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十二章

深夜,她回到东五十七街的住处。第二天早上,她收到福克斯公司的一封信,通知她拍片合约已被中止。她想,如果格林逊在的话,情况可能不会这样。可她又心生疑窦,这位心理医生和韦恩斯坦以及卢仃是如此亲密,制片公司甚至称他们仨为" 玛丽莲团队" ,难道他的离开是为了向福克斯公司表示他对她的命运和这部片子的前途没有关系?心里一乱,她连准备第二天的演出都没心思了。晚上在家排练时,音乐家理查德·阿德勒陪她唱了三十遍《祝你生日快乐》都没过关,他开始担心起这个从她心底升起的痛苦的声音和微弱的气息,以及艰难的发音。她的歌声成了一种从她嘴里发出的空气和乐趣的抚摸。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表演越来越性感。

当爵士乐女歌手埃拉·菲茨杰拉德、佩吉·李和歌剧女王玛丽亚·卡拉丝唱完后,她让人看到和听到的是一个对自己的模仿。

鲍比·肯尼迪和他的妻子一起参加了这场由民主党组织的盛大活动,但是总统肯尼迪形单影只,杰奎琳没有来。总统的妹夫彼得·劳福德如此介绍这位明星:"她不但守时,而且还注重细节。" 他们在后台等了很长一段时间,在这期间他即兴发挥了几句话,然后她踩着小步子从黑暗中走出,像一团蓝色的火焰,肌肤裸露在外边。她被缝在连衣裙里,迈着艺妓似的步子走到台上,她将自己的形体奉献给千千万万的观众,又像是为自己的身体所累。劳福德向大家宣布" 迟到(late)的玛丽莲·梦露" 的到来,其实"late"一词还有一个意思就是" 已故的" 。这句不知是文字游戏还是说漏嘴的话也可以翻译成:" 现在玛丽莲·梦露终于过世了。" 听到这句话,台下发出窃窃的笑声。玛丽莲实现了杜鲁门·卡波特的心愿:" 出席自己的葬礼,迟到了。" 大概是因为她的紧身连衣裙穿起来不太舒服,玛丽莲蹬着高跟鞋踉跄了一下。随后,她取下大衣上的披肩,伸出手指尖,轻轻地滑过麦克风,指着黑暗中的美国总统,闭着眼睛,用舌头润了一下唇,开始唱起来。她的声音微弱而颤抖,又有点嘶哑,像是在说:" 乔、弗兰克、阿瑟、罗密欧,他们都抛弃了我,因为我是一个坏女孩。他们,他们以及四千万美国人将会看到,我是多么的坏。"

演出结束后,在纽约戏剧界巨头阿瑟·克里姆家举行的晚宴上,罗伯特·肯尼迪忙得像围着火光团团转的飞蛾一样。过了一会儿,鲍比和总统把玛丽莲拉到一边,说了一刻钟的话。然后,人们看到鲍比不顾妻子埃塞尔惊骇的目光,和玛丽莲在晚会上跳了五曲舞。黎明时分,总统和玛丽莲躲开众人,乘私人电梯进入克里姆家的地下室,并从那里穿过通向卡莱尔酒店的地道,直接进入肯尼迪的套房。

此后,她就再也没和约翰·肯尼迪见过面。这个夜晚以后,总统决定与她中断来往,并否认外界开始流传的他与玛丽莲有染的传闻。虽然人们拍到好几张玛丽莲和肯尼迪兄弟在一起的照片,但现在仅存一张,其他底片都被情报部门的特工一大清早闯进了《时代》周刊的资料室查封了。

好莱坞,毕科大道,福克斯电影公司

1962年5 月31日

玛丽莲消失了三天。" 这也许是她一生中最神秘的一个周末," 亨利·韦恩斯坦后来说道," 比她去世的那个周末更令人困惑。有什么可怕的事情搅乱了她的心理,我得知了这个情况,但我没有立即打电话叫格林逊大夫回来,对此我后悔极了。"

--

流行小说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