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一章 冤家路窄 再逢官场 第04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二章 大音希声 大象无形

第四节

后来,当沈贵一人来到胥门城墙的堞楼上,想着伍子胥建姑苏城后,辅佐两代吴王,不意竟被赐死属镂剑下。传说伍子胥死后,头即悬于胥门堞楼上。伍子胥虽说头悬吴门,但毕 竟是也算是建功立业、史有记载了。可如今的读书人,在蒙古贵族的统治下,又谈何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呀。堞楼上,沈贵大为感慨,遣兴作《排律》一首:

吴越春秋霸业空,

回首姑苏正从容。

子胥奔吴佐帝业,

筑城姑苏千秋功。

鞭尸平王生前孝,

悬头吴门死后忠。

堪怜血染属镂下,

怒目夕阳闻暮钟。

吴王未尽吴侬意,

越人卷土起腥风。

胥江徒有千层浪,

兴亡千古去来中。

堞楼犹闻画角响,

此曲哀怨何时终。

今人难评当时事,

谁是英雄谁枭雄?

只是吴越霸图俱寂寞,

胥江水冷长向东。

君不见深巷杏花年年发,

秋去春来飞冥鸿。

沈贵吟罢归来,得知兄嫂也将归,即去迎接了。此时,见了兄长,少不得自是一番亲热。

“家中父母二老身体可是安康?”沈万三问沈贵。

“父母一切都好!”

王信看着沈万三:“昨天四龙刚回杭州,他说要是这儿情况不好,叫老爷去杭州住些日子!”

“这,回去再详说吧!”沈万三懒懒地说。

沈贵嘱兄长不要与降元的张士诚多来往。临去周庄前,沈万三为张士德关亡亡灵

沈万三回到苏州家中已几天了,他终于也得知张士德在应天的死讯。这几天,他头脑中老是映现出当初和张士德相识于扬州时的情景。

这天,沈万三和沈贵坐着闲谈,庭院内一个家人正在扫着地。

沈贵问起沈万三去应天的情形:“兄长这番去应天,一切如何?”

“一言难尽!”沈万三摇摇头,“几乎是让朱元璋追杀着逃出应天的!”

“据说兄长离开苏州后,张士诚颇为责怪,说是资敌和通敌,其时倒是被张士德拦下,没加害于兄长。此时,士德没了,这张士诚说不定会再找兄长的麻烦,兄长倒不可不防啊!”

“我做生意,并无意与何人为敌,为何他们都这样待我?”沈万三有些伤心。在应天,为救张士德,几乎差点丢了命,那些店当时也让朱元璋封了。可回到苏州,这又不得不防着这张士诚。他本想去见张士诚,说明情况,再捐上些银子,可又觉得在应天救士德之事也没个结果,侈谈如何尽心尽力,未免会使张士诚以为自己表功。这捐银两之事,早已事过境迁,再送上门去,只怕是弄巧成拙。再三想想,沈万三决定还是不去了。可这不去,又怕张士诚以为自己到应天去通敌、资敌,难免心中惴惴起来。风云突变后,谁又知道这个降了元朝廷的张士诚会干些什么?然而相比应天朱元璋的追杀和查封,倒是张士诚显得温和些。想到这里,他叹了口气说道:“不过,相比之下,倒还是张士诚待人宽厚。”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