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十五章

德·迪埃内斯问她:

" 你为什么经常让摄制组的几百号人等你一个,你却迟迟不露面?你不知道每迟到一小时,摄制组就要多花几千美元吗?我记得1945年我们一起去旅行的时候,你每天都起得很早,化好了妆,头发也早就梳好了……可是现在你怎么会让整个摄制组日复一日、每次都等你那么久?是不是有点太任性了?以前和我在一起时你好像不是这样的啊。"

" 安德烈," 玛丽莲伤心地回答他," 有时候我实在是没办法,因为我太累了,根本无法起床。你记得吗?从前我们沿着西海岸溜达时,路途是那么漫长,我在你的车里病得多么厉害,你日夜不停地开车,而我则困乏不堪。拍电影时,我也有同样的感觉,筋疲力尽,就想休息。有时候,我和哪个朋友一起出去喝几杯,就睡得更晚了。我太想多睡一会儿了,不想这么早就去工作。这也是人之常情,不是吗?

我只是十分疲乏而已,那一大堆工作真的太多、太累人了。可电影公司倒好,正准备让我出丑,公开宣称说我快要变疯了!"

她越说越酸涩,越说越消沉,伫立在那堆行李中,呆呆的神情让人心醉又心碎。

几小时的谈话过程中,她几乎没笑过,好几次还差点儿落了泪。安德烈发现隔壁卧室的床没有铺好,于是把她搂进怀里。

" 如果我们做一次爱,也许你会感觉好一些。"

" 我刚动过一次手术,你要我死吗?对不起,安德烈,我需要休息。"

她把外套递给他,把他送到门口,并道了晚安。安德烈走出十几米远,然后脱掉皮鞋,又蹑手蹑脚地走回游廊。他在凉爽清香的暮色中坐了下来,离她的房间窗户只有几米远,他想知道她接下来要干什么:准备外出,还是有人要来。结果她却熄了灯睡觉了。窗户没关,微风撩起了轻薄的尼龙窗帘,好似幽灵在半明半暗的夜色中闪进闪出。为了躲避这种幻觉,德·迪埃内斯这次真的走了。

第二天,他冲到贝弗利山庄给她买了一束花和一只意大利陶瓷酒杯,里面装满了橙子,还附了一封信,跟她道歉,因为他昨晚想跟她做爱。他塞给酒店侍者一笔慷慨的小费,叮嘱他一定要把这些东西亲自交到玛丽莲手里。第二天,他在家门口的草垫上发现了一朵花,正是昨天送给玛丽莲的那种。她还从门缝里塞进一个信封,里面塞了整整一打制片公司为她拍的照片。估计玛丽莲在去机场之前,先拐到他这儿了一趟。

一年后,德·迪埃内斯翻出一组没有发表过的照片,是他1946年为玛丽莲拍的。

照片中的玛丽莲没有化妆,迪埃内斯想以《这是谁》为题把照片投到《生活》杂志去,因为他肯定没有人会认出她来。突然间,没有来由地,他拿了把铲子往花园走,他想挖挖看是否还找得到玛丽莲的其他照片。铲着铲着,他忽然产生了一个奇怪的念头,觉得自己正在挖一个坟墓。结果还真被他找到了一些,那些纸质的都已风化了,而底片因为一张连着一张相互保护,保存得还算完好。让他吃惊的是,居然还让他找到好几张未经修改的底片,其中一张,玛丽莲面朝太阳,脸上显出悲哀的样子,当他拍完这张照片时,玛丽莲曾对他说:" 安德烈,我正在看着的是我自己的坟墓。" 还有一张拍的是她仰面躺着,眼睛闭着,装作死了的样子。当他整理出这些老照片时,他不知道此时玛丽莲正在度过她生命中最黑暗的时刻,他连着几个星期专注于修改和冲印,无暇看报,也无暇关心《濒于崩溃》的拍摄进程。

--

流行小说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