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八章

他很生硬地对玛丽莲说:" 太好莱坞化了,你太好莱坞化了。" 他把她说得一文不名:" 多穿点儿衣服,不要逢人便扭动你的屁股,然后我们再谈。" 听到这些话,玛丽莲眼前不禁再次浮现出那些不堪回首的事:她刚进好莱坞时拍的那些三级片。

第二天,玛丽莲肯求她以前的情人米尔顿·格林来为她拍照。在莱克辛顿大街一间灰暗的摄影室里,他给她拍了一些照片。闪光灯下,她穿了一套芭蕾舞演员的服装,搽了昂贵的唐- 裴利农牌香水,嘴上抹着猩红的唇膏,脚趾上涂满亮眼的指甲油,坐在一个坏安乐椅上,在非常宽大的黑色幕布前,像一个不再舞蹈的舞蹈演员,显露着悲哀而无辜的神情。

西四十四大街,纽约演员工作室

1955年5 月

洛杉矶毕竟是个电影之城,连那里的心理医生也会被电影公司的热度所感染,被银幕中的影像所吸引。玛丽莲来纽约定居后,和米尔顿·格林合作成立了一间独立的制片公司,对她来说,纽约成了她寻求自我存在意义的地方。这是个心理分析之城,她在这里遇到了李·斯特拉斯伯格,他要她" 释放她的潜意识" ,参加心理分析。于是她托格林介绍一位心理医生,他向她推荐了玛格丽特·赫尔兹·霍南伯格,一位匈牙利裔医生。那是个刻板的胖女人,头上的白发束成很紧的辫子。她是在维也纳、布达佩斯和布拉格学的医,二战前夕定居纽约。她当时已经在替格林治病,于是现在同时为格林和玛丽莲治疗,直到后者1957年2 月与他们两人同时断绝关系为止。

除却来自斯特拉斯伯格的嘱咐(他认为所有的演员都应该面对自身的潜意识真相),梦露接受心理治疗还因为她有其他方面的疾病,包括:孩提时代的精神创伤、无法自我尊重、做任何事都要寻求别人的许可、不能维持友谊和爱情关系、担心被人抛弃等等。

玛丽莲每周五次准时去诊所接受治疗,其中早晨两次,下午三次。每次走出东九十三街的诊所,玛丽莲总要做一个类似驱魔的仪礼:一推开朝街的大门,就停住脚步,用手捂着嘴巴,咳嗽到难受为止,然后,再举目眺望大街,好像这样一来就把心理分析带出来的情感排斥到了身体之外。玛丽莲成了心理分析的忠实信徒。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有人问她在心理分析中寻求什么,她回答:" 我只能说我是完全相信了弗洛伊德的解析。我希望有一天能给大家作个心理医生究竟能给我们带来哪些奇妙东西的报告。"

从这一年年底开始,霍南伯格除了做心理医生外,还多了一个角色:处理她的病人和理发师之间的纠纷、劝阻她们的某些往来、为她的行为出主意。玛丽莲早晨不用去她的心理医生那里时,就到李·斯特拉斯伯格的工作室马林工作室去。晚上她则去老师位于西八十六街的家里上小课。作为《方法论》一书的作者,斯特拉斯伯格想让梦露身上那些被忽视的细节重现出来,包括那些从前被她压抑着的东西。

" 释放过去那些年被埋藏在心底深处的能量。" 这成了他的行话。玛丽莲被这句话里所隐藏的人的未知本能所吸引。李·斯特拉斯伯格和玛格丽特·霍南伯格决定联合起来,从玛丽莲阴暗消沉的内心挖掘出一种能力,让她能够维持正常的友谊关系和工作关系。按照他们的说法,她念念不忘于取悦他人,这个顽固的念头反而将她孤立了起来,妨碍了她艺术重塑能力的提高。玛丽莲后来说:" 我有过让我尊敬的老师,也有过一些我欣赏的人,但一直没有碰到我可以与之相似的人。我总觉得自己是个- 非人- ,可能我唯一像人的办法就是去模仿别人。正因如此我才想做个演员。"

--

流行小说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