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八章 兵战商战 逐鹿苏州 第05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九章 两刃相割 利钝乃知

第五节

沈万三心中一动:“借陈肥商的刀?好!让这个肥商中计,让他犯错误,让他用他的手来掐死关帷。再说,这关帷并非是无懈可击!他捞好处的事,说不定陈肥商已经风闻了呢!”

“我们不管他知道不知道,要想方设法地让他知道,然后借他那把刀。”王信说,“与此同时,我们不妨也搞些动作。比如放出风,说我们将抛出盘进的店,甚至我们也可以抛出几家店,诱使陈肥商判断失误。”说着他顿了顿:“这些天,我让四龙去和陈家的下人认识,交朋友,就是为此做准备!”

真是个忠心耿耿的老管家。

沈万三动情地抓住王信的手:“所有这些,仰仗管家了!”

王信看着沈万三:“老爷家中,大娘子仙逝,如今大战在即,老爷可不能为家务事而一蹶不振。胜败之间,非同小可,我王信是六十多的人了,虽是个马前走卒,尚不敢有丝毫懈怠,大主意可是都要老爷你拿的,万不能分心走神哪!”

沈万三点头道:“不,我不会的!”

“如此甚好,但愿我王信是过虑了!我不想过问老爷的家务事。不过有些事,我想,老爷现在就剩丽娘一个夫人了,再说诸多方面靠丽娘甚多,老爷还是以和为贵,不宜在家中另燃战火。不知老爷以为然否?”

沈万三没说话,只是赞同地点了点头。

4陈泰中沈万三的离间之计,发现关帷中饱私囊,愤而赶走关帷。关帷前往沈宅,贺沈万三在情场得胜之后,又在商场大获全胜,并说后会有期

关帷伙同着陈泰手下的一个账房先生近来在帮陈泰吃进那些店铺时,着实捞了不少外财。可在他心中,一直放不下的是那个沈万三。沈万三消失了几天,又出现了,看来他是去汾湖移资去了。沈万三回来后的这些日子,吃进的店,远不比陈记商号的少。为了遏制乃至打击沈万三,关帷这几日派了人到处放风说,周庄的沈万三在和陈记商号争着吃进,从而煽得不少店主都停止将店盘出而睁大了眼在看着,等着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有些店主在沈万三来和他们谈价时,都头昂昂地把价抬上去了。在沈万三踌躇时,关帷却大把大把地花着陈泰的钱,不管价抬到多少,他都吃进,当然,其中他也少不了有好处。

听说沈万三还在不断买进店铺,更听说他将买进店铺里的现货都弄到乡下,有的甚至弄到太湖里去藏匿起来,关帷甚至想到过去请太湖湖盗们抢他的财物,只是怕请神容易送神难,弄得不好,把他们招惹到苏州来而收不了场,他这才作了罢。

这天,关帷刚起身,那个账房先生就来说,沈万三现在不但停止盘进,而且还将盘进的店抛了几家出来。

关帷听了一声冷笑,他知道,价格被抬上后,沈万三已无利可图,他抛出的目的,无非是想把价再压下来而已,也可能是做出的假象,无非是想更加剧人们的恐慌心理。想到这,他对账房先生说:“他抛,那好啊,我们都吃进!”

“可那价已不低了啊!”账房先生不知关帷在打什么算盘。

可关帷看了他一眼,说:“沈万三的这种伎俩,只能哄哄三岁儿童。你想想,我们陈老爷原有六十多家店,这次盘进二十多家。他沈万三原来在苏州一家店也没有,可他一家伙盘进了四十多家,嘿,现在抛出几家,他这是想把水搅浑,让我们上当!”

账房先生有些胆怯了:“关管家,张士诚还没进城。下来情况不明,我看还是先观望一下再说,万一有个闪失,陈老爷怪罪起来,我们不好交待哪!”

“不!棋慢一着,束手束脚!”关帷一副拼命三郎的姿态,“怕什么?”

账房先生抬起头看着关帷,吞吞吐吐地:“管家,我看还是暂缓一下吧!”

“为什么?”关帷奇怪地抬起头。

账房先生更吞吞吐吐了:“关管家,现在外面,说你我,不顾蚀本不蚀本地花陈老爷的钱,还有,还有,那些店送我们好处的事,现在外面也到处在传!我怕万一传到陈老爷耳朵里……”

关帷猛然觉得背上被人捅了一刀,他立刻知道是谁下的手,不由得站了起来:“这一手,真狠毒!”

“那,我们怎么办?”账房先生六神无主地说。

“慌什么?”关帷鄙夷地看了账房先生一眼,“他们给我们回扣,有什么凭证?到了陈老爷那里,也是这句话,没有这回事!”关帷这句话是在给账房先生打气,可账房先生听起来却像是与他串供一般。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