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三章 移花接木 暗渡陈仓 第06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四章 吴歌桑田 落花流水

第六节

那个中年人似乎得意于自己的消息灵通,此刻又神秘兮兮地说:“她原来是草台班的,她那个姐夫沈万三,帮她从阊门陈肥商手里买了这戏园子,据说花了上百万两银子呢!这不,一个长相甜俊的戏子,有人撑着腰,那当然要一炮走红了。”

“一炮走红?”那个老头淫笑起来,说:“只怕是沈万三一炮,让她走红了吧!”

“哈哈哈哈!”众人笑得更厉害了。

陆丽娘怔怔地站着。突然她转过身,对丫环说:“不看了,都给我回去!”

陆丽娘气冲冲地回到家中,依她过去的性子,她会将厅内的花瓶、砚台、算盘等砸个精光。可现在她无意于这样了,只是一个人生着闷气回到房内,蒙着被子睡起大觉来。

陆丽娘三天没起床,更是水米不进。沈万三慌了,以为她得了什么病。他来看她了几次,可陆丽娘只是虎着脸,懒得搭理一句。沈万三要给她请郎中,她也不愿,只是说,这是心病,哪里能看得好?

沈万三觉得不对劲,把陆丽娘身边的丫环叫来问。

那个丫环看着沈万三,终于怯生生地说出了那天的事:“夫人那天本想去近水楼台看戏,可到了戏馆门口,听了一些闲言碎语,回来就这样了。”

沈万三虎着脸,他知道她肯定是听到了关于晓云以及她妹妹的事了。对此,沈万三早有思想准备。但为稳妥起见,他还是找了王信,请教该怎么办。

王信听说,见当初的预感得到证实,不由得叹了口气:“唉,上次我就说,那个戏馆不能买,这不……”

沈万三不待王信说完,就气冲冲地向房内走去。

房内,陆丽娘还在睡着,沈万三走了进来,坐在床沿上。

“你这,不吃不喝的,睡够了没有?”

陆丽娘扭过头:“没有!”说着,她坐了起来,对着沈万三“哼”了一声:“我以为你不会知道我的心病呢!”

“心病,心病,什么心病呀?”沈万三烦躁起来。

“你真的不知道?”陆丽娘看着沈万三,“我这么真心地跟着你,你过去的事,我也不再提起了,可你现在倒好,居然捧起角儿,给一个戏子买起戏园子来了,我陆家倾家荡产助你发家,这发了,倒让你风流得不知怎么花钱了,是吧!”

“你听我说,那个素琴是晓云的妹妹……”

“还是你的小姨子!”陆丽娘打断了他,“这可没说错你吧!哼,姐夫看小姨,可是越看越欢喜呢!”

沈万三气愤至极:“你,你怎么能这么胡思乱想?我告诉你,那个素琴,我可是只把她当做晓云的妹妹,也当做我的妹妹来对待的。我和她没一点点越礼之事!”

“鬼才信呢!”陆丽娘看着沈万三,接着又不信任地“哼”了一声。

沈万三分辩道:“她姐姐晓云在南洋,你也看到了,那可是离家几万里,我一想起这, 就觉得对不住她,就觉得应该报答人家。”

陆丽娘一直克制着,可此时她只觉得心里像塞满了干柴似的被沈万三张口一个晓云、闭口一个晓云的给点着了:“晓云,晓云,我知道你最喜欢的就是晓云。你可是为了你的大生意才把她送给那个苏里哈的。其实,你内心又哪里舍得!时至今日,晓云你见不着了,就把对她的感情转移到她妹妹身上了,是吧?哼,当我是白痴!”

沈万三左也不是,右也不是,索性把心一横:“那你要怎么办?”

“怎么办?把那个戏园子给我再卖掉!”陆丽娘终于撒起疯来。

沈万三看着陆丽娘:“不,不行!”说着,他转身向厅外走去。在他身后,陆丽娘下了床,顺手将床边的一只大花瓶砸碎,发出极响的声音。

沈万三头也没回。

素琴得知沈万三内心的真情,为了沈家的安宁,她让王信又将戏园子卖出。正值此时,朱元璋兵临苏州城下

在一个酒楼的雅座间内,连喝了几大碗闷酒的沈万三,终于酒力不能胜地伏在了桌子上。尽管这样他还想拿起一杯酒要喝下去。

“老爷,你不能再喝了。”王信劝着他。见他不听劝,王信不禁忧心忡忡起来:“唉,老爷你还要筹划着这次出海去南洋的事,本该潜心于商,可为那戏园子的事,又让家中闹得这个样子!”

“不卖,不卖!”酩酊的沈万三,醉意中还发出出自内心的呓语,“她要我将那戏园子卖了,不卖,不卖!”说着,他趴在桌上睡了起来。

王信在一旁看着,一筹莫展。忽然他想起不妨去找素琴来,这个铃,也许只有她才能解开了。想到这里,他伸手招呼着酒保:“酒保,你过来!”

酒保显然认识他这个大管家,忙不迭地走了过来:“王大人,有何吩咐?”

“沈老爷醉了,让他在这儿歇会儿,你帮我照看着些,我去去就来!”说着,王信离开了酒楼,来到了“近水楼台”大戏园的后台。

戏班子的人,正在练功。王信走来,刘老生连忙迎了上去:“王大人,你有何见教?”

当听说是找素琴时,刘老生连忙将他带到素琴练功的房内。

“你就是素琴姑娘?”

并不认识王信的素琴抬起头:“你是谁?”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