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十四章

" 能不能麻烦你们把它寄到美国去,我没有时间自己做这事,而且通关手续方面你们应该比我更熟,当然我会付运费的。"

" 没问题,请你写下地址。"

格林逊在店家递过来的记录本上写道:

地球

美国

加利福尼亚州900493930

布伦特伍德

海伦娜五道12305 号现主人

MM收

他没署上是谁寄的,也没有另附字条。她会明白的,反正,格林逊想道,我们属于两种不同类型的物种。老天的安排就是不让我们相逢的,就像老虎和鲸鱼一样。

当然我也说不出,谁是老虎,谁是鲸鱼。

在她最后一个生日的早晨,玛丽莲早早地叫来了格林逊的两个孩子,邀他们共度生日。琼和丹尼整个晚上都和她在一起,他们坐在尚未拆封的搬家纸箱上,用塑料杯子喝着香槟酒。他们送了她一个上面刻有她名字的酒杯:" 从今以后,当我喝酒时,我会想起我是从哪里来的。" 棋盘被放在地上,棋子杂乱无章地放着,只是缺了一匹白马。

两天以后,玛丽莲又打电话给他们,她啜泣着请他们来她家。她丑陋地躺在床上,全身赤裸,周围摆着一堆药,身上只盖了条毯子。床边她够得着的地方,是那尊罗丹的雕塑,眼睛上罩了幅黑色细毡做的眼罩,这是人们可以想象的最不色情的一个镜头。她到了绝望的底部,她睡不着觉——那是午后的一段时间——并且不断地贬低自己。她说自己是个废人、说自己很丑、说别人待她好都是有目的的。她不停地重复说,自己连一个亲近的人都没有,自己什么也不是,也没有孩子。总之都是些悲惨的念头,不住地说她不想活了。琼和丹尼叫来了恩格伯格大夫,没收了她黑皮包里的药物。他们又打电话给威克斯勒,他估计了一下,说要加大迪克撒米尔的剂量。但他并没有亲自来。

第二天晚上,玛丽莲戴着黑色的头套出去了。

好莱坞,贝莱尔,乔安妮·卡森的家

1976年8 月

玛丽莲去世将近十五年后的一个冬日,格林逊获悉卡波特正在好莱坞拍电影,影片的名字叫《用死来谋杀》,他在片中扮演一个古怪的亿万富翁,在这个亿万富翁的住宅里发生了一起谋杀案。格林逊问一个他们俩都认识的朋友乔安妮·卡森,能否让他和卡波特见上一面。他没有告诉她,他想和卡波特谈谈玛丽莲的死。

" 当你认识她的时候,她还没有成为一个偶像。只是一个演员," 格林逊说," 你知道,我是爱玛丽莲的。当然你也明白,在精神分析法中和在你们所说的真实生活中,- 爱- 是什么意思。"

" 我不能肯定我们说的是同一件事。对于你们这些心理医生来说,- 爱- 是一种药方。对我来说,这是一种病而已- 爱- 是一种愚蠢的东西,可以说是一种儿童游戏,游戏中的每一方都想扮演对方母亲的角色……"

" 爱是一种关系,两个人都把对方当做对象," 格林逊打断他说," 他们给予,他们得到。"

" 不是两个人,而是两个绝望的人、两个不会有好结局的人,他们都在对方身上寻找明知永远找不到的东西。你知道什么迹象可以表明性关系转变为爱的关系吗?

有两种迹象,一种是即刻的、精神上的亲密性,仿佛回到了童年。它会通过个人习语、婴儿的语言、小名和小声的使用表现出来;情人之间则用他们自己懂的语言说话。第二种爱的迹象是肛门性:向另一方讲他的消化、讲他的排泄……"

--

流行小说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