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七章

两个人结束了谈话,玛丽莲感谢贝尔蒙来看她,并说她很高兴能够和他说话,尽管她以前回答记者的提问时总会感到害怕。她很高兴今天能够作为一个普通人,而不是作为一个明星被对待。

晚上,她去贝弗利山庄参加好莱坞经纪人艾文·拉纳举行的派对。在那里她遇到了格林逊夫妇,他们两人热情地跟她打招呼。她还见到了两张熟悉的面孔——约翰·休斯顿和大卫·塞尔兹尼克,并和一位六十多岁的陌生人长谈了起来,这位男士刚来好莱坞的布伦特伍德岗定居,他向她描述了他在加州生活的乐趣:往加州的西北方,过了圣费尔南多是莫哈韦沙漠,当中有一片绿蓝相间的丘陵,覆盖着蓝花楹,他在丘陵里边走边收集稀有物种,为他正在撰写的《加利福尼亚的鳞翅目昆虫》的书作补充。他开着他的雪佛兰Impala车,走遍了洛杉矶的高速公路,逛遍了那里的大型超级市场:" 尤其是在晚上,看霓虹灯。" 他补充道。他还跟她说他写了一部小说,叫《洛丽塔》,该书将被斯坦利·库布里克搬上环球电影公司的银幕。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当时正把它从小说改编成剧本。

" 那您呢?您是干什么的?" 他问这位漂亮的金发女郎。而玛丽莲则一杯接一杯地喝着酒:

"I-minpictures。" 她答道。意思是说:我是演员,但也可以被理解为:我存在于电影中。

" 我也是," 那男子狡黠地说," 但我只是个替身演员。"

几周后,在影片《愿嫁金龟婿》中,玛丽莲一定要丘克在她唱的歌《我的心属于爸爸》前加一句歌词:" 我叫洛丽塔,我不和男孩们玩。"

纽约,曼哈顿

1954年末

与第二任丈夫乔·迪马乔离婚之后,玛丽莲来到纽约,在纽约演员工作室听戏剧大师李·斯特拉斯伯格讲授戏剧课。她先是住在东五十二街的格拉德斯通酒店,1955年4 月搬到了华尔道夫饭店。在她位于曼哈顿的几个落脚处,她自己的东西并不多,一个放了四百本书的书架,几件仿法国风格的家具,还有一架她七岁时曾用过的白色钢琴。她一直在寻找它的踪迹,终于在1951年西洛杉矶的一次拍卖会上找到了它。她用分期付款的方式买下了它,并将它安顿在贝弗利山卡顿酒店她那狭小的单人间里。两年后,这架钢琴随她迁入了多荷尼道的三室公寓中。玛丽莲每次搬家都会带上它。1956到1957年间,她又把它搬到了纽约她与阿瑟·米勒一起租下的、位于东五十七街31楼的套间内。

当她坐飞机第一次降落在纽约艾德怀德机场时,六十名摄影记者把她团团围住。

在大家的口哨声和欢呼声中,玛丽莲不得不在舷梯上摆了四十分钟的姿势。但是当时她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她来纽约要找知性派大导演约瑟夫·曼凯维奇。曼凯维奇常说:" 我是从作家变成导演的,我不是电影艺术家,我拍那几部影片其实是为了不让别人歪曲我编写的作品。" 在好莱坞时,他让玛丽莲出演过他初期作品中的一部:《彗星美人》,而玛丽莲此次想要向他证明,四年来她变了很多,并想出演他的音乐喜剧《红男绿女》。但玛丽莲走下飞机时,曼凯维奇正往反方向的洛杉矶飞去。于是她给他打了个电话:" 您看,我已经成了大明星了,我将拍摄由比利·怀德执导的《七年之痒》。" 谁知曼凯维奇生硬地把她顶了回去。不知是否因为她说了一个对方不喜欢的名字——可能主要是因为怀德常在影片中将心理分析骂得一钱不值,还是因为当年怀德签约拍一部名著——好莱坞风俗剧《日落大道》(或叫《红楼金粉》),该片讲的是一个陨落的女明星的遭遇,恰巧曼凯维奇自己也要开拍一部相同题材的影片《彗星美人》?实际上,那年是曼凯维奇获得了奥斯卡最佳故事片奖,但他对怀德抱有一种无法解释的怨恨,他担心这次他对手的喜剧会拍得比他好。

--

流行小说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