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十五章

三天以后,剧组在玛丽莲没有到场的情况下继续拍摄。摄影主任罗素·麦提向制片人弗兰克·泰勒抱怨说:" 我没法用她。她的眼神一片茫然,根本不能对着她拍。如果再这样下去,这部片子要完蛋了。"8月26日,玛丽莲不得不再次离开《不合时宜的人》的摄影棚,休息到9 月6 日才回来。有谣传说她想自杀,靠洗胃躲过一劫。酷热中她被裹进一条潮湿的被单,用飞机送回洛杉矶。休斯顿料想并希望她会彻底倒下并被换掉,怀着轻松的心情从机场回来,又哼着小调回到了他的赌桌前。

制片方却决定,摄制工作暂停。

然而,玛丽莲没有马上倒下。回到洛杉矶后,她马上叫人开车前往贝弗利山庄酒店,赶赴电影艺术家查理斯·维多尔的遗孀举办的晚宴。星期天晚上,格林逊和她的私人医生海曼·恩格伯格决定让她住院。他们告诉她摄制工作暂停,建议她休息一个星期,但是不在酒店也不在她家。由于希尔蒂不同意让她住到他们家来,而联艺电影公司承诺负担她的住院费用,玛丽莲被收进韦斯特布鲁克西区医院一间舒适的病房内,病房朝向拉·谢纳加大道。她以米勒夫人的名义入住,在医院里待了十天,还接待了马龙·白兰度和弗兰克·辛纳屈。格林逊每个白天和几个晚上都守护在她床头。

这段时间里,其他的病人觉得这位心理医生那么的惊慌失措、魂不守舍。他的同事们听到他讲过" 从一开始就有宿命" 和" 人的命运是无法改变的" 之类的话。

然后,他就镇定下来了,整天跟踪她的病情,并打电话给休斯顿,向他保证玛丽莲一周之后可以恢复拍摄。休斯顿在电话那头发了火:" 如果我无法完成这部片子的话,我作为电影人的生命到此就完结了,没人再会要我了。" 一些专栏编辑透露说,玛丽莲病得很厉害,比人们担心的还要严重,正在接受精神病治疗。恩格伯格大夫只能对报界说:" 梦露小姐处于极度疲惫的状态中,需要好好休息。" 弗兰克·泰勒则对媒体说她的心脏有问题,并指出影片的外景已基本拍摄完毕,拍电影对人的身体是种考验,更何况是紧接在她的前一部片子《愿嫁金龟婿》的后面。但是这两个人都不能说的是,格林逊发现她吞下了很多镇静药,包括利眠宁、乙氯维诺和水合氯醛。

医院里,梦露无法控制住自己不给伊维斯·蒙坦德打电话。但贝弗利山庄酒店的接线员转告她说:" 蒙坦德先生无法接电话。" 格林逊看到她未打通这个电话后,像是迷失了方向似的不停地说叨:" 你看到这个混蛋接受赫达·霍珀那个婊子采访时说的什么吗?他说我是个可爱的孩子,没有邪念,像个中学生似的爱上了他,说我是个发情的小女孩。他后悔迁就了我,因为我是一个绝望的孩子。他甚至说,和我睡觉是因为想让影片中的爱情镜头显得更真实些。"

格林逊试图说服她一定要回去继续影片的拍摄。" 你在一个死胡同里,我称之为爱情死胡同。当一个人不能就此脱身,那就只能通过伤害自己去伤害别人。" 然后,在圣莫尼卡他自己的家里,他对来问情况的休斯顿说:" 看来还得等等。这个明星不是一般的男人或女人。这是个孩子。一个明星的时间是在等待中度过的,在两部片约中间等、在两个场景中间等、在两个镜头中间等。很多东西不能被完全控制,时间不属于她,她很被动。男演员有时候可以当导演或制片人来逃避等待,女演员都等习惯了。等待是女人的宿命,我们必须明白这一点。但是我可以保证再过几天她就可以回去参加演出了。" 休斯顿差点儿没打断这段冠冕堂皇的话,但是他们说话的当口儿玛丽莲出现了,印证了医生的话,玛丽莲显得容光焕发、声音洪亮,还给了导演一声迷人的问候。然后,她转向她的心理医生,脸上露出尴尬的笑容:" 我知道巴比妥给我带来的害处,现在我不再吃了。" 接着她对休斯顿说:" 我很抱歉,谢谢你强行让我休息一个礼拜。我想继续参加演出,你觉得可以吗?" 这位导演默不作声。格林逊打破了沉寂,宣布她已经不用巴比妥就可以拍片了。

--

流行小说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