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2 章 记者生涯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章 记者生涯

呼风唤雨鬼推磨 制造舆论诡计多

垄断资本代言人 煽动参战欲掠夺

墨索里尼一回到弗利,又住在他父亲所开的铁匠铺里。每日阅读消遣。房子窄小得很,外面喧声不止。他依然读他的政治经济学和社会科学。由于他父亲的引导和影响,这时他已经是一个社会党的党员了。墨索里尼在冥思,在苦想,要“革命”必须大造舆论,要想成就一番事业,必须动员群众,没有群众的支持将一事无成。他决心办一张报纸,来为他呼风唤雨打天下,进行舆论准备。

这张报纸名为《阶级斗争报》,是本地社会党的机关报。墨索里尼对办报十分认真。他说:“报纸不是拿文字堆积起来的。报纸是党的灵魂,党的标记。”“现在的社会党,实在是尸居余气,没有什么好的理想。”“现在的社会主义,变成做官的捷径,为政客奸人所利用,不能谋物质上精神上的进步了。社会主义,注重人类的合作,非努力工作、洗涤个人的身心是不能实现的。”何等冠冕堂皇!

墨索里尼到处树敌,既攻击共和党,又攻击社会党的“保守派”,由他随心所欲地解释什么是社会主义。结果招来了无数的讥评,送给他很多的绰号。墨索里尼有一次在报纸上回答说:“我们的生活是一本空白的书。上面只写了研究、贫乏、奋斗几个字,没有腐败等字样。我们心广体胖,不求人知,敢说真话、老实话。”

当时社会党同共和党关系甚为紧张,直到意上交战,两党方才携手。他们拆毁加里波第纪念碑,墨索里尼与两个共和党人被捕,同住一狱,彼此成为好友。审讯时,墨索里尼冗长的辩护词的大意是,爱国之时,不得不发动群众组织暴动。后来居然被释放。他的党羽欢迎他出狱,好像他是凯旋一般。

1912年,意大利社会党在勒佐伊弥利亚举行全国代表大会。墨索里尼在会上大出风头,很多人把他看成是全国的英雄。从前萎靡不振的右派失掉了势力,由左派取而代之。墨索里尼由于能言善辩,被推举为《前进报》的总编辑,从而掌握了社会党中央党报的舆论大权。

墨索里尼接管《前进报》之后,报纸发行量骤然增到10万多份,经济情况大为改观。党员人数也由5万人发展到15万人。墨氏名声大振。他对法国革命家丹东甚为敬仰,特别对他发表的《为了战胜敌人必须勇敢、勇敢、再勇敢!》的著名演说十分欣赏。因此,每逢在纪念这位革命家的集会上,他总要发表讲话。在一次集会上,到的人数较少些,而且多半是激进分子。他等了半个小时,带着怒容上台说:“丹东的党徒,不像现在的意大利社会党,只空谈革命,不肯务实。”当时意大利社会党的一部分思想较保守的党员,受了资产阶级求名求利的影响,组成共济党,墨索里尼对此十分生气。所以在安科纳召开的社会党大会上,墨索里尼提出的社会党与共济党不能并容案居然获得通过。九年之后,就是1922年,他又宣布共济党与法西斯党不能并存了。他对于政敌和所谓好求虚荣的人,攻击不遗余力。某次,有一个社会党人想在文坛中出名,请墨索里尼在他的报上写一篇文章,论阶级斗争。墨氏请他也做一篇文章,论革命的玄秘。这位社会党人,不知墨氏的用意,拼命做了一篇文章送来,问他的看法如何。墨索里尼说:“我看你是党中最笨的一位,你还是不弄笔墨好些!”

墨索里尼虽然常凭口才取胜,有时也喜欢用武力。如果他觉得某人非用武力对付不可,他就不顾生死,去施展他的武功。有一天,他在米兰办《前进报》,听说日内瓦某咖啡店主毁坏他的名誉,便冒着被警方逮捕的危险,带了一个朋友秘密前去,跑到那个咖啡店,将店主打倒。日内瓦的警察局知道墨索里尼又回来了,便派警察去抓他。幸而他跑得很快,已经逃出日内瓦,并在哈马特为意大利侨民演讲了一小时,然后心满意足地跑回米兰。

1914年8月,世界大战的风云与迷雾已降临到眼前。但在墨索里尼的小家庭里仍过着较为平静的生活。他的妻子拉凯莱是一个聪明贤慧的夫人,她耐心地、热诚地与丈夫同甘苦,共患难。女儿爱达是他们家中“快乐的种子”。墨索里尼说:“我不需要什么,我的一生只是一个可怕的挣扎,我的家是我唯一的甜蜜宁静的安慰者,好像沙漠中的一块绿洲。”

在欧战之前,到处发生政治纠纷,一片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局面,意大利处在急剧的动荡之中。早在20世纪初,意大利就进入了帝国主义阶段。在军事和经济方面实力薄弱的意大利帝国主义,力图在力量相匹敌的各帝国主义国家和各集团之间随机应变,并利用它们之间的矛盾来实现本国的侵略、扩张目的。意大利早在三国同盟(德、意、奥)期间,便采取了同英、法、俄接近的方针。1911年,意大利同土耳其开战,并侵占了的黎波里、昔兰尼加和多得坎尼群岛。

为了巩固意大利帝国主义的社会基础并加强国内实力投入世界再分割的斗争,意大利总理饶里蒂改变了对内政策方针。他企图用微不足道的让步来分化工人运动,并吸引社会党和总工会的改良派领袖同资产阶级合作。为了这个目的,给予工人一定程度的集会、组织工会和罢工的自由,实行了某些社会保险的措施,对工人合作社提供了某些优待。1912年,为了减缓意土战争的政治危机,饶里蒂对选举法进行了改革,选举人数从321.9万人增加到856.2万人。这种政策促进了社会党内部的改良主义和机会主义倾向的发展,并促进了改良派的领袖们同资产阶级政府合作关系的建立。政府的“自由主义”方针是和对工业资本家、农业资本家有利的高关税壁垒保护政策相结合的,而且是和残酷剥削南部地区的劳动人民的政策相结合的。被压迫和破产的农民群众、农业工人的运动,遭到了凶残的镇压。

意大利统治集团连年战争和对劳动人民的盘剥,激起了广大群众的反抗。1901至1910年间,意大利约有300万人参加了罢工运动。在1905至1907年俄国革命的影响下,以及由于1908年开始的工业危机,和1911至1912年的意土战争,阶级斗争日趋尖锐,群众革命情绪越来越高涨。面对着统治阶级的残酷镇压,到处在发生暴动,到处在举行起义,社会党内部反改良主义派占据了优势,掠夺战争的最公开的拥护者和主张同政府合作的毕索拉蒂和波诺米等人在1912年被开除出党。1914年6月8日,根据社会党和总工会的号召,开始了抗议安科纳警察击毙参加反帝游行示威的三个工人的总罢工。以“红色周”而著名的这次罢工,有的地方带有急风骤雨的性质,起义者已经把政权夺到自己的手里。意大利统治阶级对此惶恐不安。

善于看风使舵的墨索里尼,在此情况下,对欧战极力保持中立。”他在《前进报》上说:“意大利最大的责任,在于缩小战事的范围。所以要绝对中立,不做德奥的走狗。”1914年11月间,他看到德国社会党极力帮助德皇,协约国的力量在扩大,形势对德。奥不利,他写了一篇题为《从绝对中立到积极中立》的文章,主张意大利应加强备战。他告诉社会党人说:“不是一切战争皆应反对,战争也有有益于革命的。”他主张意大利加入协约国对德作战,他说:“德国是所有叛逆、耻辱、奸诈的来源。”墨索里尼的这种主张与社会党中央当时反对战争的态度是相矛盾的。

1914年11月间,意大利社会党在米兰开会,会开到半夜3点多钟。墨索里尼大胆地在台上说道:“从今以后,我与畏首畏尾不敢说话的人、不主张参战的人势不两立。”墨氏未说之前,大家已摩拳擦掌。现在听了这番话,更是怒不可遏,拼命大喊:“打死他!打死他!”墨索里尼见众怒不可犯,就壮着胆子说:“诸位恨我,足见诸君还是爱我。”于是,他解释了他做文章的目的。他说:“诸位可以赶我出去,不可赶我的思想出去。德国人在法、比两国所犯的蛮横暴行,谁不知道?怎么还可以帮助他们呢?”现在参战有利于扩大意大利的疆土,同时也可扭转国内群众的注意力。墨索里尼虽然做了很多的解释,但没人理睬他。他望着敌视的人群,怒不可遏,随即将桌上的水瓶摔碎,以示决裂。停了几日,社会党中央宣布开除墨索里尼的党籍,并撤销他《前进报》总编辑的职务。

墨索里尼离开社会党时,囊中只剩下五个里拉了。但是,到本年的11月15日,在一些主战的垄断资本的支持下,他的《意大利人民报》居然出世了。墨氏创办这张报纸,他的政敌都说他接受了法国的金钱。于是,政府组织了一个委员会,进行彻底清查。其中,有三人是社会党,三人是中立派。清查之后,知道开办费用全部由他的朋友“捐助”,并非“外国津贴”,才算了事。

在这一段时间,墨索里尼深受尼采唯意志论的影响。他赞扬主观战斗精神,强调人生的目的在于发挥权力,“扩张自我”,鼓吹“超人”哲学,认为“超人”是历史的创造者,有权才能奴役群众,而普通人只是“超人”实现自己权力意志的工具。他反对民主,反对马克思所提倡的真正社会主义,而对尼采的反动战争理论则是五体投地,甚至宣称,战争就是道德,战争是强权政治的集中表现,只有通过战争才能达到自我扩张的目的。

《意大利人民报》一创刊,就用了引人注目的两句格言。一个是布朗基所说的:“谁有铁,谁就有面包。”一个是拿破仑所说的:“革命是一种理想,须要有刀枪维持。”墨索里尼在他所撰写的一篇题为《胆量》的社评中说:“我们既然继续努力,我们就不可不知道一个又可怕又可爱的字,就是‘战’。我说‘战’这个字声音很大,我信仰心很重,我豪气很盛。因为我是对诸位青年人说的,对诸位在历史上有责任的人说的。”

墨索里尼认为:非战不足以奋发有为,非战不足以改变平民政治所养成的人民的惰性。此外,意大利有很多未收复的土地,非流血更无还我河山之望了。在墨索里尼的心目中,意大利人只图苟安,不肯前进,人人装聋作哑,希望他人吃苦冒险。他说:“神人是已死的,超人是需要的。创造未来的环境,战争是唯一的救命剂。”

墨氏还鼓吹理想主义。不过他说:“新理想主义要有新的精神,辅之以作战能力与牺牲态度。要以世界和人类为目标,不要只知爱乡里,处于消极状态中。”他相信这种主义可以制胜。他离开社会党时,不少人以为他的政治生活要从此结束了。但是过了六个月,就是1915年5月,经过他的蛊惑人心的宣传,意大利终于对奥宣战。“啊,意大利祖国,”墨索里尼写道,“我们要把生命奉献给你!”他竟变成了一颗众目睽睽的政治明星了。他要“拯救”意大利,在他周围已经集拢了一批狂妄分子,墨索里尼已经成了自我扩张的主战派的首领,成了垄断资产阶级侵略扩张的代言人。

为了夺取政权,墨索里尼在苦心经营着他的《意大利人民报》。这是他的喉舌,这是他的工具,这是他的发迹之地。正如墨氏自己所说的:“我所以成为一个政治家,一个新闻学家,一个主战派,一个法西斯党的领袖,都与这张报纸有关。”开始他们的工作条件十分困难,报社设在米兰保罗街一座古老的房子里,墙壁因年久失修,多半已经脱落,屋里的巢椅也残缺不全,但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在“尼采精神”的刺激下,紧张地工作着。

这是一个别开生面的编辑部,这里的工作人员似乎都有一副古怪的脾气。编辑室的门上、墙上、桌上都贴有书写的条子。一方面警戒自己,一方面通告外来宾客,以便维持秩序。一个人在条子上莫明其妙地写道:“不要没来之先,已经走了。”一个人写道:“能用一个字的,他却用了五个字,他犯的罪是顶大的。”第三个人写的是:“来者予我以荣耀,去者予我以愉快。”第四个人写的是:“随手关门。”又有一个人写道:“凡是不守秩序扰乱同仁文思者,皆不合于人道主义。”

墨索里尼写文章时,故意摆出一副张牙舞爪的样子。桌上堆满了报纸和各种参考材料,态度张皇失措,好像发怒一样,说话也鲁莽得很。有一次叫听差拿咖啡进来,说:“不准再有人进来,否则我要开枪。”听差说:“但是我要拿咖啡进来。”他笑道:“那么我就对你开枪。”每逢他撰写社论时都是这样,不让任何人打扰他。

墨索里尼写字台的后面,挂着意大利战时敢死队的黑旗。旗旁有白骷髅和刀子。书桌旁边,堆满了书籍和文稿。桌上有一支手枪,枪口向着墨索里尼。好像他时时准备与他的政敌拼搏似的。每到报纸出版之后,他要细细阅读,一字不漏。他爱他的报纸,像母亲对待儿子一样。墨索里尼经常对他手下的编辑人员说:“我不喜欢不痛不痒的文字,文章要尖锐泼辣,像闪电和炸药一样,要富于煽动性。”

墨索里尼生性好动,最喜欢骑马与驾汽车,而且车子开得飞快,并喜欢在涧谷旁边开车疾行。有一次,由米兰开到波龙雅,车开得飞快,为警察所追。路人见之,都以为是追逐犯人,其实,他是赶到波龙雅公园与人相会。他又喜欢飞行,想得一个驾驶飞机的执照;但是他开得太快,未能获得执照。某次他飞行失败,他的朋友死了,自己受了重伤。但是,他对于飞行仍旧不死心。

墨索里尼虽百般鼓吹意大利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并站在协约国一方,但这并非一件易事。用墨索里尼的话说是:“意大利人苟安岁月已久,不肯为理想而奋斗。要改变他们的态度是难乎其难的。”此外还有一困难:意大利人民反对战争,厌恶侵略。特别是意大利首相饶里蒂和德国关系较密切。早在开战之前,意政府就与德、奥结成了三角联盟,规定一方若遭受攻击,其他两国必须支援。为了撕毁这一同盟,墨索里尼除了利用《意大利人民报》大造舆论外,还创建了他自己的政党“革命同志会”。这是意大利法西斯党的前身。1915年1月,他的党徒已有5000余人,集合在墨索里尼旗帜下,多是流氓打手和主张侵略扩张的一些狂妄之徒。在一次集会上,墨索里尼对他们打气说:“诸位都是反抗旧习俗的青年,一定能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来。今天要战争,明天就要革命了。我要意大利加入战争有两个目的:一是对内的,一是对外的。参战的结果,可以打倒奥匈帝国,解放意大利被侵占的土地;另外,可以把法西斯思想传播到俄、德两国,这对于世界革命、人类的自由是有贡献的。我们要脱去国家党和帝国主义党的面具,带着激进派、革命派反对宪政的精神,决心战斗到底!”

因为煽动战争,4月11日,他在罗马被捕,被监禁数日后又被释放了。墨索里尼继续著文,发表演说,与人相争。他利用报纸集中攻击反战派,谴责他们为卖国贼。墨索里尼说:“我想要意大利国基巩囱,必须要改造国会,至少要把10几个卖国议员枪毙!”5月15日,他发表社论说:“意大利到了生死存亡关头,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人民应当自决。或者是战争,或者是革命,二者必居其一。”过了几天,他又写道:“意大利的形势和欧洲的政局,都落在你们的肩上了。”

就这样,经过他大张旗鼓的宣传,响应者逐渐增多,最有势力者要算意大利著名诗人邓南遮[注]了,他施展演说才能劝意大利参加战争,支持英、法,反对德、奥。当时全国沸腾,饶里蒂的反对参战案马上就被否决了。意大利国王鉴于米兰、罗马、帕杜阿、热那亚和那不勒斯各处主战者的骚动,只得舍去饶里蒂,再召回萨兰德拉组阁。这是墨索里尼在强有力的众多政敌面前获得的一次重大胜利。

其实,意大利早就是两个帝国主义集团争夺的重要对象。英、法为了把意大利拉向协约国一边,同德、奥集团展开了激烈的外交斗争。因为意大利地处地中海,不仅战略地位重要,而且拥有同法国不相上下的人力,有一支较大的陆海军。意大利的直接参战,将对西欧战场发生一定的影响。

意大利原是德、奥的同盟国。但法国对它施加财政、经济上的压力,于1900年和1902年同意大利签订两个协定。所以,在1914年大战爆发后的第三天(8月3日),意大利即宣布中立。德国对此非常不满。所以当威廉二世在8月3日接到意大利国王的电报时,咒骂他是“坏蛋”和“无耻”!

意大利在大战初期之所以宣布“中立”,事实上是出于另外一些原因:大战刚爆发,交战双方胜负未定,不能预测最终胜利属于何方,所以不愿贸然宣布站在哪一方。这样,可以不冒参战失败的危险,而在“中立”的幌子下向交战双方讨价还价,以索取更多的领土补偿。

1915年3月,意大利政府同时与两交战集团谈判。在德国压力下,奥匈帝国不惜忍痛割爱,表示愿意交出一部分王室领地,作为对意大利继续信守“中立”的报酬。但这些领地为数不多,又不能马上兑现,当然不能满足意大利统治阶级的奢望。这时,意大利帝国主义的胃口越来越大,除了要求获得特兰提诺、提罗尔、的里雅斯特、整个伊斯特利亚和达尔马提亚沿岸等地区外,还主张在阿尔巴尼亚中部成立一个由意大利控制的自治公国,并要求获得非洲一些殖民地和某些土耳其领地。英国首先答应了意大利的要求,法、俄也跟着表示同意。就这样,经过长期的讨价还价之后,终于在1915年同协约国签订了伦敦条约,并正式表示站在协约国方面。

1915年5月23日,萨兰德拉继饶里蒂为意大利首相。依照墨索里尼等人的意旨,对德。奥正式宣战。第二天,墨氏发表社论说:“从今天起,意大利人民要从军了;从今日起,意大利境内没有党派的成见,只有整个的民族。刀枪相接的时候,我们只有一句话要说:就是‘意大利万岁’!我们现在方才知道,祖国的生存是与人民的幸福密切相关的。我们现在方知道,意大利民族是一个有着强大活力的民族。我们愿意与意大利共存亡!”

1915年春光明媚的时候,意大利半岛上,到处旗帜飘扬,军歌处处,昔日意大利统一时代志士所做的诗歌,一一重新演奏。看来,墨索里尼和他的党羽们浑水摸鱼的时候到了。正是:枪炮一响,黄金万两,歹人渔利,百姓遭殃。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