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章 新硎初试 观前风云 第06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一章 冤家路窄 再逢官场

第六节

张士德率数万大军救援去了,这一位张士诚“大周”国的顶梁之将,昔日战功卓著,此次驰援,当然志在必得,故也没把朱元璋的军队放在眼里。可他的对手徐达,用兵却一向谨慎。他看准了张士德的骄横,在距城十八里处埋下伏兵,然后率骑向张士德佯攻,将他引入圈套内的陷阱,一举生擒了过来,当晚就解往应天。

张士德的数万援兵,纷纷溃散。后来张士诚从这些惊魂未定的士兵口中听到关于张士德被俘的数种说法:有说张士德是在常熟争夺福山港时被俘,有说是在常熟湖桥被俘,有说是徐达兵徇宜兴,攻常熟,张士德迎战失利,为徐达的前锋赵得胜所擒,也有说是在常州郊外被俘。当然,关于生擒张士德,徐达和他的部属们也会有他们的说法。

值得一说的是,这些前后并不统一的含混不清的说法,各为当时或以后的一些学者所记录。这些记录又为后世的史学家们采用。所以现今的史书中,同一件历史事件——张士德被俘——历史记载却不尽相同。

今人的记载不同,但结果却是一致,那就是张士德被朱元璋军俘虏,并被解到了应天朱元璋府。

朱元璋欲招降张士德而未果,沈万三从刘玉口中知张士德押在朱元璋府里的死牢中,病急乱投医地去找关帷

如何处置张士德,此时成了朱元璋的一件大事。

去年,朱元璋听到张士诚占领了苏州,也匆忙而又玩命地打下了江南的集庆。这集庆城改为应天后,和苏南的苏州,成了犄角之势。一山哪能容得了二虎?这就注定不是自己吃掉张士诚,就是自己被他吃掉。如今,他的亲兄弟成了自己的阶下囚,且马上就要带到府中来,朱元璋少不得要和李善长——他从江北带来的一位重要谋士,一起谋策一番。

李善长是朱元璋在淮西时得到的第一位文人助手,尽管此人并无多少学术造诣,但在当时,在朱元璋身边起重要作用的谋臣如刘伯温等人还没有出现,有着文化的他,显然与朱元璋身边的其他人有着明显的不同。他能够与朱元璋谈论一些历史和礼仪方面的话题。此时,他在朱元璋府中掌管着幕府。

“这张士德,如何处置?”朱元璋看着李善长。

“小臣以为,当今天下之富,莫过于张士诚。这个张士德,既是张士诚的亲兄弟,又是他的顶梁柱,一个难得的帅才。如果能让他降了我们,那张士诚也会依附我们。立马吴山,饮马太湖,指日可待矣。”

能让张士德投降,对朱元璋来讲,当然是巴不得的。可素与张士诚打过多年交道的朱元璋知道,这种想法似乎有点迂腐。因此,他看了看李善长:“只怕此人桀骜不驯!”

一卫士上前跪拜说,逆贼张士德已押到,现正在府外。朱元璋威严地命令,将张士德押上来!未几,几个卫士押着五花大绑的张士德走了上来。

朱元璋见状,连忙走下座来,亲自替张士德松绑,接着令卫士:“给张将军看座!”

卫士端来一凳,张士德揉了揉手腕坐了下来。

朱元璋看着张士德一笑:“未知张将军知晓三国时诸葛亮、诸葛谨各为其主的故事否?”

“士德孤陋寡闻,愿闻其详!”张士德一笑。其实,他从朱元璋礼贤他的那一刻,他就知道朱元璋意欲招降他的狼子野心了。说起这诸葛亮、诸葛谨各为其主什么的,不过是换了个委婉的法子而已。

朱元璋不知道张士德的这些想法,还以为他真的是不知道,一时倒好为人师起来:“诸葛亮辅佐西蜀刘备,而乃兄诸葛谨却在东吴孙权那里作了大臣……”

朱元璋的话还没说完,张士德就打断道:“你这里是将我比作诸葛孔明呢,还是比作他的哥哥?”

“此乃是作一比,哪里会想得这许多!”朱元璋这才发觉,他原来是知道这些典故的,心中不由得有些生气。

“既是一比,岂有不比作人之理?只是将我比作诸葛孔明,这位老先生一生追随刘氏父子,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士德亦愿如此!但如果将我比作家兄,这是搞错了。张士诚乃是在下之兄,士德不敢僭越。”

朱元璋眼里露出了凶光:“哼,看来你是不想……哼哼,我是不会放虎归山的!要么你跟着我朱元璋,要么你就……”

“死,是吧!朱麻子,我被俘了,本不打算活下去。要我背兄背主,更是万万不能!”张士德一副生死早已置之度外的样子。也正是他的这副样子,激怒了朱元璋,他大声地吼了起来:“来人哪,将他打入死囚牢中!”

张士德被推入了死牢。他的被俘,最沮丧的要算是张士诚了。一方面,常州被围这一军事上的压力丝毫没有减轻,本不过问军事的张士诚只好打起精神,命令常州将士严加防守,如常州有失,则将这些常州将士在苏州的妻子儿女,一并正法;另一方面,张士诚的老母亲一直哭哭啼啼地要张士诚救出他的兄弟。这位张老太太,生有四子:士诚、士义、士德、士信,这四子中她最喜爱的就算是张士德了。张士诚对这位老太太,素以孝出名。(老太太死后葬于苏州。在六百多年后的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苏州盘门外一处叫张娘娘的元墓出土,据说就是这老太太的墓。这使得苏州的老百姓们又津津乐道地“讲张”了一段日子。“讲张”是至今仍活在苏州方言中的一个特殊的动宾结构词汇。“讲”的意思就是“聊天”、“说”,后面的宾语“张”,就是指张士诚家族。那张士诚进苏州城,曾引起苏州百姓好好地议论了一段日子。此后,张士诚的覆灭,也让苏州百姓“讲”他着实地“讲”了一段日子。可以说,在张士诚据吴前后的这些岁月中,讲张士诚成了苏州百姓们聊天的主要议题。由此,苏州话中的“聊天”俗成约定地渐渐变成了“讲张”。)此时,张士诚见老太太发了话,他也只好违背自己不向朱元璋屈服的信条,派使者出使应天,愿意每年输粮二十万石,黄金五百两,白银三百斤,罢战弥兵,各守封疆。朱元璋本要乘胜拿下常州,哪里肯罢手。故而在回书中加大条件,要张士诚馈粮五十万石,当即班师。张士诚当时在苏州征收的田赋每年才一百万石。朱元璋这一开口就要一半,张士诚别说接受不了这一苛刻的条件,就是接受了,这粮食又从什么地方来?双方谈判陷入困境。朱元璋督令徐达务必早日拿下这久攻不下的常州城。

秦淮河是应天的一处好风景,河上游船穿梭,笙歌弦管中飘出一阵阵酒香。朱元璋据应天后,一次来这里游玩,兴致大发,即兴口占一联,写这秦淮河的景致:

佳山佳水佳风佳月,千秋佳地;

痴色痴声痴情痴梦,几辈痴人。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