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十八章

" 瞧你说的。有一位记者曾问他是怎么看我的,他回答说我太紧张了,以至于不能完成两个镜头之间的衔接,至于我为什么会这样则要问我的心理医生了。所以说,丘克先生,我不知道跟什么、跟谁做上下镜头的衔接,因为我这个人是不连贯的,始终是分离的。而且总是要问自己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精确。"

过了一会儿,她缓过点儿气来:

" 不过,这个剧本我倒是挺喜欢的。一艘船沉了,一个女人在一个热带岛屿上与一个英俊男子相遇;她被宣告死亡;丈夫又跟别人结了婚;女人奇迹般地获救,回来找她的丈夫。她的儿女们认不出她来,她只好装作一个看小孩的,她的丈夫非常烦恼,但他的第二个妻子牢牢控制住了他……"

格林逊打断了她:

" 这故事我知道。我看过剧本,这是另外一部电影《我最喜欢的妻子》的翻版。

你为什么不能够演艾伦?是你不希望人家不承认你这个人,或者不时地切掉你的镜头、夺走你的形象吗?"

" 你没明白。你曾经说过,给我留下最深印迹的人都是摄影师:安德烈·德·迪埃内斯、米尔顿·格林和我现在刚刚碰到的乔治·巴利斯,都是些注视别人的人。

但是,看不等于了解。我希望自己被看到,不停地被看到,从各种角度被看到,被所有的人看到,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但这是为了不被了解。"

" 既然你那么喜欢面对相机镜头,又为什么会害怕电影镜头?"

玛丽莲沉默了。当她觉得将要堕入深渊,当她感觉死亡将要来临,而且知道开学的那一天不会有什么人牵着她的手过马路时,她只有一个求救办法:叫人给她拍照,让自己存在于胶片中。影像是一种神奇的东西,而说话是一种让人绝望的东西。

" 我一碰到电影里的场景就无法应付,但碰到拍照却不会怕。" 她以前和米尔顿·格林一起生活在康涅狄克州的威斯顿时就这么说过。

" 我刚才问你问题呢。" 格林逊又说道。

玛丽莲高声说道:

" 每当我不得不开口说话,在舞台上演戏,或在摄像机死神一般的眼睛底下把写好的词张嘴说出来时,我就感到害怕。而拍照的时候,只需要对准我、取景、朝我按下快门就行了,用不着我说话,不像有声电影。"

侗粲诒览!返目恼嫦癯∝巍5谝淮闻纳悴坏貌槐煌瞥俚4 月23日,玛丽莲利用这个间隙又去了趟纽约,参加在公园大道举行的欢迎肯尼迪总统的晚宴。她到场时已经过了晚上十点,脸色苍白如水,又像即将燃尽的火炭。她漫不经心地走近总统,对他说:" 总统,你好!" 后者回过头来,向她微笑着答道:" 嗨!来,我来给你介绍几个人。" 然后,他们就消失了。在回好莱坞之前,玛丽莲去见了李·斯特拉斯伯格,他们讨论了正在筹拍的电影,一幕一幕地谈,谈了连续好几天。

等她回到洛杉矶,一个意外的消息在等着她,原本已经熟记的由南奈利·约翰逊写的剧本被丘克和另一个电影编剧沃尔特·伯恩斯坦从头至尾地重写了一遍。

4 月22日星期天晚上,从格林逊那里出来,极度慌乱的玛丽莲叫人把她送到洛杉矶南部的赫莫萨海滩。她把她的御用理发师珀尔·波特菲尔德从睡梦中叫起来,请她把自己的头发染好、整理好,以便在次日的拂晓面对摄像机。帕尔曾给一些默片明星理过发,诸如梅·韦斯特的那种白色小波浪造型的发式。和往常一样,玛丽莲把阴毛也重新染了色。拍摄在没有她在场的情况下就开始了,她连着一个星期没有起床,唯一的活动就是每天到格林逊那里报到。在影片中,是扮演迪安·马丁第二任妻子的赛德·查里斯前去咨询她的心理医生究竟怎么了。4 月30日,不顾格林逊的反对,玛丽莲来到摄影棚,连续拍摄了将近九十分钟,最后倒在了更衣室里,被人送回了家。5 月5 日至11日,她又再一次不得不卧床休息。

--

流行小说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