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十九章

玛丽莲和杜鲁门也再次见面了。

" 我想跟你谈一个计划。去年我写了一部短篇小说《第凡内早餐》,书中的女孩——她叫霍莉·戈莱特丽——就是我。这是我的老师福楼拜——我的秘密朋友——的教诲。但是,霍莉也是你。你知道,我的那些小说都是对回忆的纪念,我要让读者一看到我笔下的人物,就会在模糊而又清晰的记忆中搜寻出一个曾在梦中出现过的人或曾经擦肩而过的人。你要我告诉你小说开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吗?- 我总是被送回到我原来生活过的地方:那些房子和它们周围的东西- 叙述者想起了一个有点像妓女、有点醉醺醺、又有点发疯的姑娘,以前经常光顾莱克辛顿大街上的一个酒吧。这个女孩不属于任何地方和任何人,更不属于她自己。一个不合时宜的人,一个一直在寻找、在旅行、在逃遁的人,从不待在家里。人们问她是干什么的?她回答:- 我出发- 在小说里,我称她为- 不断旅行的人。现在有人想把这部小说拍成电影,你有兴趣吗?"

" 我嘛," 玛丽莲答道," 我的座右铭则是:- 我回来。我总是做同样的旅行,我去哪里和为什么要去似乎并不重要,反正最后我总是什么也没看到。做电影演员,就像在游乐场里骑旋转木马一样。你在旅行,但却是骑着旋转木马旅行,所以实际上是在原地兜圈子。但是,近旁的人你也不认识、也看不见。你看不见布景以外的东西,只看得见和以前一样的代理人、采访者和你原来的样子。那些曾经的日子、言语和面孔滑了过去,但又会重新回来。就像一个人一边在做梦,一边自言自语道:我已经做过这个梦了。肯定是由于这个原因我才想做演员的,为了在原地转,过一会儿又回到原地。电影就是一个旋转木马场。"

玛丽莲非常想演霍莉·戈莱特丽,她自己排了整整两场戏表演给杜鲁门看,杜鲁门觉得她演得非常好,他们连着排了好几个晚上。但是,好莱坞对小说的女主人公另有看法,他们最终选择了棕色头发、聪明、但一点儿也不性感的奥黛丽·赫本来演主角。" 如果让玛丽莲演的话肯定棒极了,但是派拉蒙公司在整个过程中都欺骗了我。" 卡波特总结道。他对这家电影公司改编的剧本也感到恶心,结尾不再是叙述者追忆失去的女孩。" 他" 说服了" 她" 留在纽约,因为" 这座城市和她永远属于彼此。" 而小说中的霍莉却说:" 我爱纽约,但它不属于我。" 这句子是卡波特从他的" 复制品" 、他的" 白色天使" 嘴里听来的。

洛杉矶,日落小道

1960年9 月末

玛丽莲在格林逊那里治疗了十八个月后,蒙坦德与她分手了。她想去爱,却又不知道爱谁。她打电话给安德烈·德·迪埃内斯发牢骚,迪埃内斯和她开玩笑,叫她到他家里来,因为他有" 包治百病的妙方" 。" 你可以来打听一下我的神奇疗法,你就可以忘掉你所有的烦恼。" 但她没去。过了几个星期,一个打扮怪异的女人坐了一辆出租车,在通往山坡的房子的小径处停了下来。玛丽莲围着头巾,戴着墨镜,随便穿了条牛仔裤,趿着双拖鞋,披了件大衣走下了车,她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以至于正在车库边上忙着园艺活儿的安德烈直到她走近时才认出她来。那么可人的诺玛·琼怎么会变得如此憔悴与不幸?她告诉他说,她是来看看他那" 包治百病的秘方" 到底是什么。

--

流行小说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