的李小龙非常害怕死亡。在洛杉矶进行全身检查,被初诊为“脑部有问题”的李小龙偏偏拒绝对脑部的检查。结果那份健康检查报告是排除脑部疑症而下结论的,结论是一切良好。李小龙害怕面对脑部可能真有问题这一事实,结果自欺欺人,害了自己。若发现问题及时治疗或注意保养,他的悲剧至少不会这么快发生。

李小龙在死前,精神变态、分裂、崩溃的状况已是相当严重了一

同时,他的体力体重迅速下降。他初来港,体重有140多磅,而死前仅120多磅。肌肉松弛,精力疲乏,任凭再怎么超负荷锻炼,再超量地喝鲜牛血、新鲜高蛋白饮料都无补于损。

可以排除李小龙直接死于大麻的假设,但大麻及兴奋剂,却加速了他生命的衰竭。

风水说

风水说当时亦颇流行,姑且当山海经听之,不必去信。但其中巧合甚多,让人惊叹。

李小龙犯人名犯地名,不该住在九龙塘。原因他只是小龙,怎与九龙相斗,故犯人名。又,“龙游浅水遭虾戏”,小龙困于池塘之中,故犯了地名。

李小龙搬入九龙塘私宅时,友人曾笑道:“你是龙呀,龙怎可住塘。”又道:“小龙与九龙相比,小龙自然不敌呢。”李小龙一笑置之,不幸当年戏言,如今竟成谣言。

李小龙所住洋房,末购之前,曾三易其主。最初为一老妇住,冷寂破落,老妇赴美,以40万元易于潮籍假发商人。商人花30万元装修,入住后,生意一落千丈,遂告倒闭。一美国假发商人以60万元购得,不久,美商生意失败,人卧病榻。此乃20个月内发生之事,故街坊皆视其洋房为凶宅。

李小龙于死前10个月时,以100万元购得。宅名为“栖鹤小筑”。有人言:私宅外貌,予人阴森可怖之相;宅内,更是煞气凛人。于是,李小龙在宅门前,悬镜一面,凭着明镜高悬,挡住煞气。但最近,明镜不明不白消失了。

宅内,有一株龙眼树,树上的“龙眼”,常给人摘掉。故犯了人名之“忌”。

又:依数术、五行之说,李小龙之“李”,与丁佩之“丁”相克,故李小龙必死丁佩香闺不可。

还有一说更奇:一次,某庆祝大会,有人推一只棺材状的巨型蛋糕出来。众人正诧异,从“棺材”里钻出一人来——正是李小龙也。当时大家又奇又好笑,不作理会。不料李小龙不久暴毙再钻棺材,于是,此事乃凶兆也。

李小龙归西后,众人目送装其遗体的棺材上飞机,飞赴美国。忽有一个惊人的喜讯传来香港,李小龙没死,他一脚端开棺材,又回美国闯天下去了!

但不久方知是神话一则。据护送李小龙遗体去西雅图的。陆正讲,是由于飞机升入高空,气压反差太大,棺材开裂,漏出了一些药水,复生之事,乃属虚无。

谋害说

谋害说的信者亦不算少,因为前几种假设都不足让人信服,人们只好往这方面推测。

其理由是,李小龙得罪过许多人,尤其是武术界的人士。李小龙指责备派传统武术不实用,弊端多多,甚至毫无用处。各门派的教头掌门人,为自己的门派,付出了毕生乃至数代人的心血与努力,遭此轻慢侮辱,能不伤心之至,义愤填膺吗?

也许,各掌门人宽宏大度,不与“此厮”计较,但圈中总还有人耿耿于怀,欲报欺派之仇,以慰门派先祖。

因为李小龙在美国就多多得罪武林中人,多次遭人暗算,险险丧命。他来港后,与武林中人关系之恶,有过之,而无不及。因此,李小龙在港再遭人暗算,平增了七分可

信度。

谁都知道,李小龙武功高强,明打不过,也只有暗算了。

美国是个枪支泛监的国度,以枪暗射,是首选之策。在香港,莫说持枪,携古老凶器亦算违法。于是复仇之事,让古老国术大行其道了。

一说某气功大师,发功搅了李小龙的气机,致使李小龙练功岔气,愈练愈糟,每况愈下,时辰一到,一命呜呼。

又一说为某点穴高手,点了李小龙要穴,初无反应,遂觉气息渐衰,力道渐弱,却以为练功荒疏之故,从而加紧锻炼。忽一日,穴道封死,百脉阻塞,魂归西天矣。

谁都知道,李小龙重外功而轻内功,这是他的致命弱点。如果真遭人用奇门异术暗算,他大概会浑然不觉,更不知用内功去化解。

以上说法,从理论上讲有一定的道理,但拿不出确凿证据,甚至连怀疑线索也提供不了,仍不足令人信服。

李小龙的挚友,美国武术界著名人士艾伯嘉亦是谋害说的中坚人物。他认为这是一次谋杀,凶手是一名草药医师,他给李小龙服的药,使李小龙慢性中毒。而这种草药的毒素,在人死后36小时内已消失,使之检验不出。

艾伯嘉分析了李小龙嫉恶如仇、多得罪人的性格。但他也指不出凶手具体是谁,又是受谁之指使。

任何一种李小龙死因之说,都不能最后信服于人。人们最后又不得不把希望寄托在当事人丁佩与邹文怀身上,指望他们能说出死因的真相。事实上又是不可能的。

或许,真相仍如他们在法庭上作的证词一样;或许,他们仍隐瞒了什么不便说,甚至一辈子守口如瓶。

看来,李小龙的死因只能是千古之谜了。

在中外电影史上,一个明星之死如此轰动,疑点如此之多,大概只有美国艳星玛丽莲·梦露能与其相比了。

小勤鼠书巢 Luo Hui Jun 扫描校对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