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六十四章

斯特恩多年以后说:" 有的时候,当一样东西完美得无可挑剔的时候,它反倒不显得美了,它会让人负担过重,令人害怕。为了战胜这种害怕,我们就会对自己说,没有人会如此完美。然而,玛丽莲使人产生了一种想要完美的欲望,因为她有不完美的地方。她脆弱,她的身体和她的脸会因为时间和照明的变化而产生变化,她的嘴唇不完美吧,正是这给了别人想要亲吻她的欲望。"

塔霍湖,卡内瓦旅舍

1962年7 月28日-29 日

在玛丽莲生命的最后三十五天里,她与格林逊见了二十七次面,与恩格伯格见了二十四次面,每个人都给她注射了一些镇静剂和一些" 葆春注射物" (他们在调查时都不愿明讲究竟是什么药物)。7 月初,《生活》杂志的记者在对她进行最后一次采访时,看到她中断采访跑进厨房,让恩格伯格给她打了一针,然后她变得兴奋起来,一直持续到深夜。

这期间她没去纽约,但离开洛杉矶好几次,在加州和内华达州边界处的卡内瓦旅舍过了两个周末。那个赌场属于弗兰克·辛纳屈和萨姆·吉安卡纳共有,由绰号" 瘦子" 的保尔·达马托负责日常运作。第一个周末是辛纳屈邀请她过去的,说是为了庆祝她与福克斯公司重新签订了合同,并有望于八月的最后一周再次开拍《濒于崩溃》。他还建议她再去商讨拍摄一部新片,由他和玛丽莲担任男女主角。据拉尔夫·罗伯茨说,玛丽莲一开始并不太想去,但当她得知迪安·马丁那个周末会在《名人厅》里表演节目,她便去了。辛纳屈带着玛丽莲上了他那架" 克里斯蒂娜"号私人飞机,这架飞机装修豪华,地上铺着化纤地毡,四周金碧辉煌,有客厅兼酒吧、钢琴和豪华浴室,还有一张供梳妆用的电热椅。她被安排住进第52号客房,这些房间是专为贵宾使用的。玛丽莲总是裹着黑色头巾、戴着墨镜,大部分时间在卧室里的床上待着。

她第二次飞往卡内瓦是在死前的最后一个周末。这一次并非普通朋友之间的聚会,也不是庆祝她对福克斯公司的胜利,而是一些奇怪的人的聚会,这些人的目的是要让她不要再理肯尼迪兄弟,并想要她闭嘴。人们看到她处于一种精神病人的第二状态,像幽灵似的逛来逛去,还跟达马托讲了一些一般人不知道的事情。晚上,塔霍湖边下起了雾,人们看到玛丽莲站在游泳池边,赤着脚,身体前后摇晃着,眼睛直盯着山冈的高处。当她的主人们几个小时后找到她时,她已处于因药物和酒精引起的昏迷中。他们把惊恐的、双臂下垂的她送往雷诺机场,抬上私人飞机,和当初拍摄《不合时宜的人》时一样。她坚持要双引擎飞机降落在圣莫尼卡,但夜间这个机场是不开的,只好改降洛杉矶机场。她大叫着要他们送她回家。当他们把她交给她的医生和管家莫瑞时,她发着抖,开始明白他们叫她去卡内瓦的原因。" 发生了一些没人讲过的事情。" 达马托简短地说了一句。

据说,几天后,辛纳屈将一卷胶卷交给摄影师比利·伍德费尔德冲洗。在暗室里,他发现神志不清、服了药物的玛丽莲在萨姆·吉安卡纳和弗兰克·辛纳屈在场的情况下被奸污的照片。只有迪安·马丁明白玛丽莲的问题所在,远非药物、酒精和这种无止境迷失的小女孩的演出。事隔多年之后,他告诉一位记者说,其实她无法承受她无意中发现的秘密,以及关于萨姆·吉安卡纳,强尼·罗塞里和那些" 亲爱的肯尼迪混蛋们" 的故事,这些黑暗的故事伸展在梦幻之国的后面,她与那些花钱从银幕上欣赏她的观众们分享这些故事。她想回到仙境的国度中,但却不能。她知道了一些别人不愿相信的事情。迪安早就看出来了:她将不久于人世。" 如果她不闭上嘴,那人家甚至连药物都不用就可以送她上西天。" 所有这些,玛丽莲透过她迷失方向的纯洁都看到了,这使她非常害怕。迪安不说,他所知道的,别人也都知道:关于梦露,关于肯尼迪,关于萨姆·吉安卡纳,关于这些消失在天使之城的谎言和夹杂在闪光片组成的幽灵之中的灰色真相之线。

--

流行小说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