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52 曾纪芬福寿全归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曾纪芬福寿全归

曾纪芬是曾国藩的么女,聂仲方的妻子,聂云台的母亲,一生由侯门千金小姐,而巡抚夫人,而工商巨孽的太夫人,起居八座,子孙绵继,寿登耋耄,既贵且贤,是一个很有福气的女人。

曾纪芬福寿全归,可以说完全得力于她父亲传给她的一套治家修身办法。

青少年时代的毛泽东最佩服的人是曾国藩,蒋介石外出必带两套书,一套是宋美龄叫他带的《圣经》,一套是他自己愿意带的《曾文正公全集》。

曾国藩的一生是复杂的:胡适写《近五十年来中国文学》,从曾国藩讲起;王夫之的哲学著作经曾国藩刊印才传遍天下;他是中国第一个办近代新式工业的人;他不要城里青年,专用乡里老实农民组成湘军,以儒家的忠义思想对洪秀全的上帝平等思想,镇压太平天国运动;他支持左宗棠收复新疆,又在天津教案中出卖国家利益。不管怎样对他评价,是褒也好,是贬也好,他的修身,治家办法确实有独到的地方。

他在修身方面讲究一个“忍”字,他常说的一句话是“打落门牙和血吞。”在镇压太平天国时,他前方吃了败仗,后边有人拆台,就凭一个“忍”字,他最终镇压了太平天国运动,他总结说:“他是在失败中打败洪秀全的。”此外,他还讲究一个“恒”字。那么紧张的军旅生活,他坚持天天写日记,坚持每餐饭后走一千步。

在治家方面,他首先提倡尊长爱幼,提倡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此外,便讲究一个“勤”字,他写信给儿子曾纪泽,要他每天起床后,衣服要穿戴整齐,先向伯、叔问安,然后把所有的房子扫一遍,再坐下来读书,每天要练一千个字。再便是一个“俭”字,咸丰十一年八月光夏安庆,湘军与太平军对峙的局面已经开始改观。同治皇帝初立,加意笼络曾国藩,加官晋爵,命曾国藩节制苏、皖、赣、浙四省,东南精华地区都在曾国藩的号令之下。这时曾国藩的妻子欧阳夫人带着曾纪芬由湘乡老家赶到安庆与曾国藩聚会,彭玉麟特地准备了一艘十分考究的巨船,用素绢装饰船舱四壁,亲自绘上梅花,前去迎接,时人号称:“长江第一船”。被曾国藩知道了,对彭玉麟大加责备,下令毁掉那只船。再有,太平军失败后,曾国藩任两江总督,督署就在南京,他的一家人纷纷东下来看望他。按理曾国藩作为两江总督治理着江南富庶的地方,家人们吃点、喝点、玩点、乐点,原本算不了一回事。他却始终服膺十六字箴言:

家俭则兴,人勤则健,能勤能俭,永不贫贱!

曾国藩把全家人召集起来,将他为家人制订的“功课单”当众宣读,每人发给一份。下面将他写给女眷的一份抄录如下,以供参考。

早饭后:做小菜、点心、酒、酱之属(食事)。己午刻:纺花或绩麻(衣事),中饭后:做鍼黹、刺绣之类(细工)。西刻:过二更后,做男鞋、女鞋、或缝衣(粗工)。吾家男子,于看、读、写、作四字,缺一不可;妇女子衣、食、粗、细四字,缺一不可。吾已教训数年,总未做出一定规矩,自后每日立定功课,吾亲自验工。食事每日验一次;衣事三日验一次,纺者验线子,绩者验鹅蛋(即纱绽);细工五月验一次;每月须做成男鞋一双,女鞋不验。右验功课单,谕儿媳、侄妇、满女知之。甥妇到日,亦照此遵行。

这一份“功课单”,除人手一份外,还贴在内堂。

曾国藩一生还过得+分谨慎。同治三年六月十六日,曾国荃带湘军主力轰开南京太平门,以八百里快传向曾国藩报捷。太平天国失败,清政府对曾国藩不升反降,只给他一个两江总督做,许多老百姓,特别是湖南人都为曾国藩不值,曾国藩却反以他的九弟曾国荃打开南京纵兵抢掠为由,请求清廷罢去曾国荃的巡抚之职,让曾国荃称病回乡。曾国藩深恐一家功名过甚,清廷猜忌,富贵不保,晚节有亏,于是处处表示谦退。还是在戎马倥惚的岁月,他的大女儿出嫁,曾国藩百忙中抽出时间给女儿写信,千叮咛、万嘱咐,叫女儿嫁到丈夫家后,千万不能摆出大家小姐的威风来,他讲夫妻间要恩爱,家庭要和睦,如果你端出一副大家小姐的架子,还谈什么夫妻恩爱,家庭和睦,还谈什么幸福。

曾纪芬是曾国藩的么女,按照湖南话,大家都叫她“满小姐”。生于清咸丰二年春天,这时曾国藩是礼部侍郎,地位虽然清贵,生活却过得十分清苦。有限的傣银,除了养活一大家子人口外(曾国藩的原配欧阳夫人,育有三男六女),还得不时寄些银钱回乡,或捎些东西回家孝敬父母。住在北京贾家胡同的曾纪芬穿的都是姐姐们留下来的衣服,曾国藩对她从不给予特别的宠爱,从小就培养她艰苦朴素的品性。

曾纪芬的婚事,由于曾国藩的染病,由于曾国藩的去世,一直拖到光绪元年九月进行,这年曾纪芬已经二十四岁,丈夫是湖南衡山的聂家,带去的嫁妆中就有曾国藩发给她的“功课单”。

论门第,聂家老太爷不过是个知县,与曾国藩一等侯爵、总督、门生部属故旧半天下相比,自然有天壤之别。聂家对这来头奇大的媳妇,自然是小心侍候,不敢怠慢。曾纪芬秉承父亲的勤俭美德,丝毫不敢展示大家干金小姐的娇纵习惯,相夫教子,侍奉翁姑,和睦亲邻,作得中规中矩。

曾纪芬的丈夫聂仲方是一个有才能的人,再加上曾国藩的影响,追随过曾国荃,左宗棠和李翰章(李鸿章的弟弟),一直埋头苦干,勇于任事,经过多方保荐,先从江苏省苏松太道的小官做起,一步一个脚印,再升浙江按察使,再迁江苏布政使,再迁护理江苏巡抚,再迁安徽巡抚、浙江巡抚。由于江浙一带比较富裕,便有人在朝中告状,说聂仲方贪污受贿。曾纪芬立即用父亲的事情劝说丈夫,聂仲方辞官回乡,谨慎的为人之道学到了手。

曾纪芬一直记着父亲曾国藩对她讲的话:“予自三十岁以来,即以做官发财为可耻,以官囊积金遗子孙为可羞。盖子孙若贤,则不靠父辈,亦能自觅衣食;子孙若不贤,则多积一钱,必将多造一孽,后来淫佚作恶,大玷家声。故立定此志,决不肯以做官发财,决不肯以银钱予后人。”“吾辈欲为先人留遗泽,为后人惜余福,除勤俭二字,别无他法。”曾纪芬自奉俭约,即使后来年纪大了,每届大寿,子女想送些珍贵的礼物来,都一定会被她阻止。曾纪芬对子女的教育从不放松。即使对已经成年的子女,仍随时耳提面命,管束查察从不疏忽。她说:“教导儿女要在不求小就而求大成,当从大处着想,不可娇爱过甚。尤在父母志趣高明,切实提携,使子女力争上进,才能使子女他日成为社会上大有作为的人。”她的儿子聂云台长大成人,不再步入政界,而是经营工商业,开办银行,经营航运,开发矿产,从事纺织,凭着那经营之才,成为上海炙手可热的大财团。

进入民国以后,聂家移居上海,在威赛路筑园建屋,聂仲方已经去世,曾纪芬也已六十岁,自号“崇德老人”。她把曾国藩的那套修身养性功夫发挥得淋漓尽致,起居定时,饮食以三餐为主,以素食为主,不饱不饿。饭后走一千步,每天睡前用温水洗脚,即使是数九寒冬,也把双脚露出被外,不大喜大悲,一直到九十一岁死时还耳聪目明,神智清楚。

曾纪芬一直到临死时,每年必恭书曾国藩的“伎求诗”数遍,从一笔一画中,仔细涵濡父亲的德行恩泽,也反映出她为什么叫“崇德老人”的原因。曾纪芬的书法得自父亲的真传,颇见功底,当年北京、上海一带,像样的家庭都挂有她的墨宝。她的书法笔正谨严,骨肉停匀,反映出她居心仁厚,是世上少见的有福之人。

黄金书屋 扫描校对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