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4 章 创建法西斯党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四章 创建法西斯党

鼻祖建党为夺权 反动纲领大宣传

亡命之徒集旗下 胡作非为民不安

墨索里尼为了实现自己的反动抱负,于1919年3月,在米兰招集旧时政治上和行伍中的同志150人,组织了一个“战斗的法西斯党”。入党的人,多是一些亡命之徒,抱定决心要摧毁布尔什维克在意大利的势力,决心与人民为敌。他们的宗旨是,“用军队的组织,组成一个革命团体,恢复意大利固有的国性,铲除赤化势力”。

1919至1920年的局势表明,意大利的无产阶级已经觉醒,垄断资产阶级眼看依靠资产阶级议会已经不能保持政权,于是支持墨索里尼建立公开的法西斯恐怖专政来巩固他们的统治地位。此外,扶植法西斯的另一直接目的,便是意大利帝国主义准备参加世界再瓜分的斗争。意大利法西斯主义,曾经得到国际反动势力,尤其是英、美垄断组织和梵蒂冈在财政和政治上的广泛支持。法西斯党魁墨索里尼为了在小资产价级、富农、反动的大学生、军官和思想堕落分子中招募拥护者,展开了民族沙文主义的蛊惑宣传煽动。法西斯党诞生后,这帮匪徒就对革命团体和工人阶级的先进分子开始了恐怖活动。工人们对法西斯匪帮进行了英勇的抵抗,但是当时他们缺乏坚强的革命领导,而且没有很好地组织起来。社会党中的右派和中派的领袖们,实际上以自己的姑息政策为法西斯主义扫清了道路。

为了广泛招揽党徒,墨索里尼除了进行蛊惑人心的宣传外,还制定了党旗、党徽。意大利法西斯党的标志(也是该党名称的来源)是一束棒子。这原是古罗马高级执法官的标志,墨索里尼拿它来作为法西斯党的党徽。一束棒子捆在一起,中间捆着一柄斧头,棒子象征人民,斧头象征领袖,意思是人民要绝对服从他们勇武的领袖。同时,这标志也象征意大利人民古代的光荣。法西斯党还规定必须行罗马式敬礼,高唱青年进行曲。墨索里尼用“信仰、服从、战斗”的口号,代替他所鄙视的民主政治的“自由、平等、博爱”。

墨索里尼在自传《战后余烬》一章中,对当时意大利的形势作了如下的描述:“战争的火焰慢慢摇动,终至熄灭。但战后二年中,1919至1920年,在我看起来是意大利生活中最黑暗最痛苦的时期。黑云密布在我们的四周。意大利统一是无望了。我静观着暴风雨的来到。”

他把人民群众运动视为洪水猛兽。为了笼络军方和退伍军人,他在一篇题为《反对野兽再来》的文章中,蛊惑人心地写道:

“假如现在谁要反对已完结、已胜利的战争,我们就要直言不讳地承认我们是主战者,我们感到十分荣幸,我们将要大声疾呼:‘滚开,你们这些流氓!’没有一个人能忘记为战争而死的将士。他们形成神圣不可侵犯的群体,好像埃及的金字塔上接天空,他们不是属于任何人的;没有一个人能将他们分开。他们也不是属于任何党派的,他们属于整个的祖国。他们属于全人类……我们能看着死者受辱两袖手旁观吗?啊!托蒂!可爱的罗马人!你的生命,你的死,比全意大利的社会主义更有价值。你将许多英雄排列在战场上,他们都是需要战争的;他们知道死的代价——你,德乔·拉吉、非尼伯哥瑞杜尼、塞沙巴第斯第、路易吉·洛里、韦内齐安、绍罗、里斯蒙迪、考图奇和其他无数的英雄,成为意大利的英雄主义星座——你们感觉到一些流氓在翻你们的骨头吗?他们要刮去曾经吸过你们的血的土地,并且蔑视你们的牺牲。荣耀的灵魂啊,你们不要怕!我们的事业刚刚起步呢。没有什么东西能伤害你们。我们愿意保护你们。我们不怕任何战争,要为我们死者尽保护之责!”

墨索里尼的别有用心的宣传,果然在军界产生了影响,一些主战者、退伍军人、暴徒、解职军官以及屡立战功的阿尔地特手榴弹大刀队,都集合在法西斯的旗帜下。意大利的阿尔地特队是大战时成立的。它的前身是意大利各市的义勇队。这支部队在欧战中英勇顽强,他们在战场上,手拿炸弹,日含短刀,高唱战歌,置生死于度外。后来这支部队,为墨索里尼夺取政权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凡是加入“战斗的法西斯”组织的,必须遵守墨索里尼的信条。即:服从命令,不准空口说白话;目的明确,要不顾一切地去为胜利而战;纪念死者,尊敬伤残者及死亡者的家属。总之,就是反共、反社会主义,在政治上创造一个新的法西斯的意大利。

当时,在意大利,有些人说,他们不明白法西斯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有些人说,法西斯在意大利如同花草长在无花匠的花园里。为了扩大宣传,墨索里尼急忙把他的纲领、主张写出来,连续发布了三个布告:

第一次是3月23日,宣告法西斯举行会议,表示向一切为争取意大利的伟大与世界自由而死的意国人民致敬;向一切因战争而残废和获有不治之症者致敬;并向一切牢记不忘和努力完成他们的责任的人致意。法西斯还宣称,他们准备全力保护和支持个人所拥有的一切物质的和精神的财富。这一声明争取了军界,稳定了资产阶级。

第二次布告,宣称法西斯反对有害于意大利的任何帝国主义;扬言接受国际联盟关于意大利的“提示”;声明要确保意大利边境在阿尔卑斯山与亚得里亚海之间的稳定。这一布告进一步煽起了沙文主义的狂热。

在第三次的宣言中,说到最近的选举。法西斯声明他们将全力与一切党派竞争,争取大选胜利。他们要“拯救”意大利,要充当救世主。

1919年6月,协约国对德国的和约终于在巴黎的凡尔赛宫签订了,这一和约对意大利扩张主义者来说,等于是一场噩梦。用墨索里尼的话说,“我们的战争是胜利了,但外交则完全失败了”。他们除了抢到扎拉外,阜姆、达尔马提亚都没有弄到手。至于殖民地问题的解决,也与他们的希望相违。墨索里尼甚为不满地说:“像我们这样一个有势力的大国,需要丰富的生产资料,需要更多的出海口,需要广阔的市场;但是当其他国家分配殖民地时,我们只是得到一些无关紧要的边界修正。”

愤怒之火和不满情绪在军界、法西斯党徒和狂热的扩张主义分子中燃烧着、蔓延着。250万军人复员之后,造成普遍失业和社会动乱。战后通货膨胀和经济危机扼杀了衰弱的国民经济。更为危险的是,在墨索里尼的煽动下,民族主义分子到处兴风作浪。他们认为,尽管意大利在战后获得了一些领土,但觉得受了欺骗。当年参战时,英、法曾答应把某些奥匈帝国的领土划归意大利,但是美国并没有作出这种许诺,主张民族自决的威尔逊总统,不赞成把这片土地划归意大利。争论中心是亚得里亚海的港口阜姆,意大利人和南斯拉夫人都要求占据这个地方。

阜姆的命运,具体而微妙地显示了意大利历史发展的趋势。1919年9月,狂热的民族主义诗人邓南遮在法西斯党的赞助下,决心攫取阜姆。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募集了一批冲锋队员。在这支名叫“阿迪蒂”的冲锋队里,有许多是从监狱里出来的愿效忠死战的囚徒。这帮亡命之徒在邓南遮的率领下,向阜姆进发,决心在那里建立一个独裁专政的法西斯式的政权。他在临行前,曾给墨索里尼写了如下的一封信:

“亲爱的同志:骰子已经在桌子上了。明天我将以武力夺取阜姆。愿上帝援助我等!

“我从床上起来,有些发烧。但要推迟这次的行动是不可能的。这次又是精神战胜了肉体。请在人民报上详细报道我们的进军,并盼全文发表我的文章。

“在我们奋斗之中,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要坚持到底。我祝福你!”

为了夺取政权,迅速发展和壮大法西斯势力,墨索里尼左右逢源,不择手段,达到了无以复加的恶劣程度。他对劳苦大众说,意大利社会党已经背叛了无产阶级,如今只有他一人坚持奉行社会主义,他决心改善工农生活,把劳动阶级从苦难中拯救出来;对工业资本家和金融财团则说,法西斯党保护私有财产,实施自由经济,反对马克思的阶级斗争学说。1919年3月23日,在米兰商人俱乐部的集会上,墨索里尼的讲话,受到资本家们的“热烈欢迎”。事后墨索里尼对心腹们得意地说:“我们的政策左右逢源,既讨好贵族,又讨好平民;既反动,又革命。”

但是,事情的发展,并未使墨索里尼如愿以偿。11月16日大选揭晓了,法西斯一败涂地。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被选入国会。甚至在墨索里尼的老巢米兰,他的票数也很少。邓南遮一伙进军阜姆也不甚顺利。暴徒们霸占了阜姆15个月,由于意大利和南斯拉夫签订了《拉帕洛条约》,在强大的国际舆论压力下又被迫撤出。诸多事实表明,广大民众是反法西斯的。他们担心,法西斯会把人们拖入阴暗的地狱。

面对这种情况,墨索里尼故作镇静,他在给党徒们打气时说:“不要害怕,意大利会自己医治它的病的。我们应当鼓起勇气,努力!努力!再努力!再过两年我们的机会就要来了。”他在一篇题为《让我们航行》的文章中还写道:“我们应不顾一切地去航行!甚至逆流而上,即使冒覆舟的危险也在所不辞!”

为了煽动民族沙文主义,转移国内人民对法西斯的注意力,墨索里尼对尼蒂政府进行不遗余力的攻击。在1920年元月8日的《意大利人民报》上,头版载有这样的标题:《蜗牛先生卡戈亚的惊人的言语》。这个外号是邓南遮送给尼蒂的,后来此外号就无人不晓了。墨索里尼还采用同样的手法,写了一篇题为《不幸》的社论,集中攻击尼蒂在巴黎谈判中如何步步退让、丧权辱国。

经过一番宣传,群情骚动起来了。在外交使团中也生出一些无稽的谣传,南斯拉夫人要占领整个亚得里亚海岸了,罗马陷于异常紧张、,恐怖之中。学生、教授、工人、市民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要求政府收回达尔马提亚和阜姆,以表示他们对祖国的忠诚。

在群众的要求下,尼蒂政府第三次倒台了,以首相为职业的饶里蒂继续组阁,但是他的政府日甚一日地软弱无能。人民群众对局势愈来愈不满,革命运动蓬勃发展。他们纷纷占领工厂,建立工厂管理委员会;象征苏维埃的镰刀和斧头的红旗,飘扬在工厂上空。人民发出要当家作主的吼声,对法西斯暴徒充满无限的仇恨。

墨索里尼和他的党徒们,对此咬牙切齿,恨之入骨。他们认为“愚昧”充满了工人与农民群众的胸中。要想用好话,或用宗教式的劝告是无用的。最需要的就是一种“合时的、恳切的对英武的暴力的承认”。他们要大打出手,向人民开刀了。正如墨索里尼所供认的,法西斯所需要的是暴力、流血与牺牲,“绝不能用乳水难融的宣传方法,用言语——国会与新闻界中无聊的斗争”。

法西斯的暴力是异常凶猛的。有不少暴徒来自军队和学校。他们的战斗小分队四处活动,对人民群众进行恐吓、抢劫、勒索和骚扰。当时,在大街上与田野中,每天都有血战发生。星期日、假日和任何集会的时间,都有斗争发生。法西斯别动队四出袭击工会,焚烧社会党的《前进报》馆,殴打、枪杀进步人士和共产党人。在第二次大选中,法西斯匪徒口出狂言,谁不投黑衫党的票,重者将遭到致命的报复,轻者也要喝一杯蓖麻子油。在暴徒们的恐吓和枪棒威胁面前,不少人慑服了,因此法西斯党所获选票大增。他们不仅在米兰占有压倒优势,而且在波伦亚、弗利也获得成功。

1919年11月,选举墨索里尼的票数不过4000,1921年的选票骤增至17.8万。法西斯党为此大肆庆祝。他们在国会组织了法西斯党团。法西斯党在国会535席中虽然只赢得了35席,但他们的反动能量却很大,成了操纵国会、干预国事的一支不可忽视的威慑力量。

墨索里尼不仅指挥法西斯党徒进行武斗,而且还身体力行,亲自参加决斗。他先后与政敌西科蒂·斯克日斯和巴斯吉奥对阵厮杀,交战数回合,最后利用他擅长的剑术击败对方。为了鼓励党徒们的决斗精神,墨索里尼将奥格斯塔的坟场变为罗马的音乐会场,借以发扬武士精神,并要求党徒“决战决胜,视死如归”。

由于连年战争,加上法西斯的捣乱、破坏,意大利经济日益恶化,难以维持,到1922年,意大利最大的银行——国家银行也倒闭了。这在国内外引起了很大震动。急于夺权的墨索里尼,面对这一情况,陷入了沉思:“无知?愚蠢?过失?轻浮?”今后如何接管这样一个烂摊子呢?1922年1月,墨索里尼以《意大利人民报》总编辑的身分出席了正在法国戛纳召开的国际联盟会议。他从会上了解到,意大利货币的比值比法国的少一半。他认为这是一种耻辱,是对战胜国的打击,表明意大利正在走向破产。他在题为《戛纳会议以后》一文中惊呼:“在目前精神与经济恐慌的情形之下,必须往前进,否则就要沉沦下去了。”

随着法西斯的胡作非为,夺权欲望愈切,意大利的各种矛盾进一步激化。一天,一个狂热支持法西斯的军官菲德烈克·佛罗瑞阿中将被他的下属刺杀了。墨索里尼对此颇为伤感,他狂吠:“这是一个令人惊骇的事件!”他要法西斯党徒继承死者的遗志,坚决按着既定的目标走下去。他说:“在意大利近代史上,没有一个党,没有一种运动能比得上法西斯。没有一种理想及得上法西斯,它是青年人的血所供奉的。”法西斯匪徒们发誓,要对革命党团血战到底。在大街上,在公共场所,法西斯匪徒们在维持秩序的名义下,到处行凶作乱,枪杀进步人士。墨索里尼声嘶力竭地说:“我拿我的名誉担保,誓将红色的党团击碎、”

为了壮大反革命武装力量,准备全面夺权,墨索里尼专门组织了一个军事参议会,广招军官和旧军人,训练武装匪徒,对共产党和革命人民团体进行残酷镇压,制造恐怖气氛。

所有法西斯党徒,都着黑色制服,号称黑衫党。他们对自己的领袖无限崇拜,每次见到墨索里尼都行古代的致敬礼。他们杀气腾腾,性格粗野,颇有古代罗马帝国军人的姿态。在大街上,常常听见他们“杀!杀!杀!”的狂吠声。

他们胆大妄为,自立刑法,私设法庭,疯狂虐杀共产党人。有时剃人的须发;有时灌人以蓖麻子油;对于嗜酒犯罪的人也往往如此。亚历山大里亚的法西斯党徒,对于所谓犯罪的人,加以鞭打,鞭后非进医院不可,不必进监狱了。当地法西斯党部贴了一张布告:“凡吃醉酒的人,均须饮蓖麻子油一立升。售酒者与吃醉酒者处罚相同。所有酒店与咖啡馆中,都陈列着一缸蓖麻子油,以示警告。”

1921年,墨索里尼在报上发表文章说:“19世纪的政治学说,现在仍在试验中。实业方面民治的政体已归于失败。”1922年春季,墨索里尼又发表意见说:“民治的奋斗,生在不合民治的时代中。19世纪,人人口中,无一不说民治。现在的口号,应当改为‘以少数贤明之人治国’。恢复古来的政理。我们须知道,革命与反动,是相逼而来的。欧洲再要向民治方面走,是愈走愈糟。只有革命可以救国。”墨索里尼所说的革命就是推行法西斯专政,对革命党人实施反动。

在法西斯狂暴面前,软弱的意大利资产阶级政府,像走马灯似地换来换去。刚上任没有几天的法克达政府又摇摇欲坠了。在1922年7月19日的国会上,墨索里尼对这位倒霉的总理进行了挖空心思的攻击。他说:

“法克达总理先生,我告诉你,你的内阁不能再维持下去了。从各方面看来都是不相宜的。虽然你的朋友以慈悲为怀而捧你,但是你的内阁还是不能生存,我警告它不能再得过且过地维持寿命了。而且你所依靠的人,都是和你一样的无用之徒。”

最后,墨索里尼用威胁的口气说:“现在法西斯党要自行其是了,或者要作一个执政党,或者要作一个乱党,何去何从,要看局势的发展了!”

法西斯党要夺权了。”到1922年11月1日,法西斯的武装党徒已发展到50万人,普通党员达100万。另外,在它操纵控制下的工会和其他社团还有250万人。10月24日,在那不勒斯召开的法西斯党代表大会上,墨索里尼对代表01说:“假使我们不能和平接受国家政权,便带兵到罗马去,清君侧,用武力攫取政权。”墨索里尼话音刚落,会下党徒们就狂叫:“到罗马去!到罗马去!跟我们的领袖到罗马去!”当时意大利天空阴云密布,恐怖气氛笼罩全国。震惊世界的法西斯夺权的进军就要开始了。正是:黑衫暴徒起四方,急于夺权太猖狂。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