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六十八章

几个星期前,在纽约,玛丽莲面对着一台录音机,坐在她对面的是记者W.J.韦瑟比。" 你知道我一直最依赖谁吗?不是哪个陌生人,也不是哪个朋友,而是电话!电话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很喜欢和我的朋友们打电话,尤其是深夜我睡不着的时候。我老是想象着可以这样与人确定约会,比如半夜在药店里。"

一个气质高雅的男人垂头丧气地靠床坐着,低着头,双手捂着下巴。他说电话是他打的。另一个男人站在床头柜附近,自我介绍说是玛丽莲·梦露的心理医生拉尔夫·格林逊大夫。" 她自杀了。" 他补充道。然后,他指着床头柜上堆着的药瓶说:" 她服了整整一瓶宁比泰。当我赶到这里时,我从远处就感觉到她已经没有生命的迹象了。她躺在那里,俯卧在床上,赤裸着双肩。当我走近时,我发觉她右手攥着电话。我估计,当她面临死亡时,她曾试图打电话。这简直是难以置信,又是如此平常。永远结束了。"

克莱蒙斯中士觉得格林逊大夫的推断令人生疑,因为莫瑞太太当时在房子里。随后赶到的罗伯特·E.拜荣警官在他的报告里提到,是格林逊从玛丽莲已经僵硬的手里将听筒拿出来的。克莱蒙斯中士在观察了两名医生后,发觉恩格伯格大夫沉默不语,而代表他俩发言的格林逊大夫则奇怪地采取了守势。他好像在对他的怀疑提出挑战。克莱蒙斯暗自琢磨,这人怎么了,为什么他的态度与一般情况下人的态度不同?他仿佛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 你是否尝试过把她救醒?"

" 没有,已经太晚了。我们来得太晚了。" 格林逊答道。

" 你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服药的吗?"

" 不知道。"

克莱蒙斯接着询问了尤妮丝·莫瑞。

" 我敲了门,但玛丽莲没有回答,于是我打电话给她的心理医生格林逊大夫,他住得不远。等他到了,她仍然没有应我们。于是他走到窗外,通过窗户朝房间里看。他用一根拨火棒敲破了窗玻璃,进到房间里。他看到玛丽莲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并发现她的表情有点奇怪。他对我说:- 我们失去她了- 然后,他把恩格伯格大夫也叫来了。"

克莱蒙斯又回到卧室,问两位医生为什么过了近四个小时才报警。格林逊答道:

" 我们必须先得到制片公司新闻处的同意才能通知别人。"

" 他们的广告部吗?"

" 对,二十世纪福克斯公司的广告部。梦露小姐正在拍一部电影。"

克莱蒙斯对众记者说:" 这是我看到过的最明显的谋杀。"

如果这是一部电影,盖着一块白色塑料布的玛丽莲的遗体被抬上救护车的镜头应该来个" 淡出" 。然后是一个黑色的画面,上面显出几个白字:三个月前。剪辑没有完成,银幕上显出摄影助理的拍板:《濒于崩溃》,字幕上写着:玛丽莲的最后一幕。放映出来的片子应该充斥着让人疲乏不堪的梦境,并有太多的真实镜头。它的照明能放射出一种奇特的光芒,不是一般镜头所能表现出来的……以前,玛丽莲像是一个走惯钢丝的杂技演员,这里,她好像知道她要摔倒似的。她像一个幽灵一样,这是《日落大道》女主人公的幽灵,金发诺玛·黛丝蒙德的幽灵。

布伦特伍德

1962年8 月5 日

贝弗利山庄,1962年8 月5 日凌晨零时零五分。富兰克林中士驾着他的警车在罗克斯伯里道上行驶。当他正准备转入奥林匹克大街时,看见一辆梅赛德斯牌汽车飞驰而过,向圣- 贝尔纳迪诺高速路驶去。富兰克林估计这辆车的时速达到一百二十公里,并注意到它没开一盏车灯。于是他打开警灯,追赶那辆车。那辆车开得更快,并不断地变道,好像在逃脱什么东西,比如,在逃离作案现场。富兰克林鸣起警笛,那辆车不得不在离毕科乡村俱乐部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当他将车开到那辆车前,发现了人们熟悉的彼得·劳福德的脸。彼得似乎喝醉了,面露恐慌,并且精神不振。

--

流行小说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