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十四章

在她的秘书梅·瑞伊丝打好字的信纸上,玛丽莲又手写了几句话:" 有一个人,一个很亲爱的朋友,以前每当我提到他的名字,你总是一边捋你的胡子一边朝天上看。对我来说他是一个温柔的朋友,非常温柔。我知道你不这么看,但我相信我的直觉。虽然像一个没有明天的故事,但我以前从未经历过,即使是现在,我也一点儿都不后悔,他在床前是那么的亲切。我没有伊维斯·蒙坦德的消息,但我无所谓,那种强烈的、温柔的、美妙的回忆留在我心里了。我现在差点儿要哭出来了。"

格林逊给玛丽莲写了一封回信,但他没有把信寄出,因为他想最好还是叫克里斯采取行动让她出院,以后再分析她的来信。我们在他的档案里找到了这封短信。

亲爱的玛丽莲:

请不要指望我去指责或谴责那些治疗过你或正想治疗你的人,尤其是我的同事和朋友玛丽安娜·克里斯。现在的事情是,你没有疯,但是如果你在那儿待下去的话,你肯定会发疯。医院是一个你流产失去孩子的地方,也是一个医治你的抑郁或自杀倾向时,会让你回到孩提时代的地方。

玛丽莲再也不想见到玛丽安娜·克里斯了,但不知为什么,克里斯的名字仍然保留在玛丽莲最后一份遗嘱的财产继承人名单里,这份遗嘱是她进PayneWhitney医院前三周写的。克里斯后来承认自己做了一件" 十分可怕的事情,其实我并不想这样的,可我却做了" 。她仍然会和格林逊以及安娜·弗洛伊德就她这位老病人的情况互通信息。

初春时节,玛丽莲决定回加利福尼亚,并在那里恢复了心理治疗。她求格林逊当她的" 全天候" 医生,格林逊不太愿意。5 月份,玛丽莲又返回纽约,每天通过电话和格林逊交谈。格林逊向克里斯夫人描述了他的治疗安排:" 我特别小心,不让她感到孤独,否则她又要沉溺于药物之中,并与那些会对她产生杀伤力的人接触。

这些人会和她形成一种施虐和受虐的关系……这种方法一般只用来治疗那些需要建议和关爱,不够坚定的未成年少女,现在看来对她非常适用……她说这是她多年来第一次渴望住在洛杉矶,因为这样她能找我说话。当然,她有时候仍会突然失约去棕榈泉找F.S.看病,这时候的她就像对待父母一样的不忠诚……"

几天后,玛丽莲从纽约打电话给她在加州的心理医生,说她最终还是决定回洛杉矶定居。这是她出生的城市,是她本来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在那死去的城市,却是她最终死去的城市。

洛杉矶,贝弗利山庄酒店

1961年6 月1 日

下午,安德烈·德·迪埃内斯正在花园里忙活着,突然想起这天是玛丽莲的生日,但又不知道她此刻在哪里,于是他回屋查询贝弗利山庄酒店的电话号码。当他打到酒店总机,试着要求转接玛丽莲·梦露的房间时,电话马上转了过去。他对着电话唱起了" 祝你生日快乐" ,玛丽莲听出他的声音后,非常高兴,希望马上能见到他,此刻她正独自一人待在酒店10号房的游廊里。他兴奋得像个得到一份盼望已久的礼物的孩子一样,他想周末到了,也许自己能说服玛丽莲一起待上几天!等他到了酒店,玛丽莲从小冰柜里拿出鱼子酱和两瓶香槟酒招待他,两个人谈这说那,聊了很多。但再接下去,谈话又转到了让她不愉快的事,玛丽莲告诉他福克斯公司对她很苛刻,她觉得自己很可怜,还说想回纽约去。

--

流行小说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