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十三章

仍然是这个月,格林逊向另外一个人写道:" 她度过了深层偏执抑郁症的阶段。

她想过停演,想过自杀。不得已,我只能让护士日夜看护着她,监视她到底在吃些什么药,我觉得她仍有自杀的倾向。但是玛丽莲每每朝这些护士大吵大闹,没过几个月,她们都逃得远远的。"

12月11日,美国联邦调查局的头目埃德加·胡佛告诉罗伯特·肯尼迪,芝加哥的黑手党大佬萨姆·吉安卡纳想通过弗兰克·辛纳屈向肯尼迪兄弟求情。三周后,玛丽莲在格林逊家吃饭,她兴奋地告诉他:" 天哪!我要到劳福德家赴宴,罗伯特将在场。金·诺瓦克会向大伙儿介绍她的新家,而我得和罗伯特说些正经事儿!"这是她第二次和肯尼迪的弟弟一起吃饭,她不想像上次那样,袒露酥胸、一边呕吐一边挂着眼泪消失在罗伯特的眼里。她复习了一遍上层人物们交谈时常说的词汇,又和丹尼·格林逊讨论了可以作为谈资的政治话题,并一一记录在本子上,这是些来自左翼的观点——当时,这位格林逊公子是反对南越政权的。另外她也想和罗伯特探讨一下反美活动委员会的问题、民权问题等等。她想给罗伯特留下点儿深刻的印象。事实上,她一开始也做到了,但是当罗伯特看到她不时地翻看藏在手袋里的本子时,忍不住嘲笑起她来。近些年来,玛丽莲已养成了事先准备好话题的习惯,不打无准备之仗。当一个人自己先对自己说是个谬误时,就不会怕别人说她犯错了。

圣诞节的最后一天下午,玛丽莲和她的前夫乔·迪马乔一起在格林逊家度过。

晚上,她和琼、乔一边说着话,一边喝着香槟酒,情绪平稳。但当格林逊走进来时,她又变得局促不安。迪马乔发现了,问她怎么了,是不是太屈从于她的心理医生了?

并且根本没意识到他对她的影响有多深。她告诉她的前夫,格林逊在各方面都给她出主意:她必须保留哪些朋友、可以跟哪些人外出、应该拍什么样的电影、住在哪里比较好、付给尤妮丝·莫瑞多少工钱才合适(他刚建议她应付给莫瑞双倍工资)。

一个月后,格林逊发现她和肯尼迪兄弟的频繁接触对她没什么好处,同时也觉得自己应该离梦露暂时远点儿,以便更好地治疗她,他建议玛丽莲到墨西哥去度一段时间的假,然后再回来继续拍《濒于崩溃》。她开始觉得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变化,原来他是个有激情的人,而不是一个深情的救护者。不知不觉地,他们之间的关系起了变化,有了一种对于两人的自我的爱。

玛丽莲像别人一样,有她自己的爱情故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有的人故事很多,个别人还故事不断,或者总是有相同的故事。并不是所有的故事都是可以写出来的。怎样描述这样一种爱情呢,在其中每个人都发现了自己原本不知道的自己?有时候有人会因此而死。另外,这种爱说得出来吗?有些话只有当往事不再时才会说出口:" 我爱你。" 有些话是不想再继续彼此的关系时说的:" 我不爱你了。

" 人们永远不会在口头上说" 我爱你" 的同时,内心里却希望对方不要爱自己。格林逊的那种眷恋是要引起令人不安的共鸣的,两人的爱的疯狂来自于他们之间不断深入的接触。这种爱是一种激情,有降,有升,有绝望,有苦涩的泪水,还有黑色的愉悦。一种移情的激情。如果说" 爱" 总是相互的——每个人都希望爱对方、也为对方所爱,那么" 激情" 这东西则是不对等的。就像情人一样,有激情的人更嗜好去爱别人,但内心里,他被恨之爱所占据,他也希望不爱或者不被爱。

--

流行小说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