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九章 两刃相割 利钝乃知 第04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章 新硎初试 观前风云

第四节

承天寺门口,沈万三终于见着了张士德。和在扬州高邮时相比,这次他的神情可说是非常不安。因有求于人,沈万三一见了张士德连头都没敢抬就跪拜了下去。

张士德极感意外地连忙扶住沈万三:“你我兄弟,何必如此!”

沈万三看着张士德,放心了许多。他指着身后的王信介绍说:“这位是我的王管家!”

当张士德把沈万三和王信领进寺内,刚坐下时,张士诚那边的会也结束了。

刚坐下的沈万三看见张士诚进来,连忙站起又跪了下去:“小民叩见大王!”

张士诚看着沈万三:“这不是上次在苏北见过面的沈老板么?来,来,起来坐!”说着,他问沈万三:“这一向生意可好?”

“感谢大王前次为我运盐给予的帮助!”沈万三重新坐下,头也不敢抬。

“那,小意思!我张士诚,今后长住苏州,这,还有劳沈老板给我帮助呢!”张士诚哈哈大笑。

“这,小人系一商人,资助大王,本是责无旁贷!”沈万三谦恭地作了一揖。

张士德看着沈万三:“沈兄哪,我和王兄在常熟时就说起,到了苏州后我们要来找你, 想请你出面为我们和各位商家间架个桥、铺个路!”

“架桥,铺路?”沈万三当然懂得这话的背后就是出钱出粮,可这操作起来却是不易,不由得沉吟起来。看着他俩期待的目光,他也不敢拂了他们的兴头,于是说道:“架桥铺路,这好啊!不过,这些日子,苏州各商家,可是人心浮动,大家都有点怕呀!”

“怕我们是土匪、强盗,抢了他们,是吧?”张士德哈哈大笑。

沈万三点点头:“是啊,还怕元官兵逃离时抢一把。你可没见,那股抛售狂潮,东西简直是不值钱呢!”

“哦,那沈兄有没有趁机吃进一批啊?”张士德笑着说。

“沈老爷岂止是吃进一批,嘿,简直是把本钱统统押上去了呢!”王信插话说。

“那好啊!”

“唉,士德兄且莫说好!”沈万三觉得时机到了,该说出自己这次来所要说的话了:“唉,小人这也是一言难尽哪!”

“怎么了,沈兄……”张士德奇怪起来。

“昨日,小人在盘门的两个店铺,让一队士兵洗劫一空。据说,全系大王部属所为!”

张士诚在一旁笑笑:“军校们刚刚进了城,看花了眼,可是没钱,难免有些手痒痒的。不过,请沈老爷放心,本王已颁布政令军令,着各部严加管束。这种事,今后不会再发生了,你只管放心地去做你的生意。”

“小人怕再有类似情况发生,那……”沈万三吞吞吐吐地说着。

“要是再有这种情况,你直接找我!”张士诚爽快地说。

沈万三感激地抬起头:“谢大王和士德兄!”

张士诚看着沈万三:“我张士诚初来乍到苏州,今后在用度等等方面,还有财利税制等等一应之处,还要靠沈老板多多关照呢!”

沈万三笑了起来:“大王客气,不过只要大王有用得我沈某之处,不敢说两肋插刀,但也会万死不辞!”

张士德看着沈万三:“万三兄,我和兄长,新到苏州,人心难免浮动。为安抚人心,我想借兄长和商界的名义,举行一个欢迎仪式。你看……”

沈万三知道这是张氏兄弟想在苏州造成一个广受欢迎的态势,这样一来,自己和张氏兄弟的关系就广为人知了,像陈泰这些树大根深的商家也不敢背后再给自己捣什么鬼了。再说,张士诚的部属们,知道自己和他们大王有这层关系,就不会再来胡作非为了。这可是一举而数得的好事,何不乐而为之:“这,好啊!沈某这回去就筹备,小人妻子陆丽娘这几天也要从周庄来苏州。如果大王和士德兄认为可以的话,那就在小人新近迁居的家中欢迎大王,如何?”

陆丽娘去苏州时,在澄虚道院意外地见着关帷。在欢迎张氏入城的仪式上,沈万三赢得满堂彩之际,说起新开观前商市的打算

周庄的小街上,几乘小轿走着。

陆丽娘掀开轿帘,正看着外面。沈万三着人来,让她即带了孩子去苏州,昨晚,在仲春的月下,她看着圆圆的明月,想到家中诸事,一股伤感的情绪蓦地升上心头。此去苏州虽说与官人团聚,可他心中那两个女人的阴影,却难以抹去。及到半夜时分,忽地下起雨来。听着风雨敲窗,一直未能入睡的她起身填了一首《临江仙》词:

依恋分手昨岁,

团圆月又今宵。

愁结底事上眉梢?

晓风周庄夜,

回首望双桥。

冬雪夏云秋意,

春花缕缕香醪。

更闻大风摧芭蕉。

深院人寂寂,

细雨梦中遥。

此刻,在轿中,她一边看着外面的水乡景色,一边回味着词中的句子,在腹中修改着。途经镇上的澄虚道观前时,一位长髯道士拦住轿子。

跟在轿后的家人连忙上前:“道长,你,要干什么?”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