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七章 情亦难舍 商亦难舍 第08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八章 兵战商战 逐鹿苏州

第八节

关帷看着沈万三的背影,猛地将手中的账本举起,摔在桌子上。

站在一旁,大约也听懂几成的汪老板,看见关帷发起怒来,倒有些担心了:“关管家,我这个店你们盘不盘了?”

关帷恼怒地瞪着汪老板:“盘!”说着,他一把拉过汪老板,走到后堂,压低嗓音:“我为你凭空增加了一成,这,你就一个人独吞?”

汪老板当然懂得他的意思,他圆滑地转动了几下眼珠:“这哪会呢,我少不得要拿出一半孝敬您哪!”

“哼,这还算拎得清!”关帷阴冷地一笑,显然并不久甘于陈泰之下的他,要想自立门户,必须有一定实力,可在目前,他还必须借助于这个肥肥胖胖的陈老爷,小心地经营着自己的天地。

心情郁闷的沈万三,回到旅馆宿处,原本极愉悦的心情,被那个突然出现的关帷弄得不知所措,他需要调整一下。

来苏州后,他就知道陈泰世代经商,树大根深,实力不俗,苏州阊门商肆一百多家店铺中有六十多家,都是他陈家开的。原本他就想抽空去拜访这个金阊陈记商号的老板,当然无非是希求取得这个同行的提携,至少是大面子上能过得去。可现在突然杀出的关帷梗在了面前。

王信不知道关帷和沈万三的一段恩怨,在一旁说着:

“关帷这个人,以前听说他是两三年前来投陈泰的。他在这个陈肥商那里,倒的确精明过人,一切料理得井井有条。只是此人面容冷峻,大约少不得是个心狠手辣的家伙。只是不知他怎么和沈老爷有了恩怨?”

沈万三叹了口气,说起了这山高水长的往事。

而此时,在陈泰家中的内室,关帷正向这位肥商禀报着事情的进展。

和关帷心中的快慰不一样,事情发展到如此地步,陈泰心中的担忧时不时地冒出来:“关管家,你说,明天还要不要和那个姓沈的再对着干……”

“干!得必须扼紧他脖子。我料定他沈万三不敢在阊门再和老爷争锋了。”

“哦,是么?”陈泰心中一阵高兴。

关帷看着陈泰肥胖得有些蠢的脸,心中一阵反感和窝囊。我为你殚精竭虑,你吃现成饭不说,还这么胆怯如鼠。然而他感到解气的是,不管怎么,我已把你推上了战场。想到这,关帷一阵得意,自己和沈万三的情仇,终演变成了陈记商号和沈万三的商业之争。如果张士诚部进城后,并无抢掠诸事,那,同样赚了一票的陈泰,到时仍是沈万三的对手和克星。如果情况反之,陈泰蚀足老本,你沈万三也差不多脱了层皮。到时,我大不了离开这个肥商去浪迹江湖,哪一方水土,都养人的。想你沈万三手头能有多少可资流动的现金?你最好再这样拼下去,将汾湖陆氏的祖产也全变卖光贴上去。想到这,他心里一阵悸动,到时,张士诚部的兵匪,这么一抢!哼,全玩完!我得不到,你也别想!

关帷倒没说错,在旅馆沈万三的宿处,老到的王信听了沈万三讲的与关帷的宿怨后,说:“关帷他是借陈泰之手以发泄宿怨。”接着他沉吟起来:“沈老爷,既是有这么个芥蒂,我看对陈肥商当先避其锋芒。阊门商肆的店铺,我们暂不下手,待相机再图。毕竟苏州我们尚未立足。不知老爷以为如何?”

“是啊,目前也只能这样了!”沈万三点头赞同,接着他问起现在手头还有多少资金。

王信掰着手指算着:“我们这几天盘了近二十家丝绸、珠宝、瓷器店,共花去五百多万两银子,目前这手头所剩的大约只有几十万两了。要是再盘两个店铺,只怕就无法周转了。”

沈万三看看王信,又看看四龙:“苏州这里,王管家,请你打点,四龙留在这里,帮衬着你!”

“那你?”王信心中已是了然,但还是明知故问。

“我明天即回吴江汾湖,将汾湖的家产全部变卖,移资苏州。”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