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6 章 竞选州长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六章 竞选州长

竞选获胜任州长,风吹雨打经巨浪;

精心治理纽约州,决意改革费思量。

1928年又是美国总统选举年。两党的政客、党阀和谋求官职的野心家、市侩纷纷活动起来。 民主党又推出连任4届的纽约州州长艾尔·史密斯与共和党的赫伯特·胡佛竞选。但是形势对史密斯很不利,共和党政府正处在“鼎盛时期”,而且共和党候选人胡佛又向群众许了愿:“今后保证让人们的日子过得更美好。”民主党内部意见分歧、组织混乱的现象仍很严重。在过去四年里,罗斯福一直致力于团结统一那些四分五裂的派系,从而使全党成为真正全国性的进步政党。但是裂痕太深了,罗斯福的努力所获得的唯一成果是他成了党内各派系的共同朋友和他们之间的联络员。

随着竞选运动的开展,民主党的前景越来越黯淡。非常明显,选民们认为放弃共和党的“繁荣方针”而去接受民主党那种毫无把握的依样画葫芦的许愿是没有好处的。不久,形势急转直下,看来史密斯连自己的纽约州也保不住了。因此,物色一名强有力的州长候选人至关重要。掌握住纽约州,就意味着手中有了45张选举人票。史密斯殷切希望罗斯福出马竞选州长,好助他一臂之力。

不过,罗斯福却有自己的考虑。一来医生告诉他,再坚持治疗两年,他就可能治好左腿,不用双拐,只用手杖就可以行走。他担心繁重的竞选活动会使治疗效果前功尽弃。另外,罗斯福已准确地感觉到公众的心理,他知道不管是否助以一臂之力,艾尔·史密斯总是要被击败的。说不定在一次总崩溃中他自己也会吃败仗。即使罗斯福在州长竞选中获胜,他的地位也会受到损害。现在他已经是民主党内一位没有陷入派系斗争的全国性人物了,如果当上纽约州州长,就会降为地方人士。他的顾问路易斯·豪也建议罗斯福不必急急忙忙竞选州长,待水到渠成、瓜熟蒂落时,再从容进入白宫。因此,罗斯福回绝史密斯说:“艾尔,我要为你在全国作巡回竞选演说。除了让我自己竞选公职之外,你要我干什么我都唯命是从。医生说我在温泉再呆上两年就可以扔掉支架了。我可不能错过这个机会!”说罢,罗斯福就往佐治亚温泉疗养去了。

9月份, 纽约州在罗彻斯特举行民主党全州大会,会议开得很不景气。不管头目们怎样鼓气,会议仍开得冷冷清清。他们的苦恼在于找不出一个值得热烈支持的人来,在可能被提名的人当中,没有一个看上去像个胜利者。为此,艾尔·史密斯十分焦急,特派人将罗斯福的妻子请来,向她进行劝说:“埃莉诺,你看富兰克林的身体情况参加竞选行不行?你认为这会不会有损他的健康?”

“我认为他行,”埃莉诺认真地说。“可能会使他复原得慢一些,但是我想不致于对他有什么真正的损害。”

“如果我们提他的名,你认为他会不会去竞选?”

“这我可说不准。富兰克林是个很固执的人。但是,我知道,既然他已经把那么多的信念和金钱都投入温泉基金会了,他就非把大部分时间献给它不可。”

“这项工作不应该妨碍他竞选。我要打电话给他。”艾尔叫嚷道。

这一着罗斯福早就预料到了,因此他计划以一次精美的野餐而逃避。当晚他回到旅馆时,一大叠电话便条在等着他,上面写着:“拉斯科布先生来电话。史密斯先生来电话。莱曼先生来电话。汤姆·林奇来电话。”还有他女儿安娜捎来的电报,要求她父亲:“前来接受吧。”罗斯福给安娜回了一个电报:“该打你的屁股。”然后把那些便条统统撕碎,动身前往曼彻斯特为史密斯发表竞选演说去了。

罗斯福走到哪里,电话就跟到哪里。在曼彻斯特,史密斯在电话上死死纠缠。为了使罗斯福不反对参加竞选, 史密斯对他说:“银行家赫伯特·H·莱曼同意竞选副州长,并答应担负州政府的大部分工作。你只要用两三个月时间集中处理一下事务就行了。其他时间你可以过悠闲生活,到温泉或者其他你愿意去的地方去。”另外,他还告诉罗斯福,通用汽车公司经理约翰·拉斯科布愿承担温泉的财务开支,并答应首批捐款10万元。最后史密斯用恳求的语调说:“富兰克林,告诉你吧,我不想把这件事放在个人角度上去考虑,可是我不得不这样做。”面对着友人的哀求和一封封要求他参加竞选的电报,罗斯福有些犹豫了,他苦笑了一下,对史密斯说:“艾尔,你是在暗算我啊!”第二天,罗斯福就在欢呼声中被提名为民主党参加纽约州州长竞选的候选人。

这是罗斯福身患重病后第一次参加重要公职的竞选。其实,罗斯福对于纽约州州长的职位是向往已久的。刚进入政界时他曾经说过:“谁能当上纽约州长,谁就有成为美国总统的大好机会。”现在罗斯福决心竭尽全力摘取这项桂冠!

在这场竞选的第一天,罗斯福就碰到他从此以后终生都不得不与之搏斗的事,即他的政敌利用他的残废大做文章。共和党的报纸攻击艾尔·史密斯为了自己的野心,无情地让一个瘸子作出牺牲。他们这个提名对罗斯福和全州的人民都同样地不公正。他们的评论是;如果罗斯福的朋友想为他做点好事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投票反对他。针对这些攻击,史密斯在记者招待会上说:一个州长不一定是一个杂技演员。我们选他不是因为他能作后滚翻或前空翻。州长干的是脑力劳动,是想方设法为人民造福。”

罗斯福也郑重声明,他不是由于州长逼迫而参加竞选的。他说:“让我现在就把话说清楚,我之所以被选拔出来,那是因为党内的领袖和代表集会时,一致坚持认为我的提名对选民们来说,是史密斯州长的政策得以贯彻的最好保证。正因为他感到,我自己也感到史密斯州长所建立的州政府,以及他树立的为人民服务的崇高理想,正处于危难之中,所以我才接受了提名。因为这事太重大了,决不能丝毫考虑个人得失。我一定要在这次斗争中获得胜利。”罗斯福宣布,他要在本州各个角落与选民们见面,通过直接对话粉碎造谣者的中伤。

罗斯福进行了为期4周的竞选活动。 为了使自己能与更多的选民接触,他在竞选后期,改乘汽车而不乘火车。这使他能在几十个村庄和路口向选民们讲演。罗斯福睑色健康,精神抖擞,与选民们握手、拍肩,谈笑风生;凡是候选人该表演的,他都表演了;甚至还有一般候选人所没有的条件,那就是伤残选民对他的敬佩和拥护。 他每天平均要作近200英里的竞选旅行,发表12次演说。通过无线电广播,每次就有1500万名听众。罗斯福在竞选的最后三个星期中,总共行程1300英里,发表了50场演说。这使许多跟着他的人都感到疲惫不堪,也使人打消了对他的健康和精力的疑问。

选举日那天,他照例在海德公园村政府大厅授了票,然后到比特莫尔饭店静候结果。对民主党来说,这又是一个难熬的夜晚。初步结果一出来,就很清楚地看出史密斯是这次向胡佛一边倒的选举的牺牲者。内战以前就是民主党地盘的那些州也转向了共和党。史密斯叼着一支熄灭了的雪茄,闷闷不乐地看着宣布的选举结果:胡佛得了2139.2万张选票和444张选举人票,这是美国历史上候选人得到的空前未有的最大胜利。 而史密斯得到的只有1501.6万张选票和87张选举人票。胡佛在全国除了8个州以外的其他各州取胜, 打进了一贯投民主党的票的南方各州。使史密斯惊惶不安的是,胡佛甚至在纽约也以约10万票的多数赢得胜利。这次选举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人们早就心中有数,但实际情况却比最悲观的民主党人所预料的还要凄惨。 唯一使民主党得到安慰的是,罗斯福以多获25564票而当选为纽约州长。罗斯福诙谐地把自己称为“0.5%的州长” 。然而不管这次胜利多么微小,却把他推到全国政界的注意点。

1928年元旦, 罗斯福在奥尔巴尼拥挤的议会大厅里, 手按着家里那本荷兰版《圣经》宣誓就职。恰好扎年前.西奥多·罗斯福也就是在这个房间里宣誓就职的。几天前,罗斯福曾对弗朗西斯·帕金斯说过:“我一定要当纽约州州长,我一定要靠自己当上纽约州长。”首先,他得向大家证明,虽说他的两条腿病了,但他有毅力和精力自己来管理这个州,而且要努力把它管好。尽管罗斯福大事赞扬史密斯并保证新政府要以他的进步行动为基础,但是他很清楚地表明,他要去探索新的领域,采用新的方法,并组成新的班子。

罗斯福就任不久,他的政府体制就明朗化了,那是一个建立在改革基础之上具有明确目标的专家政府。他说,“这是一个专家的时代,”因此放手把专家招进来。他的方法是把自己准备遵循的路线方针告诉他们,听取他们如何具体贯彻的意见。这样的好处是拿得出一个经过深思熟虑的长期规划,并且有向州议会提出实施这个规划的具体建议。

罗斯福挑选他的老友小亨利·摩根索担任他的农场顾问委员会的主任,此人曾潜心研究纽约州的农业并且具有丰富的实践经验。他选弗朗西斯·拍金斯小姐为劳工部长,她自1919年以来一直任工业委员会主席。聘请了法律专家、著名大律师萨姆·罗森姆充当州长的司法改革顾问。对于复杂的公用事业,罗斯福想得到一位法学专家的协助,于是费利克斯·弗兰克福特从哈佛大学前来向罗斯福的计划贡献他的专门知识。后来哈里·霍普金斯一位被称为“有创造性头脑”的卓越的社会工作者,担任临时紧急救济局的主席。罗斯福周围就这样逐渐组成了一个专家班子,担任政府技术方面的顾问。在政治问题上,他有另一个专家班子,主要由他的好朋友们组成。路易斯·豪是他理所当然的“参谋长”埃德·弗林当他的“国务卿”,忠诚的汤姆·林奇主持州的税务委员会,罗斯福的“战地司令官”吉姆·法利担任民主党州委员会的主席。这两个专家班子成了他日后进入白宫的智囊团。

有了这两个专家班子,罗斯福就能自信地行使州长的职权。为了避免同议会的激烈争吵,争取广泛的合作,他在就职演说中就表示希望出现一个“良好感觉的时代”。但是,这个政治上的蜜月却不长久。几个星期后,这位民主党州长和共和党议员们之间就行政预算问题发生了尖锐的冲突。争论的实质是由谁来控制这个州的钱包,是州长,还是议会。如果罗斯福能将他行使的第一个这样的预算顺利地在议会通过,那他的威望就会增加;如果不成功,那他的政治前途就毁了。在旧制度下,造预算几乎完全是由议会控制的,州政府拿着开支计划直接到议会。这些计划在议员们为了保护政治分肥工程项目和付政治债务而进行的相互捧场中被通过或被否决。州长对拨款有否决权,但不能参与造预算。罗斯福决意改革这一不合理的制度。新的制度授权州长制定政府预算,议会只能就某些项目提出删改或增添的建议。这一改革,目的在使预算摆脱政治斗争,结束议会对州政府行政部门的间接控制,从而扩大了州长的权力。

罗斯福执政的第二年, 提出了一份2.56亿美元的预算,这比前一年增加了10%。大多数新增加的款项是为了改善医院、监狱的条件,救济农民,减少税收,要求改革养老金制度和增加对学校的财政开支。共和党领导人对这种预算制度感到不满,但又不能直接攻击这一被广泛欢呼为重要改革的步骤。他们错误地把罗斯福的“和解”当作软弱,抨击他的方案,谴责这是民主党官僚们分赃的借口,并指责州长“贪婪、独断和巧取豪夺”。

针对共和党在议会发起的攻击,罗斯福发表了一系列的广播讲演,有效地运用这一宣传工具。他用通俗易懂的语言使听众相信他所采取的立场是正当的。每次讲话后,因阻挠预算而冒犯了舆论的议员们都受到群众的谴责,电台成了州长武库中的有效武器。罗斯福虽然当时还没有像他以后那样熟练地掌握广播讲话艺术,但这些讲话却是后来白宫岁月中炉边谈话的演习。罗斯福在使议会处于守势以后,否决了议会向他提出的修正了的拨款法案。他说:“我决不同意接受一个剥夺现任州长和以后的州长们本来就属于他们的大部分合法职权的先例。”法案又原封不动地被退回议会。

为了团结人数众多的农民,罗斯福制定了一个振兴农村经济的计划。这个计划的目的,在于加强民主党在本州的地位。计划强调对农业的救济、植树造林、由政府来开发电力资源等等。这个计划有助于消除农村和城市生活的巨大差别。在美国,农民抱怨没有分享20年代的经济繁荣的果实,而不断增加的税额和销售费用又增加了他们的负担。罗斯福把城市的繁荣和乡村的振兴紧紧联在一起考虑。他强调说:“美国不能继续这种一半繁荣一半萧条的状况。如果农村人口没有足够的购买力来购买新鞋、新衣服、新汽车,那么工业中心也要受苦。”罗斯福还计划迅速扩大农村的电气化,加速农业问题的研究,以及对土地使用情况进行详细调查。他主张把多余的土地从种植农作物改为植树,这样来减少农产品的剩余。以及对其价格的不利影响。同时,林业得到了发展,洪水控制及水的供应问题也得到了缓和。共和党的议员们不敢反对这些建议。罗斯福甚至成了纽约州以外农民的代言人。不少农民给他写信说。“以前,我们还以为你只了解华尔街的大亨们!”

1929年3月, 罗斯福在议会上就水电开发问题发表了一个特别咨文。在圣·劳伦斯河上要建造大坝和电站来发电,只要私营电力公司索价合理,它们可以签订合同把电力输送给消费者。但是摩根集团正使北部三家最大的电力公司合并,对电业进行垄断。预料这种合并会使电费大大提高。因此,罗斯福给水电问题的争执增添了新的内容。他警告说,如果私营公司不愿意以低廉的价格把公有电厂发的电输送给消费者,那么,州政府就会架设自己的输电线。他表示担心长期以来受这些公司控制的公共服务委员会不能保护消费者的利益,建议成立一个由五人组成的圣·劳伦斯电力开发委员会,就发电以及和私人公司签订输电合同起草一个计划。共和党人拒绝这一建议,但他们被罗斯福“为廉价电力而奋斗”的口号击得粉碎。他委派路易斯·豪把使用公营电力的加拿大消费者所付的电费与使用私营电力的纽约人所付的电费加以比较。如他所预料的那样,两者之间的差别是很大的,加拿大的电费要低得多。这些公司的老板们担心,舆论现在是在州长这边,因此他可能会干预北方电力公司的合并,所以他们劝说共和党领导人让步,罗斯福建议的圣·劳伦斯电力开发计划就这样通过了。

罗斯福乘胜直追,接连对共和党统治下政治和经济权力日益集中进行了抨击。他说: “每过去一天,就有100家小商店停业,或者被称作联号的新的商业机构所吞并。这种倾向,在各种制造业、运输业、公用事业和银行业中都能看到。”作为一位州长,他坚决反对权力集中于联邦政府。他说:“如果某个州不能为本州的孩子们提供足够的教育设施,马上就会有人叫喊在华盛顿成立一个教育部。如果某个州不能提供现代医疗手段,马上就会有热心的人主张在华盛顿成立一个卫生部。”此外,他还对垄断资本兴风作浪、投机倒把所造成的恶果深表忧虑和愤慨。

1929年夏天,当罗斯福和夫人埃莉诺在纽约州北部巡视时,股票行情涨得使人头晕目眩。经纪人的办公室里常常挤得水泄不通,男男女女盯着看报价牌上的数字,一个又一个地到达创记录的水平。 美国钢铁公司的股票上涨到261又3/4,阿纳康达铜公司达130, 美国电话公司达302,通用电气公司达395。倒卖股票已成了最时兴的投机生意,股票的价格已不再受诸如消费要求、生产率的提高或实际利润等有形的东西的影响了。控股公司与投资信托公司互为依靠,整个经济结构建立于毫无节制的投机的泥潭之上。全国大约有价值80亿美元的贷款被股票市场所吸收,而没有用到产业上去,对美国经济造成了严重的后果。

1929年10月24日,金融界崩溃了,在美国历史上这是被称为“黑暗的星期四”的一天。前一天,人们大量抛售股票,那天开盘价格就低了许多。到星期四这天,价格下跌之快连股票行情自动收录器都跟不上了。经纪人不住地喊着:“保证金,再拿保证金来!”没有现款垫上保证金的只能忍痛卖出,把更多的股份抛进那无底深渊。蒙哥马利沃德公司从83跌到50,美国无线电公司从68跌到40,美国钢铁公司从205跌到193。全国到处是耸人听闻的谣言:股票马上要一钱不值了;芝加哥和波士顿的交易所已经关门了;至少有11个投机家自杀了。到了10月29日,一切变得不可收拾。大批大批的股份根本不讲价钱地抛出了。投资者颓然倒在经纪人办公室的椅子上,看着自己的投资化为乌有。有的嚎啕大哭,有的呆若木鸡。当华尔街历史上最糟糕的一天结束时,人们都离开了交易所。在发狂似的几小时内,股票价值猛跌了100亿美元,这等于当时流通的货币额的两倍。

股票市场的大崩溃带来了大萧条。从蒸蒸日上的繁荣景象到工厂关门、商店倒闭、人们排起长队购买面包,这种可怖的情况并不是一夜之间的事。萧条的到来不是像汽车轮胎突然爆炸,而是像慢慢漏气那样。事实证明,共和党总统胡佛从柯立芝手里接过来的是一个看起来花花绿绿的礼品包,里面装的是易燃的花炮,纽约证券交易所的火星溅燃了花炮,局势愈演愈烈。罗斯福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意识到“艰难时刻”的到来。他曾预言,这时刻一到来,共和党就不能稳坐在白宫了。

对罗斯福说来,1930年的主要任务是要以很大的多数连任州长,这样两年后他就有了赢得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资格。在他任职州长的第二年,就提出了一个对共和党和民主党都有吸引力的计划:改革刑事审判制度和养老金制度;改变银行法,以防止利用小额存款者的钱去做投机生意;严格管理公用事业,为人民提供廉价电力。 到4月中旬,议会会议结束的时候,罗斯福已为竞选连任作好了准备,并从议会中得到了他想要得到的一切。他精明地利用向人民发表广播讲话的办法,制造了这样一种印象:本届议会所有的成就都要归功于他,而所有的失败都是反对党搞的。因此,竞选形势总是朝着罗斯福一边倒的势头发展。

开始, 罗斯福预计,在竞选州长连任中会获得43.7万票的多数。但是,当选举结果公布的时候, 他竟以75万零1票的多数取胜。这样,罗斯福不仅把两年前由于他以微弱的多数取胜而引起的怀疑一扫而光,还把艾尔·史密斯最好的得票数翻了一番。而且民主党还控制了众议院,在参院也赢得了足够的席位。看来,1932年举行总统选举时,罗斯福很有可能进入白宫。正是:静观局势寻时机,连任州长是阶梯。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