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五章

" 如果得这么早就死的话,真有点不值得。"

" 你还想要怎样," 他说," 他的形象已经永不磨灭了!"

玛丽莲反驳,说她宁可活得长一点幸福一些。然后她从青铜墓碑旁边的一个花瓶里摘了一朵玫瑰花。

" 死人的花是不能偷的。" 安德烈吃惊地说道。

" 我可以肯定,当他知道有一个单身少女拿着他的一朵花带回家,并珍藏在她的床头柜上时,他一定会感到很高兴的。还有琼·哈洛,你知道她葬在哪儿吗?"

" 不知道,我才不想知道呢。"

" 我经常到那儿去,就在森林草地墓园,她就安息在那儿的一个私人小教堂里。她二十六岁就死了,因为她母亲属于一个小教派,不愿给她治病……"

等一出陵园,他叫她不要再去那个制片公司赴约了,这样他们可以一起多待一会儿,他的箱子里一直放着一本箴言录,他可以给她读上几段。于是,他们在草地上坐下,读了一些关于人生、爱情、幸福、名声、虚荣、女人、死亡及其他内容的箴言警句。吸引玛丽莲的是那些关于名声的话。突然,她宣布今天已经读了够多的句子了,她还是想去赴约。

" 你想和那个制片商睡觉吗?"

" 是又怎么样?" 她气愤地反驳道。

安德烈在梅尔罗斯街和高尔街的拐角处放她下了车。

几天以后,她让安德烈给她念了一首叫做《关于玛丽之死》的诗。她说这首诗是为她自己写的,除了这位女士忘了在" 玛丽" 之后加个" 莲" 字。他说,在墓园时,她还口口声声称希望活得长一点幸福一些的,怎么现在又说自己活不长了呢?这首关于" 玛丽之死" 的诗预示着她将早死。

" 快别胡说了!还是拍照吧。" 安德烈打断她的话," 我希望你的脸替你说话。"

于是他们停止了阅读,他开始为她拍照,他抓住了他希望她表现的各种情绪和人类喜怒哀乐的各种感受。他甚至问她,在她看来,死亡是什么样子?于是她就在头上盖了一块布。接下来的照片就是她的主意了,她叫安德烈准备好相机,因为她要表演给他看,有朝一日自己死了是什么样子。她用一种阴森森的目光盯住他,并说这张照片的意思是一切的终结。他马上抓拍了下来,并问她为什么把死看得如此肮脏黑暗,而不看成是从一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的一种过渡,改用一种平静的微笑去表现?玛丽莲回答他说,她就是这样看待死亡的。并又加了一句:

" 安德烈,不要马上发表这张照片,等我死了以后再说吧。"

" 你怎么知道你死在我前面?我比你大十二岁呢。"

" 我知道。" 她用一种低沉严肃的口气回答道。

稍过片刻,她又变得高兴起来,催他快点儿,拍完后马上把家什放回汽车打道回府,因为她要赶去赴约。

在他比她多活的二十三年里,德·迪埃内斯经常去给玛丽莲扫墓,而且总是在她的生日6 月1 日和她的忌日8 月5 日。每次他都会从她的墓地上摘一朵花,然后把花放在他床头边的一个玻璃杯里。每当他去韦斯特伍德村的电影院时,也会想起玛丽莲来。在银幕后面不到十五米的地方,安卧着玛丽莲。有一天玛丽莲对他说:" 你想要我成为一片云彩吗?那你就把这朵云给拍下来吧。这样我就不会全部死掉了。"

每次与她重逢见面,看到她打电话,他就会想起,玛丽莲为了保护自己的私生活、捉弄那些不检点的人,她在家里的电话底座上写了一个假号码。如果有人真的拨这个号码,他就会打到洛杉矶殡仪馆。

--

流行小说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