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9 李妍的心机与汉武帝的情长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李妍的心机与汉武帝的情长

汉代初元,将相多为布衣出身,而后妃也多出身微贱,实在是非常奇特的现象。

周勃是吹鼓手;韩信是穷措大,甚至靠洗衣的老太太施舍;樊啥是屠狗辈;灌婴是贩缯者,娄敬也是挽车的人,其他如陈平、王陵等都是市井小民。

汉高祖的薄姬是魏豹的富人;汉景帝的王夫人是再嫁夫人;汉武帝的卫皇后原本是个讴者,即流行歌手;李夫人更是出身娼门,要不是她死得早,说不定也能当上皇后及太后。

李夫人花名李妍,生得云鬓花颜,婀娜多姿,尤其精通音律,擅长歌舞,却不幸沦落风尘,不知风靡了多少走马章台的王孙公子。

李妍的哥哥李延年,能作曲,能填词也能编舞,算是一个天生的艺术人才、李妍的弟弟李广利则是一个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浪荡子。后来都因李研的裙带关系,李延年被封为协律都尉,李广利则贵为贰师将军海内侯。

李妍的入侍汉武帝,是她哥哥李延年撮合的,当时李延年是汉宫内廷音律侍奉,担当替汉武帝消愁解闷的优伶角色。

雄才大略的汉武帝,一方面热衷于富国强兵,开疆辟土;一方面也醉心于丝竹管弦,声色犬马。有一天汉武帝罢朝回到内宫,李延年率领一班乐师和舞姬,为皇上唱新歌,献新舞,舞既凌波迴旋,曼妙诱人,歌更抑扬顿挫,悦耳动听,只听唱到: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使人难再得。

汉代初元,政治、经济、文化等重心,全在黄河流域,所谓“杏花春雨江南”,那是晋代以后的事了,因此当时的绝代佳人,大都是北地胭脂。李延年所谱的新曲及所撰的新词,最初只是一种寄情谴兴之作,不料汉武帝却认起真来,冒然长叹道:“果真有如此美貌的佳人吗?”

李延年倏地一惊,很快地想到她的妹妹李妍,于是和颜悦色地奏称:“舍妹及笄年华,国色天香,倒确有倾城倾国之貌呢!”

汉武帝眼睛一亮,十分好奇地说:“召她立即入宫来见。”

仪仗堂皇,单策鼓乐,缀金饰玉的凤辇,载着出自平康巷中的李妍来到汉宫内苑。

妓女出身的李妍,在风韵、举止方面,与那些来自闺秀的后宫妃嫔比,来的更加自然,奔放,热烈,给汉武帝一种全新的感觉,使得汉武帝漾起强烈的怜爱之心。歌声悠扬婉转,舞姿凌云欲飞,更激起汉武帝的蓬勃意兴;等到揽怀在抱,李妍娇喘吁吁,展现出她在平康巷里所积累的“经验”,把一切蛊媚手段一齐施展,精明英勇的大汉皇帝那里见过这样的阵仗,一下子便如坠十五里雾中,神魂颠倒,于是温柔乡里,好梦连床,以至于罢朝三天,旋即册封李妍为“夫人”。

汉宫春暖,繁花竞艳,汉武帝自得李夫人以后,宠之专房,爱若至宝,一年以后生下一子,被封为昌邑王,李夫人原就身体羸弱,更因为产后失调,从此,萎顿病榻,日渐憔悴。

色衰就意味着失宠,然而李妍却心机活泼,自始至终给汉武帝一个美好的印象。

先是,李妍对汉武帝说:“陛下朝政荒废已久,趁贱妾卧病期间,务期专心国事,贱妾也好安心养病,暂时不必见面,让我们共同期待一个美好的明天!”

汉武帝采纳了李妍的意见,半个月后实在忍不住思念之情.特来到李妍寝宫探视病况。李妍听到皇帝驾到,连忙用锦被蒙住头脸,汉武帝惊问:“何以不愿见朕?”

李妍在锦被中泣不成声的答道:“身为妇人,容貌不修,装饰不整,不足以见君父,如今久病低低,蓬头垢面,实在不敢与陛下见面。”

汉武帝坚持想看一看,李妍却始终不肯露出脸来,即使汉武帝以赏赐黄金及封赠李妍兄弟官爵作为交换条件,李妍仍执意不肯,只是在锦被中呜呜咽咽地说:“倘若妾一病不起,我们的孩子以及我的兄弟,希望陛下多加照应。”

汉武帝既怅然若失,又心痛如绞,再请李妍一露芳颜,但是李妍却凄切地大哭起来,转身侧向里面,以难言的隐痛谢绝了她皇帝丈夫的要求。

汉武帝有生以来予取予夺,那里承受过这样的冷落待遇,不免感到有些愤怒与无奈,随即站起身来,拂袖而去。

汉武帝离开后,宫女们围拢上来,都说“如此”对待皇上,怕不要大祸临头,不懂李妍为什么一定要固执己见、不肯与皇上见面。

李妍掀开锦被,环伺左右的宫女说:“凡是以容貌取悦于人,色衰则爱弛;倘以憔悴的容貌与皇上见面,以前那些美好的印象,都会一扫而光,还能期望他念念不忘地照顾我的儿子和兄弟吗?”

宫女们将信将疑,然而以后的情形果然不出李妍所料,她确实是有心机与谋略!

李妍死后,汉武帝伤心欲绝,以皇后之礼营葬,并亲自督饬画工绘制他印象中的李夫人形象,悬挂在甘泉宫里,旦夕徘徊瞻顾,低徊嗟叹;对昌邑王钟爱有加,将李延年推引为协律都尉,对李广利更是纵容关爱兼而有之。

汉武帝一生中惯于从女人身上去发掘英雄人才,培养将帅人选。原先宠爱卫皇后,就发掘了她的弟弟卫青与她的姨侄霍去病,加意培植,全力支持,终于带领大军,远涉漠北,犁庭扫穴,彻底击溃匈奴的主力,留下燕然勒石的佳话,如今又因为远征大宛,以李广利为贰师将军,统率大军,不计代价地劳师远征。

大宛国都贰师城出产一种能够日行千里的名马:“汗血马”。汉武帝为了征服匈奴、打通西域,必须拥有强大的骑兵部队,对于优良品种的好马,总是梦寐以求。为了“汗血马”,不惜用黄金打造两匹骏马,派遣使者到大宛国换两匹种马回来,无奈大宛国王硬是不买大汉天朝的账,毁了交换礼品,杀了使者,直气得汉武帝咬牙切齿,毅然决然下令讨伐大宛。

孤军远征,远涉大漠,水土不服,补给困难,一般将领纷纷劝阻,但是汉武帝立意已坚,调派大军,交由初生之犊,出身市井,毫无作战经验的李广利全权指挥,封他为“贰师将军”,期望他直捣贰师城,取回“汗血马”。

这实际上是一场失败的战争,等到部队回到玉门关时,仅剩一万余人而已,并留了李陵的干古冤案,带出了司马迁的“腐刑”。

但既然迫使大宛国订了城下之盟,取回了“汗血马”数十匹,汉武帝便认为是空前的胜利。不管划算不划算,李广利总算满足了汉武帝的心愿。更何况在“凯旋”东还时,沿途各小国箪食壶浆,郊迎王师,争先恐后派遣子弟,携带方物珍宝,随军东来为质于汉朝。汉武帝龙心大悦,加封李广利为海西侯,食邑八干户,当年卫青、霍去病横扫匈奴,所得封赏也不过如此而已。

李广利的“扬威”酉域,使得汉武帝越发思念李妍,所说山东地方有一位名叫少翁的方士,能够召神唤魂,特地命人千里迢迢地把他接进宫来设坛作法,希望能够再见李妍一面。

折腾了三天三夜,灯烛辉煌,签歌喧天,到了第三天午夜时分,正值月圆,汉武帝坐在纱帐重帷中,忽然灯烛尽灭,浮云掩月,一片朦胧中,遥见另一纱帐中,隐约有一美人,端坐床上,手挽秀发,模样神态与魂牵梦索的李妍一般无二,汉武帝急呼:“夫人!你想得我好苦!”连忙趋前审视,可惜芳踪已沓。

鬼神之说不可信,也许是一种幻觉,也许是方士故弄玄虚,不管怎么说,汉武帝思念李妍的心思更加难以排遣了,时常借酒抒情,低吟浅唱:

是耶!非耶!立而望之,偏何栅其来迟。每当秋意转浓,这种思念之情也必随之加深。

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泛楼船兮济汾河,横中流兮扬素波。萧鼓鸣兮发棹歌,欢乐极兮哀情多。少壮几时兮奈老何!

汉武帝死后,托孤大臣霍光,体念帝心,请求继位的汉昭帝追封李妍为皇后,并将李妍的衣物与武帝合葬,以慰藉其相思之情。

“昔秦皇汉武,略输文采。”是耶!非耶!

黄金书屋 扫描校对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