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十六章

9 月5 日,玛丽莲重返雷诺。在那个炎热的夜晚,飞机落地,在一片叫喊声、欢呼声和歌声中,乐队欢快地演奏着。人们举着标语牌,上面大大地写着:欢迎玛丽莲。休斯顿发作了:" 这帮混蛋制片商真会公关!能把药物过度服用伪装成了民众狂欢……" 第二天,玛丽莲凌晨就到了摄影棚。但当她重回聚光灯下时,她感到她身上和周围都有些异样。

在内华达的外景拍摄终于在10月18日结束了。最后几天,阿瑟·米勒不停地修改剧本,当别人将改动通知玛丽莲时,她就整夜地背新台词。克拉克·盖博跟她说:" 我不想让剧本这么变来变去的,帮帮我,我们得拒绝才对。"11 月初,影片的内景在好莱坞的派拉蒙公司内开拍。玛格南图片社前去报道影片拍摄进展的摄影师恩斯特·哈斯这样描写现场气氛:" 所有参与到这部影片之中的人都是不合时宜的人——玛丽莲、蒙哥马利、约翰·休斯顿——他们都有某种灾难降临的感觉。" 八年前,在玛丽莲的所谓自传《我的故事》里,她把自己称为" 好莱坞的不合时宜的人" 。拍摄的最后一天,当听到休斯顿的助理汤姆·肖说" 好了,所有的一切都存进软片盒里了" 时,玛丽莲笑了起来:" 是你说的吗?在盒子里了。只有在这里边儿最好。挤是挤了点儿,但是安心了。" 每个人都感到有些明星就像我们看到的天上的有些星星一样,实际上已经不再发光了,它们的光亮我们还可以看得到,但它们已经成为死星了。这些演员演出虚构的情节,而这些情节其实就是他们生活的再现,就像他们出席了自己的葬礼一样。

12月初,玛丽莲去了拉斯维加斯,与正在桑德斯酒店演出的弗兰克·辛纳屈会面,肯尼迪总统的两个妹妹帕特·肯尼迪·劳福德和琼·肯尼迪·斯密斯也在场。

回来后,格林逊发现他的病人看上去很孤独,他向玛丽安娜·克里斯描绘说:" 她有一种带有自大狂色彩的强迫情绪。" 他认为这是她对经常和她接触的、而且肯定伤害了她的人的一种反应。他没有指名道姓,但通过名字的缩写,说出了他想说的那些人。

不久以后,导演过《尼亚加拉》的亨利·哈撒韦在好莱坞碰到了玛丽莲。她独自一个人待在一间已经熄了灯的录音棚里。当他走近玛丽莲时,发现她正在哭。"我演了玛丽莲·梦露,玛丽莲·梦露,玛丽莲·梦露。我不想这样演,结果我发现我还是在模仿我自己。我希望弄得不同些,阿瑟当初吸引我的,就是他说他要的是我,一个真正的我。当我嫁给他时,我梦想依靠他能够远离玛丽莲·梦露。可我发现自己仍是老样子,我实在受不了了,我想走出这种局面,我不能再和玛丽莲·梦露一起演一场戏。"

在《不合时宜的人》拍摄期间的一个周末,玛丽莲抽空去了一趟旧金山,也许她是想去找某人,我们所能知道的是她在那儿一间叫" 费诺乔俱乐部" 的夜总会看了一场表演秀,其中有一个节目是一个化了妆的模仿秀演员模仿她的动作和声音。

我们还知道演出没结束她就离场了。

纽约,西中央公园

1957年

1957年初,玛丽莲结束了与玛格丽特·霍南伯格的医患关系。她让安娜·弗洛伊德再给她找位心理医生,于是安娜就向她推荐了玛丽安娜·克里斯。克里斯是弗洛伊德家儿科医生的女儿,对安娜来说,她比流落到美洲的其他同事更亲一些,她是安娜小时候的朋友,又是维也纳那几年的同路人,1938年因躲避纳粹迫害逃到美国。像安娜一样,她也在老弗洛伊德那里进修过,玛丽莲想借此进入弗洛伊德的圈子。

--

流行小说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