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十六章

" 不,我不要悲剧角色!不要忘记我是玛丽莲·梦露,你应该充分利用她,我希望有一个穿比基尼的镜头。至于人格的双重性,这也够了。你知道吗?赛德·查里斯也想在影片里扮演金发女郎。他们为了让我放心,跟我说她的头发将只是淡栗色的。可她是下意识地想演金发女郎。" 玛丽莲狡黠地总结道。

约翰逊出神地想着。他后来得知,为了不冒任何风险,福克斯公司将玛丽莲对手的头发染成了更深的颜色。他被福克斯公司的变化多端搞得泄了气,开始明白这部影片对于玛丽莲的职业生涯起着关键作用。但是不管她演不演这部电影,她都是输家,就像有时候我们下棋一样,要么影片拍完了但是拍得一塌糊涂,要么中途放弃而玛丽莲正是肇事者。

玛丽莲和博拉诺斯在贝弗利山庄租了一间房间,因为她的家要花几天时间进行一下装修。3 月份的第一个星期六,她怀着焦虑的心情来到格林逊家就诊:

" 南奈利·约翰逊将不再理睬福克斯公司,因为他们连到底要什么样的剧本都不知道。没人知道影片应该怎么结尾,故事应该以喜剧收场还是以悲剧收场。"

" 你今天身体很差,晚上别回去了吧。你就留在我们家里,等你好点儿了再走吧。"

这已不是她第一次在格林逊夫妇家过夜了,她同意一直待到她的房子装修好为止。

格林逊把他的病人安顿在二楼的一间屋子里。他把她的墨西哥情人、其他情人以及前夫们隔离得远远的。几天后的一天晚上,迪马乔来找她,要她回她自己家去。

格林逊在另外两个医生在场的情况下,拒绝让玛丽莲下楼。

" 她吃了镇静药,我想让她平静下来。等我联系你后再来吧。"

当她听说乔在下面等着她时,想去和他见见面,但是格林逊不同意。她提出抗议,并大叫起来。乔坚持要接她回去。格林逊转身向其中一名由他培养起来的精神科大夫说道:

" 这是一个典型的有自恋癖性格的人。你看她的要求多么苛刻。她一定要人家满足她的所有要求。她只是一个孩子,一个可怜的东西!"

旁边这位未来的心理医生不需要多少临床经验就会明白,这时的格林逊自己完全处在移情之中,这个可怜的人儿正处于移情之中不能自拔,他成了他病人的俘虏了。

迪马乔做了他在PayneWhitney诊所做过的事情:他把" 住读" 的玛丽莲从格林逊家接了出来,当中自然不乏唇枪舌剑。格林逊的同事们发现格林逊介入得越来越深,变得越来越专断,不免着急起来。首先是米尔顿·威克斯勒,然后是好莱坞心理分析界的头面人物们,觉得这个故事太离奇了,本来可以被当做一个技术手段的事现在却成了一个反面教材:格林逊非但没有能使玛丽莲从他身上汲取独立自主地判断和行动的力量,反而让她屈从于自己的控制。严厉些的人把这事看做" 两个人的疯狂" ,宽容些的则不加评论,认为这种做法虽不够正统,但也没有违反法律、道德和医生的操守。不过,由于格林逊的个人威望、他对洛杉矶心理分析学界的精神控制,以及他提供的培训使各种批评的声音渐渐地弱了下来,大家开始不再就这件引起冷笑和非议的治疗方法加以评论了。

南奈利·约翰逊写完剧本后准备离开加利福尼亚。玛丽莲破例起了个大早为他送行,她搂着他的脖子把他送到机场。但他走后,一切很快又变得糟糕起来。一天晚上,她从她的新家打电话给《濒于崩溃》的制片人亨利·韦恩斯坦。

--

流行小说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