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八章 兵战商战 逐鹿苏州 第02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九章 两刃相割 利钝乃知

第二节

沈万三回到周庄,想变卖周庄的田地。褚氏从沈万三的言语中发现陆丽娘不甘做偏房,自知无法与陆丽娘争锋,褚氏绝命而去

这两年,沈万三经商获利后,在周庄也陆续购置了上千亩的田产。当然这些田产平素都交给沈佑在管理着。作为一个一直在田地上做着发家梦的土财主,沈佑靠着儿子,终于挤进了当地大富户的行列。这两年,他也不再和雇工们一起下田劳作了。上午在家看着那一本本账簿,下午在周庄镇上,或是茶馆或是酒馆地泡着,见着的人,无一例外地都极尊敬地喊着他沈老太爷。对他而言,人生快乐的极致,也不过是如此了。对沈万三的经商,尝到这些甜头的他,当然也不会再持什么反对的态度了。可沈万三深夜归来,说了苏州的一通情况后,接着就要卖那些田,这对买了东西,就绝不会想着再卖出去的沈佑来说,太受不了了。在周庄他已是个排上名的大富户,可他在酒馆里吃些炒菜,末了,连菜盆子都要舔得干干净净。

此时,在沈厅内,他也顾不得媳妇褚氏抱着沈茂站在一旁,指着沈万三又火冒了起来:“你是不是疯了,啊?人家往外吐,你要往里吃,这我管不着你。可你,这两年刚刚置了几亩田,这田还没种熟,你就又要折腾着卖了。”

“这卖了,今后赚了钱好再买的呀!”沈万三笑笑,他太了解父亲的个性了。

“卖了再买?哼,你到别处去动脑筋,地,我只要买了就不准再卖出去!”

沈万三有些急了:“我,我现在急着要本钱!可这些地在这儿不会给我生出一个子儿来。”

“什么,不会生出一个子儿?那田里长出的粮食,它就不是钱?”沈佑奇怪儿子竟说出这种话来。

沈万三看着父亲:“靠长出粮食,嘿,那点钱,别说不够我现在的需用,即使够,只怕到了手,苏州也早是另一番天下了。”

“你这急着要钱,我说,汾湖那边的财产,你可……”沈佑突然想起,试探地问。

沈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沈万三打断:“爹,别提汾湖陆家财产的事了,那不是我的!”

“你这是怎么啦?”沈佑看着沈万三,悻悻地:“再说,你后来又做了几笔大生意,这些钱大约也够你吃,够你用的了。干吗这么不安分?”

“爹,我跟你现在说不清。反正那些地是我这两年买的,这卖的事,您老就不要过于操心了。”沈万三给弄得没办法,只好抬出田产主权人的身份说话了。

沈佑无可奈何而又痛心疾首:“你要是弄得倾家荡产,可别再回家来熬我和你母亲这两把老骨头!”

正在这时,沈万三的母亲王氏走进沈厅:“啊呀,老头子,儿子这刚回来,你怎么就又吵起来了?”说着,她边推走沈万三和褚氏,边对老头子说:“他们小夫妻这刚团圆,你和他吵什么吵?”

褚氏和沈万三回到了卧房内。

坐在账台前的椅子上,沈万三一筹莫展地叹了口气。褚氏抱着沈茂坐在床边,不由得看了他一眼。

官人这次匆匆归来,那神色似乎除了生意上的事以外,好像还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刚刚公公提到汾湖陆家,那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他还说,汾湖陆家财产,不是他的。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褚氏虽然不谙世事,但在这方面还多少有些敏感。想着,她抬起了头。

“官人,我想问你,你和二娘子是不是有什么事了?”

沈万三也极度敏感地抬起头:“你怎么知道?”立刻,他发觉自己失言,慌忙掩饰:“我和她能有些什么事?”

“你不要瞒了!”褚氏不悦地低下了头:“刚刚爹爹提起汾湖陆家,你马上把他的话给打断,叫他别再提陆家财产的事。是不是你现在急着要本钱,二娘子她,她不愿意?”

沈万三吁了口气:“陆丽娘她倒不是不愿意,只是……”

褚氏:“只是什么?你说呀!”

沈万三难以启齿地:“唉,你叫我说什么呀?”

褚氏心中最隐秘的那根弦被狠狠地拨动了:“我如果没猜错的话,是为了嫡啊庶啊的,是她不甘做你的偏房了,要当大房,是吗?”

沈万三躲闪开褚氏的眼光,低下头,嘟囔地:“不,不是的,不是的!”

“以她那大人家小姐的身份和较强的个性,她都不是个久甘屈于人后之人。更何况她爹给她留下了那份大家业。这点只怕老爷都不敢不买她的账。更何况,你现在要求她!”

沈万三倔犟起来:“我充其量苏州那些店少盘个几家。”说着他叹了口气:“唉!”

心中怀疑着的一切,都得到了证实,褚氏低下了头,一滴泪从脸上滚下:“老爷,你想得着我,妾身万分感激!只是我知道你,你不能失去这个机会,否则,你会连觉都睡不好,饭都吃不香的!”说着,褚氏看着在怀中已睡着了的沈茂,动情地亲着。

沈万三看着褚氏和孩子,重重地叹了口气。

一上午,沈万三都在忙着卖那些田地的事。那沈佑在家中,一边喝着酒,一边在破口大骂,也不知他在骂谁。中午时分,沈万三刚回到家门口,就被沈贵一把拉住,硬是把他拖到了周庄镇畔的南白荡。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