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六章 江雨霏霏 六朝如梦 第01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七章 残梦万里 云散水流

第一节

沈万三意欲在天子前先完工筑好城墙,那些筑城的士兵闹事。沈万三嘱王信给他们多发银子,朱元璋听说后,感到沈万三在用金钱挤兑自己

沈万三回去以后和王信说起与皇上对半筑城墙事,王信大为嗔怪,说老爷是头上没蚤子,要抓几个蚤子痒痒,莫名其妙地做了个冤大头。沈万三也感到自己孟浪了一些,立刻被皇上套住了。但是,即使不筑城墙,皇上大约也会想别的办法来掏自己的钱袋的。沈万三能意 识到这一层,可说是洞悉了世事。只是他不晓得,要他出钱筑城墙,早已是朱元璋的既定方针。即使他不主动提出,朱元璋也会打他的秋风的。只是皇上打秋风,可不容你讨价还价。

沈万三与皇上对半而筑城墙的事立即开始进行。

这天,在一土阜前,朱元璋带着一帮官员与沈万三勘察着地形。其实,这对半的工作量,下面的人早已分好了,只等皇上和那个巨商来认了。

朱元璋随手指着一方说:“朕从这边,你从那边,如何?”

天子的话,本是圣旨,沈万三当然无话可说。

朱元璋接着说:“我们各自向一方筑城,同日开工,看谁先完工。如果你先于朕之前完工,朕当在宫殿之上,亲自为你摆宴嘉奖庆祝。”说着,他并不看沈万三一眼,就向土阜下走去,一应随从官员也跟着下了土阜。

沈万三跪送着朱元璋离去,接着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对王信说:“王管家,来,我们也要商议一下,立即从各分号调集资金,找人烧窑烧城砖以及采购其他筑城物资,还有,要组建工匠队伍!”

“这工匠队伍,皇上调了一队士兵给我们筑城!”王信说。

“这,人够不够?”沈万三问。

王信摇摇头:“差得远呢!你想这几十里的城墙,少说也得从十几处地方同时开工。”

沈万三一副不屑的样子:“那,多招些工匠吧!”

王信看着沈万三诧异起来:“看老爷的架势,是意欲在天子之前先完工了?”

沈万三奇怪王信怎么这么问他,不由得说:“是啊!”

“老爷,千万不要在天子之前完工。一时逞能,只恐后患无穷!”王信规劝地说。

“此话怎讲?”沈万三看着他的老管家。

“老爷,我这话一直想对你说,也一直怕你听不进。在我们这个国度,历朝历代,哪一个皇上都是奉行农本商末的制度,哪一个朝廷都不会忍容一个商人的豪富。皇帝要枪打你这个出头鸟是再容易不过的,一个圣旨,能让你顷刻间倾家荡产,几十年挣来的家产被抄没。你商人有钱,虽然有些朝代可以买官做,但在官场上,那些靠花钱买得来的官,仍然要受到那些走科举考试这条道上来的读书人的鄙视。民间说起商人,也是说他们是无商不奸。那些读书人写的诗词小说,更是把商人写成惟利是图,不讲情义、不讲信义的小人,而同情那些被耽误了青春的商人妇。老爷上次也说起春秋时的范蠡,后叫做陶朱公,陶朱的意思是逃了越王的诛杀。我说这些,是想让老爷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否则,我真为老爷担心……”王信几乎是掏心掏肺地说出了他想了一段日子的肺腑之言。

可沈万三听了,却是一阵不以为然的哈哈大笑:“王管家,你过虑了!我现在是大把大把地为皇上花钱啊,他诛杀我,有什么好处呢?再说造这城墙,后天子而完工,那不是要当受天子之责么!只有比他造得快,那才会受到天子的嘉奖。”

王信无语。

修筑城墙的事比起建一条苏州街来说,那可就繁杂多了。勘察实地、动迁住户、定制城砖、购买材料、挖掘土方、组织工匠队伍、搞土石运输甚至所有民工们的伙食,事无巨细,真个是要放上一百二十个心。可对主管此事的王信来说,最伤脑筋的却是要算服侍朱元璋派来的那队士兵了。

这些兵们,平素征战时,打到哪吃到哪,还好偷偷摸摸地抢点东西,玩玩女人。这仗打完了,一个个地都想回家,可却被皇上派来干这苦役。对上面,他们不敢有怨,可却把这股怨气统统地发泄在了沈万三身上。他们砸工具,搞怠工,聚众寻衅闹事,欺压其他民工,甚至半夜爬到民工中的妇女们住的工棚内……因他们是皇家的人,沈万三和王信甚至搞不清皇上派他们来的真实目的,故此也不敢得罪,只是一味迁就。迁就愈加助长了他们,他们当然也就益发得劲了。

他们的工钱,原是说好了由沈万三直接与官家结算,再由官家发给他们饷钱。这次他们不知怎么没按时拿到饷钱。当天,在筑城工地前,那个大胡子的头目将手中的工具一扔:“他奶奶的,为皇上干,还要发军饷呢!我们为他干活,他连工钱也不发,老子们饷钱也没有了,不干了!”

这个兵头目一撂挑子,那些兵士们更是一个个地都躺倒不干了。

“听说这个沈万三家可有聚宝盆,钱用不完呢!”一个士兵说起了沈万三的发家传奇。

那个兵头目听了,却火冒三丈地嚷了起来:“这家伙这么有钱,还要跟我们这些穷当兵的抠门儿。走,去找他去!”

当王信见这些兵不兵、匪不匪的壮汉们气势汹汹找上门来时,吓得找个借口从后门逃走了。他跑到沈万三下榻的驿馆,找着了他。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