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 章 北非大捷和地中海战略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1 北非大捷和地中海战略

在丘吉尔的多方努力下,英国终于争取到强大的美国提供的数额巨大的援助;但是迄今为止,美国仍然没有直接参加战争。英国作为屹立在欧洲的唯一的反法西斯的坚强堡垒,仍处于长期孤军作战的境况中。就是在这种形势之下,丘吉尔不仅率领全国军民进行了本土防卫战,同时还指挥着海外的英联邦军队在非洲和地中海区域向德意军队进行了大规模的进攻。

由于法国退出战争,英国正承受着德国纳粹军事机器的巨大压力,法西斯意大利以为自己获得了控制地中海、重建古罗马庞大帝国的“5000年难逢的机会”,于是在非洲大肆扩张。在1940年的7至8月,意大利已经将利比亚、厄立特里亚、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连成一片广阔的新领土,在这片土地上驻有40万以上的意大利军队和民兵师。而英国当时在北非的兵力只有一个装甲师和两个半步兵师,总兵力不超过5万人,防守着近300万平方公里土地;飞机也比意大利的少。在这种多寡不均、兵力对比悬殊的态势下,墨索里尼妄图乘人之危,一举占领埃及,歼灭英军在非洲的主力部队,将昔日的英国属地并入自己的版图。

在1939年12月,英国在非洲对意大利作战的策略是撤出索马里。后来英军中东总司令韦维尔打电报给陆军部说,不战而退将有损于英国的威望。1940年8月,在意大利军队入侵索马里以后,英国军队在戈德温——奥斯丁将军指挥下,对意军进行了阻击之后很快撤退。意大利为此举国欢庆,墨索里尼对进攻埃及也有了更大信心。他命令格拉齐亚尼元帅发动入侵埃及的战役。此前从意军的主要基地的黎波里沿着海岸线向东直至埃及边境,已修好一条宽阔的公路。意大利人利用这条公路,在埃及边境上集结了大约30万人的部队和大批装备,并在公路沿线建起一连串的兵站和军火库。墨索里尼对富庶的尼罗河平原垂涎欲滴,志在必得;而老奸巨滑的格拉齐亚尼却疑虑满腹,踌躇不前,生怕中了盟军的计谋。就在意军迟疑未决的时候,英军根据丘吉尔的指示,完成了“罗盘”战役的准备工作。

双方在六七八三个月中,发生过一些规模较小的战斗,英军在战斗中,取得了越来越大的战果。这三个月中,意大利公布的伤亡人数几乎达3500人,其中约700人其实已成为英军的俘虏;而英国的损失仅有150余人。可以说战争一开始英军就处于上风。

12月份开始了大规模战斗。在经过有意识地示弱并撤退之后,英军出其不意地突然发动了强大的进攻。12月6日,约25000名身体瘦削、面目黧黑,受过沙漠中的锻炼的全部机械化装备的英国陆军部队,被通知进行夜间长途奔袭的演习。他们全副武装地在黑夜中挺进了40多英里,清晨时又被命令整天一动不动地蜷伏在荒凉的沙漠之中。晚上他们继续行进;到第三天也就是8日那天,他们才被告之,这并非演习而是“真要打仗”。9日拂晓,西迪巴腊尼之战拉开了序幕。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英印联军发起了进攻。仅用了一个多小时,就攻克了尼贝瓦城。下午又占领了图马尔兵营,俘虏了大部分守军。西面的公路被英军第七装甲师切断,使西迪巴腊尼成了孤岛。10日天刚亮,早已准备停当的驻防马特鲁港的英军部队,就在军舰的强大火力掩护下,向意军阵地正面发起猛攻。战斗进行了一整天。到10时为止,科尔斯特里姆警卫队指挥部就报告说,俘虏已多得无法清点,下午,西迪巴腊尼即被英国部队占领了。11日,英国第16摩托化步兵旅和澳大利亚第6师继续乘胜追击意大利溃军。12日,丘吉尔在下院报告说,布克布克和西迪巴腊尼周围的全部海滨地区都已控制在英联邦部队手中。已将7000名俘虏送到了马特鲁港。

“我们还不知道有多少意大利人被包围,但是,如果说,至少有三师意军的精锐,其中包括许许多多(黑衫党)组织,不是被歼灭,就是被俘虏,却是不足为奇的。现在正一鼓作气地继续向西追击。空军正在轰炸,海军正对准敌人退却的主要公路轰击,并且已接获报告,另外又有大量的俘获。”仅仅在三四个月以前,丘吉尔对埃及的防卫还感到很担心,而此刻,他的忧虑却已一扫而空了。

12月12日,在西迪巴腊尼的最终胜利已确定无疑时,韦维尔将军“主动地采取了一项明智而大胆的决策”,把通常情况下本应留作总预备队的刚从战场上替换下来的第四英印师,立刻调往厄立特里亚,与第五英印师一起参加由普拉特将军指挥的埃塞俄比亚战役。在经过700多英里的长途跋涉之后,他们很快又投入了战斗。这一行动对克伦之战的胜利和埃塞俄比亚的解放,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12月16日,丘吉尔明确指示韦维尔:“现在你们的首要任务是粉碎意大利陆军,并尽最大的努力把他们逐出非洲海岸。”在作了一些具体要求之后他又指出,“拿破仑的铭言‘击溃主力,其余便迎刃而解’,应该记取。我必须重申我在上封电报里提出的主张:进行两栖作战,并在敌后登陆,以便切断敌军部队并使我军能由海上运送物资和军队。”

意军在西迪巴腊尼失利的消息,对还在作着重建古罗马帝国美梦的墨索里尼不啻晴天霹雳。故作镇静的“领袖”希望事态能得到制止,局势尚可挽回。于是,“1940年12月17日,领袖给总参谋长卡瓦莱罗一信,语气严厉,命令部队与阵地共存亡。‘这不仅是我个人的命令’,他写道,‘而且是我们国家的命令’。但愿这一鞭子能够奏效。”

墨索里尼的主观意愿并不能阻挡英军的前进步伐。1941年1月3日,英联邦军队又对巴迪亚展开了猛烈进攻。在强大的炮火掩护下,一营澳大利亚部队攻占了西边外围阵地的一个据点,随后两个澳大利亚旅继续进攻并向侧翼清扫外围。

这些澳大利亚士兵唱着一首才从美国电影中学来的诙谐歌曲,向敌人的阵地发起冲锋。4日,在步兵支援下,英军的“马蒂尔达”坦克攻入了巴迪亚;5日迫使守城意军投降。英军在这次战斗中共俘虏敌军45000人,缴获了462门大炮。

1月6日,英军的进攻矛头又转向了托卜鲁克。英国第七装甲师切断了其交通。次日,先头部队澳大利亚旅抵达其东部防线,后续部队陆续到达形成了对它的合围。总攻到1月21日才开始,到第二天清晨便全部结束了战斗。俘虏意军近3万人,缴获大炮236门。与此同时,沙漠兵团在一个半月内攻占了两座海港,俘虏意方军队11.3万人,缴获大炮700余门。此时,侵入并希望征服埃及的意大利的庞大陆军,已经溃不成军了。可惜由于距离过远、供应困难,使英国军队向西推进受到严重影响。

英军的巨大胜利与海军和空军的有力支持是分不开的,海军除了以猛烈的炮火轰击敌军阵地外,还给陆军运送了大批军供物资。空军虽然在数量上少于敌人,但英国飞行员的勇敢精神,反而使他们占尽上风,取得了制空权。战斗结束后发现,意军被击毁和放弃的飞机就达几百架。

在战役的进程中,丘吉尔在1940年12月23日晚向意大利人民发表广播讲话,宣布“我们的军队还在粉碎并且一定要粉碎你们的非洲帝国”。他指出,是墨索里尼这个法西斯独裁者将意大利带到了如此危险的地步。他号召“意大利民族能再次创造自己的命运”。

在丘吉尔指示下,英军乘胜前进,把迅速摧毁意大利在东北非的部队,作为1941年前几个月在海外作战的主要目标。2月6日,英军比预定计划提前3个星期攻克班加西,并在沿海公路线上同几个意军主力纵队激战了一整天。7日拂晓,意军在出动30辆坦克作最后的挣扎仍遭失败后,在伯根佐将军带领下向英军投降。在两个月中,尼罗河集团军向西推进了500英里,歼灭了意军9个师,俘虏13万人,缴获坦克400辆,大炮1290门。丘吉尔致电韦维尔将军,热烈祝贺英军获得的这一辉煌胜利。

在苏丹,普拉特将军指挥着英联邦部队于1941年1月向卡萨拉发起了猛攻。19日,意军被迫撤离该地;不久,他们又不得不放弃加拉巴特,最后完全退出了苏丹。在埃塞俄比亚,桑福德将军指挥的一小支英军为核心,使全国的起义工作进展迅速,逐步肃清了戈贾姆以西大部分地区的残敌。1月20日,海尔·塞拉西皇帝回到了埃塞俄比亚王国。

2月,英军实施“帆布”作战计划。14日占领了基斯马尤;22日攻克杰利布,使意军全线崩溃。25日,英军摩托化部队进入意属索马里的最大港口摩加迪沙,缴获了大批军需品,其中包括40多万加仑的宝贵的汽油。参加指挥这一战役的坎宁安将军命令部队稍事休息后,于3月初开始长途奔袭,17日攻占了距摩加迪沙740英里的季季加,光复了意属索马里全境。坎宁安将军不顾疲劳,继续向摩加迪沙以北约200英里的费尔弗挺进。这一行动完成后,英属索马里亦被全部收复。3月底,部队抵达迪雷达瓦集结,为下一步进攻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作准备。在3个月中,坎宁安将军的部队长途跋涉了850英里,击毙、俘虏或击溃意军5万多人,而他的部队伤亡不到500人。

与此同时,英军在埃塞俄比亚也进展顺利。3月27日攻占了军事重镇克伦;4月1日攻克阿斯马拉;8日迫使马萨瓦的守军投降。此时坎宁安将军的部队已进入了亚的斯亚贝巴。尽管墨索里尼严令“死守”,但意军大势已去,难以坚持抵抗。

5月5日,海尔·塞拉西回到了阔别已久的亚的斯亚贝巴。

英国军队在北非获得了出人意料的全面胜利,5万英军竟然击溃了50万意军,创造了以少胜多的辉煌胜利。

与北非战场遥相呼应的是地中海对岸的巴尔干半岛战场。墨索里尼在妄图征服埃及的同时,于1940年10月28日向希腊发动了全面进攻。应希腊政府的要求,英国海军接防了克里特岛天然良港苏达湾,并以此为基地,派飞机袭击塔兰托的意大利舰队和普遍骚扰意大利南部。意军有三艘战舰,一艘巡洋舰被击中,造船厂也遭严重破坏,而英军只损失了两架飞机。在英军支持下,希腊军队发动了反攻。11月22日,希腊军队将意军赶回到阿尔巴尼亚,并攻占了科尔察。他们还包围了意军精锐部队阿尔卑斯“朱利亚”师团,使意军遭受了伤亡2万、被俘5千人的惨重损失。

由于墨索里尼的失败危及了德国在巴尔干半岛的地位,希特勒下令德军进行武装干预。为了阻止德军在这一地区的攻势,丘吉尔安排新任外交大臣艾登和约翰·迪尔将军到开罗、雅典和安卡拉进行了一次访问,向他们表明了英国亦将干预这一地区局势的想法。他俩以及韦维尔将军也都认为,英国干预对南斯拉夫和土耳其将起鼓励作用。果然,3月27日,南斯拉夫发生政变,组成了坚持抵抗的新政府。但是,强大的德国军队很快就制服了希腊和南斯拉夫。仅在11天后,南斯拉夫新政府就被迫投降。希腊军队也顶不住德国元帅李斯特的装甲部队的冲击和德国空军的猛烈轰炸,被打得一败涂地。4月23日,希腊军队向德军投降。4月27日,纳粹的坦克开进了希腊首都雅典。希腊国王和政府被迫随同残余部队和英国军队撤到了克里特岛上。

但是克里特岛上的防卫力量十分薄弱,各方面的部队加起来总共还不到3万人,还得看守6000名意大利战俘。全岛只有16门重型高射炮和36门轻型高射炮;约有近40架各种型号的飞机,但其中一半不能使用。这些部队面临着德军的精锐部队的巨大压力,大约有1.6万名德国伞兵将自天而降,其中有戈林最为得意的“英雄空降师”;德国方面可以投入的飞机共计1280架;此外,还将有7000人从海上登陆。战斗在5月20日清晨打响,这是战争史上第一次大规模使用空降部队的进攻,德军的矛头首先对准了马利姆机场。充满法西斯狂热精神的德国空降部队的攻击力量大大超出了英军将领的预计,但是英军在保卫克里特岛时所进行的顽强抵抗,也给德国人造成了巨大伤亡。英国海军在付出两艘巡洋舰、三艘驱逐舰被击沉的惨重代价的同时,也击沉了满载德军登陆部队的帆船12只和轮船3只,因此而淹死的德军约4000多人。一个星期后,英军不得不开始撤退。希腊国王和政府亦随同撤出。到6月1日,共有17500人被安全地撤到埃及,但来不及救出的5000名英军,除少数人被俘外,大部分都战死了。据估计,在这次保卫战中,英国及其盟国军队的死伤人数约为1.5万多人,而德国人的伤亡也不会少于此数。

克里特岛保卫战正在激烈进行时,丘吉尔发现德国人有跨越东地中海向叙利亚和伊拉克进军的战略意图,他立即安排印度事务大臣说服印度总督和驻印军队总司令奥金莱克将军从印度调部队到巴士拉去。英军的果断行动迅速见到成效。5月末,伊拉克成立了一个友好的新政府,6月上旬,韦维尔也在丘吉尔的催促下对叙利亚采取了侵入行动。在戴高乐将军的自由法国军队支持下,经过一个月的战斗,迫使原来效忠于法国维希政权的叙利亚当局,于7月12日按照英方的要求签署了停战协定。

德国最高统帅部在干涉巴尔干半岛军事局势的同时,亦向北非派出了增援部队,意在挽救纳粹的意大利同党的败局,同时扩大德国在北非的势力。这时,一位德国军事名将隆美尔登上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历史舞台。1941年初,隆美尔被任命为德国派往利比亚的军队的司令。2月12日,隆美尔率领他的部下抵达的黎波里。此前隆美尔在欧洲大陆的进军中曾取得了出色的战绩,表明了他是一位运用机动部队的能手,是一位胆大机警、作风顽强、敢下决心的军事赌博家。隆美尔一到北非,就拒绝了意军总司令对他的节制,要求并获得了完全的行动自由。3月31日,隆美尔进攻阿盖拉。4月2日,英军被逐出阿杰达比亚。班加西的英军部队也接到了撤退的命令。6日晚,在撤退的过程中,英军前线指挥官尼姆中将和他的顾问奥康纳中将同时被德军俘虏。英国的装甲旅在优势的德国装甲部队的攻击下溃不成军。丘吉尔后来回忆道:“在一击之下,而且,几乎在一日之中,作为我们一切决定的基础的沙漠侧翼便崩溃了,并且大事削减了本来就力量薄弱的那支派往希腊的部队的力量。”

4月7日,丘吉尔电报指示韦维尔说,“托卜鲁克似乎是应死守而决不作撤退之想的一个地方”,要求他坚守这一要塞。12日,德、意联军再次发动进攻,首先攻占了巴迪亚,接着隆美尔的重型坦克和摩托化部队迅速推进到托卜鲁克附近。但是这次在英军十分顽强的据守下,隆美尔初尝了失败的滋味。16日凌晨,一支由3艘驱逐舰护卫的5艘满载军火和机动车辆的运输船组成的德意船队,与英国的4艘驱逐舰遭遇,英国舰队击沉了敌人的所有舰只,而英方只损失了1艘驱逐舰。这两次胜利遏制了德意联军的进攻势头,双方此后形成了犬牙交错的拉锯战。

4月下旬,希特勒又向利比亚增派了拥有400辆坦克的强大装甲师,给英军带来了巨大的威胁。为了保证英国军队在北非抗击德意联军的战役取得胜利,丘吉尔不顾海军部的强烈反对,冒险实施“老虎”计划,将307辆坦克直接通过地中海而不是绕道好望角运往北非。

5月15日,在韦维尔将军部署下,戈特将军指挥英军一举攻克塞卢姆和卡普措堡。但很快遭到德意军队反击,英军被迫退守哈尔法亚。此后的一个星期中,德军第15装甲师陆续开抵前线。而英军的“虎仔”冒险运到后,为使这些步兵坦克适应沙漠地区作战的要求尚需时间,不能马上投入战斗。5月26日,德意联军进攻哈尔法亚。第二天英军就被迫放弃该地,撤出了战斗。为了摆脱被动局面,韦维尔于6月15日提前实施“战斧”计划,调动了大约2.5万英军,分别由克雷将军和梅塞维将军指挥,南北夹击哈尔法亚。战斗开始时有些进展,但后来隆美尔出动强大的装甲部队从西边包抄英军,意欲围歼。英军的坦克部队前往迎战,终因敌人过于强大而被迫撤退,“战斧”计划很快就失败了。

在巴尔干半岛和北非战事紧张进行期间,还发生了一件被视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大的难解之谜之一的事件,即赫斯事件。5月11日是一个星期日,丘吉尔正在迪奇莱度周末时,接到汉密尔顿公爵的报告,说希特勒最宠信的助手,德国纳粹党的二号人物赫斯,单人驾机飞到了英国。赫斯对汉密尔顿公爵说,他来执行一项“人道使命,元首并不想打败英国,而希望停止战斗,共同对付俄国”。他希望汉密尔顿公爵将他引见给英王乔治,并希望英王以希望和平的政党组阁取代现政府,因为他认为“自从1936年以来就策划战争的丘吉尔以及他的一些支持其战争政策的同僚们并不是元首能与之谈判的人物”。赫斯在与英国内阁指派和他会晤的西蒙勋爵谈话中表示的主要观点是,希望通过谈判达成协议,条件是德国在欧洲自由行动,英国在英帝国内自由行动。其他的次要条件是归还德国殖民地,从伊拉克撤出并对意大利停战媾和。赫斯认为,事实上,英国已处于绝望的境地,如果不同意这些条件,“迟早总有一天它会被迫同意的”。

赫斯事件曾在英国、美国、苏联以及德国轰动一时。但是丘吉尔“从来没有对这个逃亡事件怎么重视”。在西蒙勋爵与之进行过几次谈话后,赫斯被作为战俘囚禁于伦敦塔,战后他与他的旧日同僚们一起接受了纽伦堡审判。

赫斯事件并没有转移丘吉尔的注意力,此时他最为关心的仍是北非战局,“战斧”计划失利的消息曾使他郁郁不乐地在恰特韦尔庄园的幽谷中徘徊数小时,因为“隆美尔已经把韦维尔新近赢得的桂冠,从他的头上扯下来扔在沙漠中了”。巨大的压力已经使韦维尔心力交瘁,在前线视察的艾登说:“韦维尔一夜之间老了10年。”经过反复考虑和与内阁及军界协商之后,丘吉尔决定让韦维尔与印度总司令奥金莱克对调职务。同时还任命前贸易大臣奥利弗·利特尔顿为战时内阁的国务大臣,代表战时内阁常驻中东主持一切非军事事务,协调国内外关系。

远隔大洋的罗斯福总统也密切关注着地中海地区的战斗情况,并给丘吉尔发来了表示鼓励和支持的电报。丘吉尔在1941年5月4日的回电中坦率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说:“在土耳其、近东、以及西班牙悲观情绪日见增长,据我看来,唯一足以扭转这种趋势的决定性力量,便是美国立刻作为一个交战国参加我方。”“我恳求你,总统先生,切勿低估可能随着中东的崩溃而来的后果的严重性。”“关于维希方面,我们切盼你能带头用又打又拉的办法从他们那里尽量得到实惠。只有你能制止德国人进入摩洛哥。”

在5月3日晚上,丘吉尔又一次向全国和全世界发表了广播演说。他并不掩饰局面的严重性,但仍然充满了必胜的信心。他说:

“我们在纵观欧洲和非洲正在发生的事件和在亚洲可能发生的事件时,难免是忧心忡忡,焦灼不安;但是另一方面,我们却千万不可失去判断的能力,以致悲观失望或惊慌失措。

当我们以冷静沉着的目光注视着摆在我们面前的种种困难时,如果回忆我们已经克服了的那些困难的话,新的信心便会油然而生。”他还引用了英国诗人阿瑟·休·克拉夫的诗句“用以说明我们的命运”:

当那疲乏无力的浪花向岸边空自冲击,

 仿佛是寸步难进的时候,

远远地,通过小河小湾的流灌,

 已静静地汇成一片汪洋。

当晨光初照人间,

 那光芒岂止透过东窗;

太阳在前面缓缓地上升,多么缓慢啊!

但是请看西边,大地已是一片辉煌。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