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八章 兵战商战 逐鹿苏州 第06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九章 两刃相割 利钝乃知

第六节

陈泰在审查这些日子的收支账时,看到关帷买进的二十家店铺子竟花了近六百万两银子,第一个感觉是,他被关帷捆住了。六百万两,几代人的积蓄啊,他心疼得直哆嗦。尽管他知道,这些店要在太平时节,远不止这个数。可“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现在毕竟是兵荒马乱的时候!

猛然,他想起在一次酒宴时,他的一个老家人好像要和他说什么,但当时多喝了几杯的自己,让他去找关帷说去了。不知他那时要说什么?此刻想起,陈泰立刻让人去把那个老家人叫了来。

老家人来了,令陈泰吃惊的是,他说的关帷的那些事情,自己想都没想到过。

“关帷他会这样做?”

低眉顺眼的老家人小心地说着:“老爷,外面是都这么传,现在恐怕整个苏州城都知道关管家借老爷之手,为自己捞好处了!”

“这,不会吧!几年了,他在我这儿倒是勤勤恳恳!”陈泰甚至不敢面对他会骗了自己的这个事实。

老家人说得也很有分寸:“老爷,我看不妨把那些店盘给我们的老板们,叫一两个来问问,这不是就清楚了么?”

“这倒稳妥,你,你现在就给我去请!”

老家人走出去了。陈泰静下心来细细地想着刚才老家人说的那些事。

未几,利源茶庄隔壁的那个原珠宝店汪老板和老家人一同走了进来。从汪老板的困惑神色看,老家人并没和他说起让他来的目的。

陈泰端坐在太师椅上:“汪老板,你把店铺盘给我,有没有另送一笔钱给经手的人?”

汪老板显然没想到会来问他这事儿,惊讶得张大了嘴,不知怎么说是好。

陈泰心中有了几分数,但他要亲耳听到:“你怎么不说话呀,嘿,我可是听说关管家从你这儿得到了一笔好处费呢!”

“陈老爷,不是小人要送他,而是他向小人讨的!”汪老板显然怕事情挪到自己身上,忙不迭地洗刷着自己。

“你说的这话,其中是否有假?”陈泰的嗓音里夹着喘出的粗气。

“陈老爷,小人不敢!小人虽将店盘给了老爷,不再开店。可小人一家老小都住在阊门,小人有几个脑袋,敢来欺骗陈老爷?”

“好啊!姓关的,我待你不薄,你倒玩起我来了!”陈泰大怒,猛然站起,但看到汪老板在场,又慢慢地坐了下来。

老家人见状,连忙朝汪老板示意,汪老板会意地退了出去。老家人也准备要走,被陈泰喊住。

老家人停住脚步,等着陈泰发话。

陈泰看着老家人:“这管家不能让关帷再干下去了。你马上去找他,让他把钥匙、账簿等移交给你,管家的事儿,你给我先担起来!”

老家人面有喜色地:“谢老爷栽培!”

“现在外面情况怎样?”

老家人看了看陈泰:“现在市面上到处乱传,说苏州半城财富已在沈万三之手,另半城在我们老爷手中。”

“我跟这个家伙对半分?哼!”陈泰愤慨起来。

正在这时,一个年轻的家人来报:“禀告老爷,张士诚军队已至苏州郊外的蠡口、陆墓一带,目前尚无攻城迹象。”

“那城内情形如何?”陈泰紧张起来。

“城内元军官兵前些时到处征收守城费、修城费什么的,现已大部往南去了浙江。只有零星士兵群龙无首,在开始抢掠。上午在盘门内城,一群士兵在抢掠一些小商贩。”

陈泰下意识地站起:“那我们那些店,有否损失?”

“有两间新盘下的店,因店中货物来不及藏匿而遭抢掠,损失惨重。”

陈泰惊惶不安地走着,接着回过头问那个年轻家人:“关帷现在在干什么?”

“他还在和沈万三斗着,沈万三要盘哪家店,他就去盘这家店。”

“沈万三现在呢?”

“听说他已将盘进的店在往外吐。还听说,有些店他根本不要盘,只是让我们管家上当去跟他争!”

“砰”地一声,陈泰手中的杯盖掉在了地上,发出很响的声音。

老家人看了看陈泰:“陈老爷,我们都跟你多年了,不知有句话该讲不该讲?”

“讲!”陈泰几乎是瞪着眼睛了。

“值此兵荒马乱之际,本不该如此吃进,弄得尾大不掉。关帷来我们这儿毕竟才两三年,他怂恿我们老爷这么去和沈万三拼。外面还传说他本来就和沈万三有争财之仇,夺妻之恨。”

“是啊,他们原本有恩怨!”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此番他是借老爷之手与沈万三斗狠。胜了,他是泄了己仇。败了,他把老爷拖下水,更何况,他还借机中饱私囊。不管胜了败了,他可是旱涝保收,好处总不会少。”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