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四章 吴歌桑田 落花流水 第04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五章 新皇登基 旧人下囚

第四节

朱元璋和关帷也过来看那条谜。朱元朝沈贵看了一眼,心想这个读书人倒是有点学问。关帷也在盯住沈贵看,他觉得这张脸似乎像一个人。但是像谁,他一时想不起来。

朱元璋挤在人群中看花灯上的另一谜。花灯上的谜为一画谜。谜面为一怀抱西瓜的大脚夫人。要求打当今一名人,中者可得一走马花灯。

灯谜下人们看着、猜着,有的在摇头晃脑自鸣得意地说猜着了,有的在怂恿着别人上前揭谜。但都无人真正上前揭谜。

沈贵走了过来,笑了笑,走上前揭下谜,说:“此画上的大脚女人,怀抱西瓜,这可是大脚淮(怀)西名妇人,定是指当今马皇后。”

众人哄笑起来,那种哄笑将对朱元璋的所有不满都发泄了出来。

一人高喊起来:“马皇后乃当今贤后,她那双大脚能帮老头子坐稳江山。”

“皇后那双大脚,可是八寸大金莲呢!”另一人,也轻薄地笑着说。

站在人群中的朱元璋面色变了,他看了看汹汹的人群,拂袖离去。关帷看着沈贵,随即和一身后的随从耳语了几声,嘱他务必盯住这个沈贵。

随从点了点头,接着挤到沈贵身边。关帷看了随从和沈贵一眼,挤出人群,走到朱元璋身边。

朱元璋停住脚步,气冲冲地对关帷说:“你,去把苏州知府给我叫到行宫!”

关帷拱了拱手:“臣领旨!”

行宫内,朱元璋看着跪在地上的苏州知府,不禁大骂:“你身为知府,这苏州可是你的治下,在你辖治之下,大庭广众之中,有人竟敢辱骂皇后……”

朱元璋当皇帝时,身边早已是嫔妃成群了,但是,他对任何一个他所宠幸的妃子都告诫说,皇后母仪天下,谁要是对皇后无礼,他朱元璋可不管她是不是有理,一律杀无赦。

朱元璋对马皇后的情感,始于他当时投奔滁州郭子兴之时。

那年,在三岔口,他和沈富分手以后,投军来到滁州白莲教的堂主郭子兴家中。

郭子兴正在准备起事,到处搜罗人才,见了面有异相的朱元璋,忙把他迎到厅中。没多少日子,郭子兴就把朱元璋引为心腹了。

郭子兴因事常外出联络,家中就他的妻子张氏在家主事。这个张氏夫人生有三子。长子已死,身边只有两个儿子,另还有一个义女马秀英。这张氏夫人本是心胸狭窄之人,且凶悍异常。她见郭子兴喜欢上了朱元璋,生怕郭子兴将教中的权力给了朱元璋,而夺了她的两个儿子的利益,因此,想方设法要逼这个小和尚自己走掉。她采用的办法倒也简单实用——饿他。让他受不了了,自己逃掉。

每天只喝些薄如清水的粥,没几天,朱元璋这个精壮汉子就给饿得头昏眼花、浑身无力了。张氏这种刻薄的做法,引起了郭子兴的义女马秀英的不满。她在张氏手下,也是备受这个女人的虐待,此时惺惺惜惺惺地心中暗暗对这个小和尚同情起来。

这天,在郭家的庭院内,不知为了什么,张氏又将一个丫环吊起鞭打起来。丫环满身是血,正大声地讨饶着。

饿得昏昏沉沉的朱元璋在他的房中,听着那丫环的叫声,感到这个张氏实在难以容人,看来要好好考虑是不是离开这里了。正在这时门开了,马秀英走了进来。

朱元璋一惊:“小姐,你怎么来啦?”

马秀英不言语地从身上取出两只馒头递给朱元璋。朱元璋迟疑地接过,也许是饿急了,他很快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他吃完了一个,抬起头:“你养娘要是知道了,会惩罚你的!”

“你快吃吧!”马秀英怜爱地说着,“你这么个汉子,她每顿只给你喝点粥,这怎么行啊?”

“我想离开这里,可老爷又不在家,等老爷回来,我这儿不想呆了!我看你在这儿也过的不是人的日子,到时,你和我一起走吧!”

“再说吧!”马秀英低下了头。

几天以后,朱元璋早上喝了碗粥到山上去打柴,可到中午,张氏也不让人去送饭。郭家吃饭的时分,马秀英念挂着山上的朱元璋,偷偷进了厨房,在灶上烙了块饼。马秀英烙好一张饼,连忙双手呵着拿着,向外走去。马秀英走到廊下,突然看见张氏正从远处走来,不由得急转过身,情急中将那张刚烙好的饼揣进怀中,又转过了身,向张氏走去。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