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十一章

他专注于撰写《心理分析技术和实践》一书,单是" 抵抗" 一章就写了一百多页。他准备再写一章关于" 移情" 的问题,谈论有助于达到患者真实情况的、由患者表现出来的一系列人格上矛盾之处,他估计这一章可供写下的内容更丰富。格林逊希望在年底前完成这本书,并打算过一阵子就和东海岸的出版商探讨出书之事。

因为怕病人太多,接诊会影响写书的进度,他决定辞去培训学校的主任职务,并减少了专业活动。这个喜欢抛头露面的医生,甚至决定连" 美国心理分析协会"的年会都不去参加了。

他还想离玛丽莲远一点儿,但当他看见她一个人孤零零地生活在这世界上,还是免不了给予她同情。他还希望能够战胜在玛丽莲身上施虐的死神,并能参透它是如何摧毁她的。与此同时,他又对玛丽莲怀有一种矛盾的心情。他觉得她对时间和情感的要求太过苛刻,而且她的状况已经严重到根本无法用传统的心理分析方法来医治了。

10月初的一天,玛丽莲在一个晚宴上遇见了来洛杉矶参加一个正式会议的司法部长、总统的弟弟罗伯特·肯尼迪。对于这次晚会,格林逊在着装问题上给了她明确的指令。她本想穿一件黑色的紧身礼服,以突出她肌肤的苍白,其实最主要的是穿着这件衣服能让她的胸部一览无遗。他要避免她如此穿着将会带来的又一次自我摧残。晚会在演员彼得·劳福德家中举行,因为此人娶了肯尼迪的一个姐姐。晚宴上,玛丽莲喝多了,天色越来越暗,她已不能自己回家了,罗伯特·肯尼迪和他的新闻专员提出送她回多荷尼道的小公寓。

十天后,福克斯公司通知她拍摄《濒于崩溃》,但她深信丘克瞧不起她,也知道自己身上厌恶电影、不想继续拍片的自我迟早要暴露出来,因此她威胁说要自杀。

格林逊担心她真会这么干,决定再次给她戒药,并从福克斯公司那里领到一笔可观的薪水,以及玛丽莲·梦露的特别顾问、影片的技术咨询师的头衔。因为PayneWhitney诊所的前车之鉴,这次治疗就在玛丽莲的家中进行,起居室成了病房,窗帘换成了厚重的三层蓝布。

" 你知道吗," 她对晚上来看她的格林逊说," 我找到了死的定义。一个人们要摆脱掉的身体。没死的人总是这么想。就像路上跟踪你的男人一样。生殖器也常是一个人们要摆脱掉的东西。当我在那个匈牙利女人那里接受治疗时,我在纽约立过一份遗嘱,我在里面规定了我的墓碑上必须这样写:- 玛丽莲·梦露- 金发:94-53-89-"

她竭力忍住笑,又说道:

" 我想我会坚持这样写的,即使有必要修正我的三围尺寸。"

格林逊回到圣莫尼卡后,努力回想玛丽莲说的所有故事包括性姿势带给他的是一种什么感觉。是厌恶,甚至是悲哀。当她坐在他面前时,被过氧化氢漂过色的头发有一股味道一直飘进他的鼻孔,让他没有兴趣接近她的手或嘴唇,他总是闻到这种味道。格林逊不喜欢她这种类型的女人,他更喜欢苗条的、棕色头发的女人,而玛丽莲过于孩子气和美国化。当他为她治疗时,面对她的身体,只有欣赏,没有渴望。他觉得她漂亮,也性感,但却引不起他的性冲动。

他想弄明白为什么对她没有欲望,甚至于不想再见她。赋予一个单词形状的是辅音,而不是元音;赋予一个句子形状的,是发音和句法结构,而不是组成它的单词。和句子一样,肉体并不足以引起欲望,还必须有结构,有骨架,有连接的部分。

要有形状。玛丽莲只有肉体,当她带着躯体走来,就像带了一个物件来,然后把它放在安乐椅上,说:" 你感兴趣吗?" 这样做非但不能把她的害怕变成他的欲望,还会因为过于直接而遭人厌恶。

--

流行小说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