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七章 情亦难舍 商亦难舍 第07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八章 兵战商战 逐鹿苏州

第七节

内室就剩陈泰一个人在踱来踱去。眼见得别人雄赳赳地打上了门,是退,还是如关帷所说的“迎头一击”?那家珠宝店,他想收入囊中,已是多年的夙愿了,没想到此时此刻,那店老板竟肯让了出来。再就是那个沈万三,看他那股气势,倒也咄咄逼人。他妈的,他算什么东西,竟敢这么着!要是那些店都让他这么一家一家地盘去,那这金阊门的商业利益和排行座次,倒也不能不让一席地给这个家伙。想到这,陈泰有些沉不住气了,卧榻之旁,怎么能容这么一个家伙躺着?然而关键的是,张士诚来了会怎么着?他虽然依稀觉得,关帷的话自有他的道理,可一旦这么走了,他又觉得吃不准起来。真他妈的像是一副牌九,鬼知道张士诚这张是什么牌!转而一想,他沈万三敢走,我为什么不敢走?他赢我也赢,他输我大不了也输,看到底谁他妈的输得起!想到这,他走到一张红木桌子前,停住脚。接着他举起拳头,猛击桌子,大声地朝外喊着:“关管家!”

厅堂的门开了,关帷推门进来:“老爷,小人在!”

陈泰看了看关帷:“你给我去,他姓沈的出什么价,你比他高,一定要把他挤出苏州!”

关帷心头一喜,和他沈万三较劲的时刻终于到来,尽管这是借助于陈泰的力量,但也够了。然而陈泰所言要将沈万三挤出苏州,这又谈何容易。想到这,他对着陈泰一拱手:“陈老爷!沈万三已经坐大,要想挤他出苏州,只怕已晚了!”

陈泰听关帷一说,想想这倒也是,但进而不成求其次吧:“那,至少不能让他在阊门立住脚,那是我的地盘!”

关帷解气的是,自己和沈万三的情仇,终演变成了陈记商号和沈万三的商业之争

就在关帷奉命前来利源茶庄隔壁的珠宝行时,沈万三和王信、四龙等正在这店内。这些日子,沈万三和王信他们或分头、或一起进出于一家家的店铺、布庄、杂货店内,同那些如同惊弓之鸟的店主们说着、聊着、谈着。各个店主、老板的表情、神态并不一样,可沈万三却始终是一副让人吃不透的带笑的脸。此时,在那珠宝店内,那位姓汪的老板捧出账本走来:“小人店里的货全部在这账上记着,请沈老爷过目。”

沈万三刚接过,正在看着,突然,门外一阵马蹄声,旋即一队蒙古骑兵打扮的元官兵呼啸而过,汪老板脸上露出惊惶的神色。

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王信,指着外面对汪老板说:“我们盘了店,这些元兵,会不会来抢?”

“不,不会的,他们可是官府的兵哪!现在只是挨家挨户地收取守城费和修城的钱。”汪老板怕生意砸了,店盘不出去,竭力把一切说得轻描淡写的。

王信淡然一笑:“老板,他们不抢,你干吗盘了店?”

汪老板不敢说怕元官兵的劫掠,更不敢说怕张士诚的那批苏北盐民:“我可不是为这个,唉,我们是想回老家去,所以……”

沈万三看着账簿,接着又看了看店中的那些珠宝:“这些珠宝的产地在哪儿?”

“暹罗!”汪老板说着,他的这些货,都是货真价实,这,他不怕对方的查问。

正在这时,关帷领着几个人走了进来。他看见沈万三在聚精会神地看着那柜台中的珠宝样品,不由得咳了一声,以引起对方注意。果然,沈万三抬起头。他见进来的人是关帷,不由一愣:“你……”

“沈老爷,不认识我了?看来沈老爷别后非但无恙,而且还颇为春风得意。”关帷用一副不酸不咸的口吻说着。

“得意不敢,只是春风依旧吧!不知关大人现在何处发财?”

“说发财,我也不敢,关某只是在金阊陈记商号谋个管家之职,是混口饭吃罢。”

“关管家今日来此,不知有何公干?”

“大约是和沈老爷同一个目的吧!”关帷哂笑一声,接着他回过头对汪老板说:“我们陈老爷听说你要盘店,吩咐鄙人前来接洽,想盘下你的店。”

汪老板听了一愣:“陈老板他、他要盘我的店?不知肯出什么价?”

“陈老爷发话了,就着你和这位沈大官人谈的价,我们在上面加一成。”关帷说着扫了一眼沈万三。

汪老板显然高兴了,主顾们互相抬,这价抬得越高,对他而言,那当然是获利越大了。不过,对那位口碑并不好的陈泰,他终究不放心:“关大人这句话可是当真?”

“陈老爷让我把银票都带来了,当场成交,当场兑付,这又岂可是儿戏?”

汪老板听了,忙不迭地从沈万三手中拿过账本,递给了关帷:“这是鄙店的账目,请关管家过目。”

沈万三不满地看了势利的汪老板一眼,接着又转过头看着关帷:“关管家,你这是何苦?”

关帷接过账本,看着沈万三,一声冷笑:“苏州城里,头脑清醒的商人,大约不止是沈老板一个吧?”说着,他挑衅地哈哈一笑:“至少,还得算上我关帷一个!”

沈万三知道阊门陈记商号的实力,只是他万没想到这个关帷竟投了陈泰并做了他的管家,他看见王信他们正不解地看着他,在此情况下亦不便解释,于是他站了起来,招呼王信道:“我们走!”

“走?沈大人就这么轻易地走了?得了汾湖陆家的那份家业,难道现在还没有力量来跟我拼一下子?”

沈万三回头看着关帷,接着停下脚步,转过身来:“跟你拼?你不要忘记了你是什么?充其量你只是代你那个陈老爷来盘这个店。这大主意可不是你在拿吧!哼!有什么可狐假虎威的?”

“狐假虎威?”关帷一阵哈哈大笑:“嘿,你要说我是为虎作伥呢,岂不更确切?少点文墨,用词不当啊!只是沈老板,难道你不感到我这根刺,扎在你身上有点疼吗?”平素话语不多的关帷,可是把憋了三年的情仇,尽情地宣泄了一番。

“‘疼’?可惜,关管家当初要是得到陆家祖产,要是更得到陆小姐,那就不会是一根刺,而是一把锋利的刀了。这刀砍下去那才会让别人疼呢!我这句话,关管家也许心中感到有点疼吧!”

关帷脸色难看了,瞪着沈万三,说不出话来。

“说真的,我不恨你,只是有点可怜你。可惜了!这么个精明的角儿,如今说得好听点,是扮演个替他人作嫁衣裳的角色,要是说得不好听点,那可是当一条窜来窜去的狗!”说着,他和王信、四龙出了店。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