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四章

玛丽莲第一次走进那阔大的客厅时,就被钢琴打动了,那是一架贝茨斯坦演奏用琴。她想到了母亲的白色钢琴。一架富兰克林牌袖珍型大钢琴。在一段很短的时期内,她曾与母亲同住在洛杉矶阿博尔街靠近华盛顿山的一幢房子内,那时葛蕾蒂丝·培克买了这架钢琴,其上的家族徽标显示钢琴曾属于演员弗雷德里克·马奇。

随后,在玛丽莲的一位养母艾达·博兰德家里,一位叫马里恩·米勒的人给她上了一年的课。她学会了弹奏一些短小的古典曲调,并为能够演奏《献给爱丽丝》而一直保有一种隐秘的自豪感。很快,玛丽莲从一处迁到另一处的颠沛混乱的生活阻止了她继续弹奏乐器。袖珍型大钢琴。说到这个名字时玛丽莲总是笑。就像她自己一样:有些长大了,却还是那么弱小。她母亲被关入精神病院后,钢琴被卖掉了。不管怎么说,她一直不能从音乐中脱离,她的保留节目只有一曲在比利·怀德的《七年之痒》中与汤姆·尤厄尔联弹的略带喜剧意味的、弹得比较糟糕的波尔卡舞曲,对此她很是遗憾。她后来又把那架钢琴买了回来,随后,无论走到哪里,从纽约到洛杉矶,来来回回,她总要把这架老旧的白色钢琴留在身边。她回到钢琴身边,就像回到一位失去的朋友身边。在世人变成聋子、生活没法过下去时,她喜欢用指尖轻抚它。

梦露可能更喜欢格林逊身上悲怆而可笑的音乐家的一面,不论是谈起乐器还是演奏乐器,他的声音总是如此的吸引人,她觉得音乐要比话语或者思想更让格林逊牵挂。这位心理学家可能是想借此远离俗事,自得其乐。有一天晚上,他当着梦露的面拉了一段莫扎特的三重奏,然后突然揽着玛丽莲的肩膀朝玻璃窗外的海湾走去。

" 天空是如此美丽,如同这音乐,给人以死的念头,使人充满了事情圆满完成后才有的那种绝望的乐趣。" 她想他这句话不知是从哪里找来的,她不完全明白,但还是觉得充满了魅力。

好莱坞,圣莫尼卡大道

1946年

玛丽莲当时二十岁,没有可以作为精神支柱的人,为了获得勇气走到天明,她就寻找各种男人和女人来填补这个空缺。她走遍了整个洛杉矶,在所有的电影公司门前徘徊。玛丽莲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成为一个重要人物,一个人们看见以后就无法移开视线的(就像是撞见了自己的命运似的)、谜一样的大人物。

1946年的一天,安德烈·德·迪埃内斯开车带玛丽莲去逛好莱坞。她要去高尔街的一家制片公司见一位制片人。迪埃内斯记得,当他第一次遇见她时,玛丽莲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紧身汗衫,金黄色的卷发用一根红带子系着,手里拿着一个帽盒。

那天,安德烈和玛丽莲两人彼此紧挨着,从圣莫尼卡大道前的好莱坞纪念馆经过。

他提议拐到名人墓去看一下,那里埋葬着很多电影明星,如鲁道夫·瓦伦蒂诺、诺玛·塔尔梅奇、马里恩·戴维斯、老道格拉斯·费尔班克斯,还有很多其他人。玛丽莲起初对这个建议不为所动,但当安德烈告诉她,墓地就在派拉蒙制片公司后面的梅尔罗斯街上,而玛丽莲今后哪天可能就要在离鲁道夫·瓦伦蒂诺墓地几百米远的地方拍戏时,玛丽莲的兴趣一下子被提了起来。

这是个宽敞的陵园,安德烈带着她穿行在小径里,当他们走到埋着鲁道夫·瓦伦蒂诺的大理石板前时,他们议论着这位" 拉丁情人" 当年的盛名,以及1926年他的猝死所引发的骚乱。"1926 年,我就是在那一年出生的。" 玛丽莲说道。安德烈说,也许上帝就是安排她来接替他,并在人间继续他的传奇生涯的呢!也许有一天她也会变得很有名呢!

--

流行小说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