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一章 冤家路窄 再逢官场 第08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二章 大音希声 大象无形

第八节

张士诚还想找个借口:“要是他们船不来,那我……”他顿住了口。那言下之意是很明显的了。

完颜不依不饶:“我明日就去方国珍那儿,一定要他将船开到你们这儿来!”

张士诚叹了口气,点了点头:“那好吧!”

为安排船的事宜,完颜和帖木儿连夜要赶回杭州找方国珍商议。当他们带了队元兵从西南诸峰的山道上抄小路走到他们在太湖中的官船时,参天的大树上突然飞下一阵箭,顷刻,元兵被射倒数人。骑在马上的完颜和帖木儿从鞘中拔出剑。

一阵呼啸,大姑、坐地虎、海上龙和反元义士们从树上跳下,分别从不同方向向完颜围来。大姑他们得知张士诚降元并得知完颜等来苏州的消息后,预先在他们归去的路上设下了埋伏。此时,手持佩剑的大姑看着眼前这个元朝廷的兵部尚书,不禁大喝一声:“完颜,你跑不了啦!”完颜在马上和大姑交手、厮杀起来。另一旁,帖木儿拦住坐地虎和海上龙厮杀着。趁着完颜闪身到一棵大树后,帖木儿策马挡住了大姑,回过头对着完颜大声喊着:“完颜大人,你快走!”

完颜趁机骑马落荒而逃。

被海上龙、坐地虎和大姑围着厮杀的帖木儿被大姑一剑砍倒在马下。元兵也被反元义士们杀的杀,绑的绑。坐地虎看着完颜那跑远了的身影,恨恨地骂了声:“他妈的叫那个老东西逃了!”

姑苏西南诸峰山道上的袭杀,张士诚一无所知。夜已经深了,张士诚还坐在吴宫殿内的灯下,想着完颜要求他的大都运粮之事。这十万石粮食又从哪里来啊!他想到了那个沈万三,据说他被朱元璋追杀着逃了回来。他正想着,忽见宫外一个黑影飘了下来,不禁一吓,大声问着:“何人?”

这是大姑,她从檐上轻轻跳下,走进殿内,接着朝张士诚一拱手:“张家大兄弟,别来无恙!大姐今天给你带来一样东西。”说着,她从腰间解下一个布裹着的首级,扔了过去。

张士诚见是大姑,心中一阵羞愧。正当他不敢正眼看大姑时,却见大姑朝他扔来一个包裹。待到那个包裹滚到他的桌子边上散开,露出帖木儿的头时,张士诚这才惊恐地站起:“大姑,你,你要……”

大姑看着张士诚:“从今以后,你别再叫我大姑,我也不认你这个当了元人走狗的大兄弟。你我分道扬镳!”说着,大姑转过身,向殿外走去。

“唉,大姑……”张士诚想叫住大姑,却见大姑一个箭步已上了房。

大姑他们袭杀了元使后为沈万三罚治了商界的青皮,并问起沈万三南洋做生意的情况,适晓云和苏里哈派人从南洋来

王信突然来到周庄。

沈万三立刻预感到苏州那边又有什么事了,于是也顾不得请王信歇息就和他边走边谈了。

“我回周庄后,苏州那边情况如何,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了?”

“唉,一言难尽哪!”王信叹了口气,接着指着沈家后院的小亭:“到那里面坐下好好说吧!”

二人来到亭内坐下,王信看着沈万三说:“自从老爷去应天做生意,张士诚闻说要追查的事发生后,苏州商界到处传说老爷在张士诚面前失宠了。这次张士德又在应天牢中而死,消息传到苏州后,外面更传老爷的大靠山倒了!于是墙倒众人推,一些意想不到的事都发生了。”

沈万三注意地:“什么事?”

“李二掌管的那个皮草行,阊门的一家店拖欠了他七千两银子的货款,李二去讨,对那个欠我们款子的粗壮汉子说:”这款子,你们已拖了两个月了,到底什么时候还,怎么个方式还,你总要有个说法呀?‘没想那汉子一把拉开自己的衣襟:“老子这儿,要钱没有,要命倒有一条!你们叫张士德来抓我呀!’说着,他鄙夷地看了李二一眼:”哼!你们老爷的后台可是倒了呢!‘“

“这个商界青皮!”沈万三气愤地说:“那后来呢?”

“后来,我们一时间也没个法子呀!正巧那天有个叫大姑的侠士来家中找你!”

沈万三惊奇地问:“是大姑?”

“是啊!只我先前也不认识她,因原先听老爷提起过这个名震江南的侠女,所以我把你的行踪告诉了她!”说着王信看着沈万三:“同时,我也把那个青皮的事告诉了大姑!”

“大姑她怎么说?”沈万三兴奋起来。

“她当时没说什么。只是第二天,那个青皮却乖乖地将货款送到李二那儿去了!”

“一定是大姑去教训了那个青皮!”

“还真让你说对了!”王信高兴地说:“听说大姑有两个兄弟,一个是虎,一个是龙。”

“是啊,一个叫坐地虎,一个叫海上龙。”

“啊唷,这两个可都是硬铮铮的好汉。那天黄昏,他们来到了那个青皮的店里,那个粗壮的家伙正坐着喝茶,坐地虎和海上龙走了进来,站在他身后。这时大姑也跟了进来。

“那个青皮还以为是来了做生意的客人呢。他站起来招呼着大姑:”唷,几位客人,可是要采办货物,小的店内,可是样样货色齐全……‘

“大姑看了他一眼,慢悠悠地:”和你做生意,我们还不敢!‘

“那青皮还没弄清楚,讪笑着说:”嗨,我也不是什么老虎,有什么敢与不敢?‘

“‘据说,和你这位老板来住,你要是欠起钱来,可就要钱没有,要命倒有一条了。是吗?’

“这个青皮嗅出味道不对:”你们,你们是……‘

“大姑一声冷笑:”嘿嘿,我们倒是来看看你这条命,货色怎么样?又能值几个钱?‘

“这位青皮显然不想吃眼前亏,客气地一拱手:”诸位好汉,小人与你们无冤无仇,生意上亦与诸位并无交涉。诸位今日前来,想必是有人挑唆……‘

“‘欠债还钱,自古而然,可老板却要以命来抵。’大姑说着,从身上拔出一把刀,扔在桌上:”嘿嘿,既是如此,我等虽是受之有愧,然而却是却之不恭,你这条命,怎么个付讫法,你自己定吧!‘

“青皮看着大姑,猛地从身上拔出一把刀,却一下子被坐地虎扳住手,他手上的那把刀,被坐地虎扳着,对准了自己喉咙。

“大姑坐了下来,跷起二郎腿:”嗬,看来这位青皮兄弟,倒也有些血气方刚,不喜欢用别人的刀呢!那好,就用他自己的刀!‘

“坐地虎扳着大汉的手,将刀挑向大汉脖子上的皮肤,血出,青皮求起饶来:”好汉住手,我欠债还钱,饶了我这一遭吧!‘

“‘那好,放了他!’大姑对坐地虎示意地:”不怕他跑到阴曹地府去!‘“

小亭内,沈万三听着笑了起来:“也是个吃软怕硬的东西!”

“是啊,那家伙毕竟只是个色厉内荏的青皮,第二天就乖乖地将钱给送来了。”

沈万三看着王信:“大姑到苏州找我,还有什么事么?”

“她说,他们这次来,是为截杀元朝廷的官,后来听说她和张士诚闹翻了。”

沈万三至此恍然大悟,帖木儿被杀的事,他已听说了:“噢,那事是大姑他们干的!”说着他问王信:“她找我还有没有别的事?”

王信思索着:“她好像提了一句,问起老爷去南洋做生意的事,有什么眉目没有。”

海外的南洋生意?沈万三猛地想到了晓云。这些日子忙这忙那,一直没去想这事。如今经提起,不禁叹了口气:“晓云去了南洋,唉,我一直等着苏里哈从南洋派人来与我联系!”

王信模糊地知道些晓云的故事,他想沈万三给他讲个清楚:“晓云,哪个晓云?”

沈万三并不想提及那遥远的往事:“哦,这事我过后说给你听!”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