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十二章

这是一部化妆喜剧片,也是玛丽莲·梦露制片公司摄制的第一部电影——而且是唯一的一部,因为1962年她和福克斯公司合拍的《濒于崩溃》一片最终没有问世。

玛丽莲之所以选择奥利弗出演角色,是因为他是演莎翁戏剧的伟大演员,也是著名的导演,但是奥利弗却把她看成一个缺乏教养、有自恋癖的傻瓜。她马上重使她的惯用伎俩——迟到、嗑药、缺席——来罢演。

" 我觉得奥利弗恨我," 她后来说," 即便朝我微笑,他的目光也令人讨厌。

我有一半时间病着,但他并不相信或者根本无所谓,他看我的表情就像是闻到了一堆臭鱼发出的气味,好像我有麻风病或者其他令人厌恶的疾病。我似乎总是处于滑稽可笑的境地,他走近我就像走近一个不好的地方。他用居高临下的口气叫我性感些,我烦透了。和他待在一起我觉得很不舒服,我就总是迟到,他恨我恨得要死。"

她和阿瑟·米勒结婚已经三个星期,有了身孕,后来在8 月份堕了胎,现在在英国拍戏。她是7 月中旬一个下着雨的午后到达伦敦的,整个人处于神经衰弱的边缘,一切都不顺利——拍片、结婚、劳顿且身体疲惫。她和她丈夫住在恩菲尔德格林靠近公园的屋子里,一天,她发现套房的桌子上有一本她丈夫的笔记本摊开着,她就读了起来:" 我不应该和她结婚的。她像一个孩子,变化无常,心不在焉。被遗弃而又自私。如果我向她一贯- 受痛苦- 的讹诈让步,那么我的生命和我的写作都将处于危险之中。"

玛丽莲和正在纽约的玛格丽特·霍南伯格通了几个小时的电话,寻求她的帮助。

这位心理医生马上赶到伦敦,在拍摄现场为她治疗了几次。玛丽莲向她说起了米勒:" 他原本以为我是个天使,而现在,他却在自问应不应该和我结婚。他的第一任妻子离开了他,现在他责怪我比责怪她还要过分。奥利弗开始把我当做一个无事生非的坏女人来对待,而阿瑟却不为我撑腰。" 霍南伯格被她的消沉与焦虑弄得束手无策,也被她叫喊了一年多的对爱的渴求搞得厌烦了,又不能长时间撇下纽约的事务不管,于是她就地想了个办法,帮助玛丽莲应付拍片工作。

伦敦,梅尔斯菲尔德园

1956年8 月

8 月份的一个大热天,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轿车停在了梅尔斯菲尔德园20号门前。司机打开车门,让开自己魁梧的身躯,一位金发女子从车厢里出来,疾步走向20号门口。在弗洛伊德家服务了二十七年的大管家葆拉·费切尔开了门,把客人引入门厅,这位金发女子穿了一件领子竖起、款式简约的蓝色华达呢外套,脸上没有化妆,烫过的头发藏在一只软毡帽下,并戴着一副很大的墨镜。玛丽莲·梦露第一次到西格蒙德·弗洛伊德的小女儿家接受治疗。

这次治疗是在极其保密而又神速的情况下筹划的。安娜害怕被人做广告,但是犹豫过一阵之后还是同意了为梦露治病。整整一个星期,梦露没有在片场出现,没有人知道她在干什么。每天她的车都停在梅尔斯菲尔德园前,每天她都消失在安娜·弗洛伊德的诊室里。" 她总是若无其事的样子," 葆拉说," 她确实非常漂亮,但很纯朴,一点儿也不高傲,还有点儿怯生生的样子。当她微笑的时候,总能打动人。"

一天,安娜带她的病人参观她诊所里的幼儿园。玛丽莲活跃了起来,放松地和孩子们开玩笑、做游戏。她对安娜的工作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并对安娜讲,她二十一岁的时候就读过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一书,其中" 裸体之梦" 的解释令她折服。强迫裸体,也就是当众想要脱掉衣服,是她曾经跟她的第一位心理医生经常讲起的症状。经过交谈,安娜得出了她的诊断,把它抄在" 安娜·弗洛伊德中心" 的卡片上,这张卡片现在还找得到。" 玛丽莲病例" 上的记录是:" 成年病人。感情不稳定。有过分夸张的冲动性格,做事经常需要外界的首肯,不能忍受寂寞,被排斥时有抑郁倾向,偏执时伴有精神分裂症发作。"

--

流行小说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